:::

4-3 「三十二條要求」

3月 7日,臺北處理委員會,包括陳儀政府代表、林宗賢、林詩黨、呂伯雄、駱水源、李萬居等在中山堂通過主席王添灯起草的「32條要求」,希望以和平方式展開與政府對話。「32條要求」內容,希望保障臺灣人言論、出版、結社、罷工等基本人權。期許能給予臺灣自治,選舉臺灣人治理臺灣,解散警備司令部,要求駐守臺灣軍隊以臺灣人編組。對於王添灯廣播中說「解散警備司令部」和「臺灣軍隊以臺灣人編組」,在戰場上從未有戰功的柯遠芬聽後,高興得雀躍不已,認為他已握有「處理委員會」叛國證據,他說:「我們苦守八日,今天才爭得主動,黑暗的日子快去了,光明就在眼前。」(二九五  255頁)


3月8日從華北緊急調入兩師,展開血腥鎮壓,誘殺其口中的「暴民」。莊嘉農在《憤怒的臺灣》如此描寫當時屠殺,他說:
-------------------------------------
「閩臺監察使楊亮功在憲兵第4團保衛之下到達基隆時,基隆要塞司令部與憲兵夾攻基隆市民,大砲、機槍、步槍齊響,殺死許許多多的市民,老幼男婦都有。接著第21師到達時又再大殺一陣,同時基隆市長石延漢指揮警察隊到處捕人,捕了數百個『奸匪暴徒』,用鐵線串足,每 3人或 5人為 1組捆縛一起,單人就裝入麻袋投入海中,天天海面皆有死屍浮出。
要塞司令史宏熹也率領『武裝同志』逐日大捕殺。其屠殺的方式殘酷絕倫, 20名學生被割去耳鼻及生殖器,然後用刺刀戳死!
……在臺北方面,自 3月 8日至 12日為止,足足殺了 4個晝夜。市民為了買糧外出,輒遭射殺,因此在馬路上、小巷內、鐵道邊、到處都有死人,鮮紅的血,模糊的肉,比『二二八』日更多了幾 10倍。

蔣軍抵達臺北時,在鐵路管理委員會裡面辦事的 30餘名青年一時逃避不及,被蔣軍捕獲,
一律自 3樓樓上擲下,跌得頭破骨折,血肉狼藉,不死者再補 1刀,無一倖免。
在戒嚴當中,廣播電臺天天傳達警備司令部的命令:
一切公務人員必須立即上班,一切學生必須照常上課,一切工人必須照常上工。
但是上了班的公務人員,個個都死在十字街頭;
上了課的學生都一批批的死在學校門口;上了工的工人都一去不復返。
這些屍體都被投入淡水河裏,以至黃色的河水都變了紅色,腐爛的屍體,一個一個的浮上了水面,其慘狀令人不敢正視。」

(二九五  284頁)


嘉義抵抗全臺最激烈, 3月 3日他們已組織「處理委員會」和「防衛司令部」,由朴子人中國擔任共產部隊新 4軍團長的張志忠,和保定軍校出身現為三青團嘉義主任的陳復志兩人共同指揮。他們都曾在中國,深知蔣介石陰謀故能提早起義,攻下空軍軍械庫,取得相當數量軍械,與「防衛司令部」激戰的第 1營,炸毀紅毛碑的軍械庫,退守水上機場,由於他們人數稀少,直到 12日,21師空運軍援到達開始反撲,展開血腥鎮壓,嘉義市民死傷不計其數。13日,包括盧炳欽、潘木枝、陳澄波、柯麟等 11位市議員及民眾代表,在嘉義火車站前被槍決。

 


李政隆台灣史研究室 Copyright © 2001-2018 轉載請先告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