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7-5 總統候選人救災

在總統大選競爭逐漸激烈下,忽然發生使臺灣受重創的九二一地震。
表面上不分黨派,所有的選舉活動全部停止,全力從事救災。
然而,能否有效救災,救災能力,成為另一場新的競選。
可惜的是,就在國人悲傷的當兒,宋楚瑜和陳水扁,雖都組織或發表了救災的意見,但因缺資源,只能口說實惠不多。
而且所有的動員和言論,也唯恐越份,在國難的傷口撒鹽,反成反感,僅能戰戰驚驚。唯有掌握救災資源的連戰,可以政府官員身份,深入災區,藉此造勢,甚至配合選戰,大舉推薦自己。可惜,連戰卻錯過此機會,像處理一般救災公務般,僅在開始時因常露臉報告災情,稍有拉高民調。
等到 10月16日雲林縣長補選日開始,藉由雲林選舉造勢,所有總統的選舉機器啟動,馬上又恢復到以前,互相攻訐的競爭局面了。


不過「九二一地震」後,卻發生了一件可能改變選舉的事。
那就是在國人盡力救援下,許多總統候選人為顯示愛心,紛紛解囊相助。
不料,因捐的錢少,藉此顯示廉潔的宋楚瑜,竟對外宣稱,他窮到連母親家中的廁所門壞了,也沒有錢去修護。
故僅能捐出微薄救濟金,博得社會一片喝采。
不料,在該年 12月,總統選戰熾熱時,廉潔的宋楚瑜,卻被國民黨立委楊吉雄舉發,他曾以兒子宋鎮遠名義,購買上億元以上的「中興票券」,引起輿論譁然。


為說明金錢的來源,宋楚瑜用盡了渾身解數,起先企圖以「長輩」及「李登輝指示專款照顧蔣經國後代」等為理由加以掩飾,但都被駁倒。就在想盡辦法,仍無法自圓其說時,又被發現他不僅在國民黨秘書長任內,私刻印章,私設帳戶外,甚至被質疑的金錢竟累積到十一億七千多萬元。不只如此,就在他被質疑在美國夏威夷有房子時,他憤慨的向社會保證,若他在夏威夷有房子,願意立刻退選。但旋又被立委林瑞圖舉發,宋楚瑜的妻子和兒子在美國竟有五棟房子。


事實上,宋楚瑜的操守就像國民黨,蔣經國就常以簡樸的住居、車子和夾克,標榜他的廉潔。雖然過去他在上海曾有不顧親疏「打老虎」的經歷,說明他年青時的廉潔。但到臺灣以後,他已學會蔣介石以「槍桿子出政權」,而「錢卻可指揮槍桿子」的技術,以表面的廉潔做為獨裁和貪污的掩護,早成為蔣氏統治的特徵。譬如民國 40年(1951),他與毛人鳳為爭奪軍統勢力,收買毛人鳳屬下,因中飽私囊黃金170餘條,為毛人鳳人贓俱獲,欲判重罪的葉翔之,反而提昇為「大陸工作處」副處長,兼任中黨部二組副主任。(二三八  239頁)


其他還有許多軍購、大陸空飄傳單、物資等事項,幾乎每個在臺灣做過兵的人皆知,軍中的造假和貪污文化,早是路人皆知的事。
不只如此,這種現象並擴及整個社會,包括地方黑金、選舉買票、作票、造假帳、塞紅包、以特權承攬工程。
許多重大工程像十大建設、鐵路電氣化、地下化,臺北市捷運工程,其預算都是一再地追加。
甚至有些工程追加至四、五倍,甚或十倍之多。
另外還有很多不足為外人道的醜聞案。
可以說把大陸淪陷時的腐敗特色,更加以發揮。但這些腐敗現象,只要領導人居住簡潔,不奢華浪費就可掩飾過去。
或像蔣經國一樣,任意讓其兒子,以特權包攬國內重大工程,賺取暴利,但只要穿上「夾克」,就可成為廉潔的象徵。


這種「夾克文化」,後來竟也成為受蔣經國拉拔的臺辦勢力,甚至整個臺灣努力學習,引以為傲的標誌。
這種現象,對無知的臺灣人而言,無寧是個悲哀。
而宋楚瑜顯然也有此種智慧,若非因競選總統而曝光,否則其清廉的口號,在社會上與蔣經國一樣,還會成為鐵的事實。
可笑的是,像宋楚瑜,這種連小孩都看得懂是貪污的興票案。竟可透過各種媒體包裝,將李登輝否認曾授權偽刻的印章、帳戶,以及貪污到的錢,再以親人名義匯款至海外。還可振振有辭,說成是受命託保的錢,滿臉無辜的表演,恰可道盡臺灣欺騙文化的盛行。

正當宋楚瑜為興票案纏身。連戰為改革形象,消弭「宋楚瑜和連戰都是黑金」、以及「宋楚瑜是黑金的徒弟,連戰則是師父」等流言,(一七八 176頁) 2000年 1月 2日對外公開,如果他當選總統,不但要掃除黑金,且願意將國民黨黨產交付信託管理,不再介入經營營利事業。(一七八   178頁)對於連戰在選前,突然對外宣佈要將黨產交付信託,許多好奇的記者問他說:「你何以會會突然宣佈國民黨黨產的處理問題」
他則回答說:
「國民黨經營事業問題,是國民黨要面對很大的問題,事實上,民國 85年底國家發展會議,對於政黨經營事業也有過初步共識。
何況在世界上民主國家中,的確少有黨營事業存在。因此為營造公平的政黨競爭環境,我個人願意主張國民黨率先做起。」

(三一九)


連戰的告白,使得一向以國民黨產為打擊目標的民進黨,有了見縫插針機會。
不斷召開記者會質疑黨產來源,要求立即通過信託業法。
這個質疑,並擴及連戰本身龐大財產,力促連戰不只黨產要信託,連自己的財產都應在選前信託,以免發生買票事情。
而為保舉連戰的確有心改革,及洗刷連戰在九二一救難中,其行政效率被批像「少爺」一樣時,出面保護連戰的李登輝則對外宣佈說:「連戰已不再是少爺,現在已經開始穿夾克、吃苦了。」


恰在媒體討論興票案,方興未艾時,民調「宋跌連上」,連戰卻在聲望盤升時,意外的發表黨產信託問題,轉移了媒體焦點,開始對國民黨產不當來源,及如何信託熱烈討論。宋楚瑜也利用此機會反擊,以手上許多「連皮宋骨」的國民黨資料,像扒糞般攻擊連戰。就在此時,不料,國民黨投管會主委劉泰英,對黨產信託也有不同意見。同時,民進黨立法委員李文忠、蘇煥智、翁金珠等人,又爆料,說連戰在行政院長任內,曾將 3628萬元,以其夫人名義匯入代表黑金伍澤元帳戶。


這事連戰先說忘記了,後來則說是借款,雖有人爆料係連戰與伍澤元利用職務共同炒作土地,但結果監察院僅以連戰未申報此筆已忘記的財產,民國 87年(1998)裁決罰款 30萬了事。但李文忠等人則以黑金官僚共同犯罪希望重查。
這些事情見報後,更使人相信原來貪腐的集團還是貪腐,他們只是配合選舉,扮演一場信託假戲而已。
而本來聲望極低,從不被看好的陳水扁,因為宋楚瑜的興票案,以及國民黨的貪腐。
總統選舉到最後,卻演變成為「三強鼎立」的局面。

   


李政隆台灣史研究室 Copyright © 2001-2018 轉載請先告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