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2 黑金政權

同樣為臺灣人,在國民黨沉重包袱下,被認為不可能突破的李登輝,執政結果,卻做出了許多連台獨人士,想都不敢想的期待。
反而是民進黨深怕趕不上李登輝的本土意識,為區別民進黨與李登輝的不同,故而打出國民黨為黑金黨。
事實上,國民黨利用黑金,以賄選、買票等方式控制臺灣的政治,本就是不爭的事實,但上台後的李登輝,卻不以清廉、革新為目標,繼續與代表地方勢力的黑金為伍,深入到地方選舉,這是其施政的遺憾。


像 73年(1984)一清專案被掃的鄭太吉,原是地方混混因解嚴被釋放。
79年(1990)以國民黨員身份競選縣議員,當選後,又在立法委員郭廷才協助,當選屏東縣副議長。
83年(1994)成為議長。每逢選舉就會被總統和省長,比喻為屏東的「青年才俊」。
然而,卻是抽取賭場保護費為生。
12月 13日與開賭場的鍾源峰產生糾紛,以為全縣無人敢奈何他,率領七、八位流氓,在鍾源峰母親下跪苦苦哀求中,仍當面槍殺鍾源峰。結果整個屏東境內無人敢承辦此案,媒體甚至不敢直接披露其姓名。直到案發後第四天,民進黨立委蔡式淵出面指控,但仍遭縣長伍澤元,國民黨立院黨團書記長曾永權,以及屏東縣黨部主委華加志阻撓。直到第六日警方才敢出面捉人。


無獨有偶,83年(1994)曾為李登輝讚賞有加,屏東縣長伍澤元,這位原為臺灣省住都局長,為爭奪屏東縣長寶座,被國民黨徵召來與蘇貞昌競選。選舉時,不但國民黨顯要,像許水德、徐立德、陳金讓、吳鴻顯、簡漢生等人一字排開站台為他背書。
李登輝還說:「伍澤元是國民黨老店新開的『新產品』。」
而以形象自許的吳敦義也說:「屏東縣要以建設長才打破鑽石嘴,伍澤元的人品、操守均屬一流。」
但當選後不久,不但爆發鄭太吉案,也爆發了伍澤元擔任住都局長任內,「四汴頭」抽水站工程舞弊案、和「八里污水廠」的貪污事件。二案分別各被判 15年徒刑。就在司法上訴審判時,伍澤元卻能以糖尿病理由保外就醫,並在 84年(1995)當選立法委員,最後以國會議員身份免除牢獄之災。直到 90年(2001)連任失敗,在法院準備逮捕他前,卻能以王金平立法院長公函,解除法院對其出境限制,趁機潛逃出國,直到目前仍逍遙海外,成為政府通緝的十大要犯之一。像這樣的人,可笑的是, 88年(1999)7月,全國召開司法改革會議時,若不是輿論反對,他還要代表立法院出席參加。


國民黨黑金嚴重,使得 84年(1995)12月第三屆立委選舉僅得 85席、利用機會漂白的新黨得到 21席。
而民進黨則更向前一步得到 54席,國民黨空前挫敗。
隔年 2月立法院長選舉,國民黨僅以一票之差擊敗民進黨提名的施明德。

雖然85年(1996)總統大選,民進黨競選無望仍推出彭明敏和謝長廷組合,代表民進黨競選總統和副總統。
社會上普遍有「棄彭保李」的心態。這個心態可以競選期間有人問陳水扁,「彭謝配」當選機率有多少,陳水扁引用諺語回答說:「阿婆生子」意思為不可能,引來民進黨內部撻伐。李登輝集臺灣人盼望於一身,結合連戰「李連配」才能以五百四十多萬高票,大敗脫黨競選的林洋港和郝伯村所謂的「林郝配」,以及民進黨「彭謝組合」的彭明敏和謝長廷。
但投票給李登輝並不代表認同國民黨黑金,所以該年 11月地方縣市長選舉,民進黨又以十二席比國民黨六席和無黨派三席還要多。


國民黨雖有黑金瑕疵,李登輝依然是有效的吸票機器。
87年(1998)底台北市長選舉,李登輝初選時刻意與馬英九疏遠的低調作為,引來私下挺扁的非議,連陳水扁也作如是想。
不料選前最後一週,李登輝在造勢晚會仿照當年省長選舉拉拔宋楚瑜方式,刻意拉起馬英九的手,問他說:「你是那裏人?」
馬英九回答說:「吃臺灣米、喝臺灣水的新臺灣人。」
又問他說:「你走什麼路?」
馬英九又回答:「堅持走李登輝總統民主改革大道。」
由於李登輝力挺結果,使得馬英九得以些微差距贏得台北市長。
而任內始終尊李的陳水扁始終認為他之所以選輸,是輸在影響本省族群選票的李登輝身上,尤其最後的回「馬」槍,使陳水扁更是應戰不及。

    


李政隆台灣史研究室 Copyright © 2001-2018 轉載請先告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