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 國親合作

就在中國以指定的方式中接班,臺灣也正上演一場以選舉為勝負的接班。
原來二千年總統大選時,曾被形容為「James 颱風」的宋楚瑜,以其幹練的行政能力,清廉的外表,塑造勤政愛民的形像,成為眾所矚目,理應順利當選總統的人。

不料卻在選前爆發了「興票案」,陰溝裏翻船,使得原本對他盼望的人大失所望。
不但宋楚瑜未能當選,甚至與連戰爭鬥結果,「鷸蚌相爭,漁翁得利」,使原本不被看好的陳水扁因而當選。
而連戰和宋楚瑜也因在選戰中互揭瘡疤結果,造成很深的仇恨。
國民黨以無記名的「贊助」廣告,「禮義廉恥,請問宋楚瑜」,一再以「興票案」責問宋楚瑜。

而宋楚瑜則以超黨派立委名義,刊登「禮義廉恥,請問連戰」,一再質疑連戰提出「你是平民嗎?」、「你清廉嗎?」、「你誠實嗎?」、還有以「你胸懷開闊嗎?」回敬。
最後甚至落得彼此互告下場,連戰控告宋楚瑜侵佔東帝士集團陳由豪,新偕中建設梁伯薰,以及力霸集團王又曾等,透過宋楚瑜捐給國民黨政治獻金總計二億一千萬元。(三五二  1頁)
以及一筆由中廣盈餘提撥,說是透過宋楚瑜照顧蔣家的一億元,總計三億一千萬元。
同時也控告宋楚瑜為挪用這些金錢,利用黨秘書長身份,偽刻私章開設專戶,故涉嫌偽造文書。


而宋楚瑜也立刻還以顏色,以國民黨在報紙刊登「奧斯卡金宋獎」廣告,陳述宋楚瑜的「A錢與侵佔」經過,說他「在美國,可是一個至少四億元以上,且揮霍無度的大富豪」,廣告內容極度散佈宋楚瑜是一位「A錢、貪婪、自私、懦弱、權謀、虛偽、陰狠絕,且在美國揮霍無度」印象。
結果被宋楚瑜以涉嫌違反選罷法、公然侮辱及加重誹謗罪提出告訴。


像這樣在二千年總統大選時,可將對方批評得比毒蛇猛獸還不如的黑金,如何能在 2004年總統大選中合作呢?
就是合作,又如何能取信於民。像這樣的事,或許在其他民主國家,是絕不可能的事。
但對臺灣,自從國民黨來台後,將偷、搶、盜、騙的政治伎倆,以及紅包文化,改變了臺灣原有善良的社會習俗。
國民黨這個外來政權,不斷以特權、獨裁、貪腐,教導臺灣人對政治的認知。
這種腐敗不只為世人不齒,就是國民黨自己的人,也說「很爛」。

二千年總統大選時,為連戰輔選的陳履安,就曾批評說:「國民黨很爛,弊病叢生。」(三五三)
曾任法務部長後來因病逝世的民進黨陳定南,在宜蘭縣長任內,政績卓越,至今為人稱頌,
被問起當年何以不參加國民黨,他回答說:「就是好人在國民黨裏也做不出好事」成為名言。
也因為國民黨爛,但為鞏固其政權,所以選舉以來,無所不用其極。

而臺灣經歷這樣統治已歷六十多年,早習以為常。
所以對於各種無誠信選舉言論,早已習慣,甚至選後三、五年就為人遺忘。
「天下烏鴉一般黑」,臺灣因此成為黑金猖狂,許多政客可以「昨非今是」,隨時東山再起。
而百姓也一昧以「誰來管都一樣」,逃避做為國民應努力使國家步上清廉軌道責任,以逃避或不選舉,任由國家繼續腐壞到底。
甚至以「三百元」或「五百元」,就把自己當國家主人的權利出賣。
這就是為何許多有案在身的黑金,都可繼續當選操控國家機器,使立法院和各級縣市政府、議會等機關充斥黑金原因。


而存在臺灣的選舉問題,當然不只「清廉」和「誠信」,更重要的,還涉及了統獨、族群和意識形態等,較高層次的利益問題。
這些更非單項論述就可解決的問題。這個原因,即使二千年大選中,把對方比喻成豬狗還不如的人, 2004年總統選舉,卻因種種利益盤算,成為可以彼此合作,共同搭配競選的對象。國親兩黨核心多屬外省籍,在臺灣外省籍人士佔少數情況下,根本就沒有分裂本錢。而宋楚瑜雖有能力,但因興票案,其操守已為臺灣人民懷疑。而連戰的國民黨雖是一個極度貪腐的政黨,什麼都不是但卻有「錢」,「有錢可使鬼推磨」,在臺灣選舉上更需要錢。就是這原因,使得「連宋配不配」,  91年(2001) 12月 14日第一次「連宋會」達成「共推一組共識」,連續一年成為國內重要的新聞。


當然這中間會穿插許多讓人本以為無法合作的插曲,像總統大選後,寓居中國上海的藝人劉家昌年底爆料,在總統選舉期間,曾利用媒體刊登大量攻訐宋楚瑜的廣告,係出於國民黨的經費。使宋楚瑜藉此得以對連戰大呼說:「至今仍未還宋楚瑜公道。」
同年12月高雄市長選舉,國民黨推出黃俊英與現任市長謝長廷競選時,宋楚瑜明知不會當選,故意與國民黨唱反調推出無黨籍張博雅,一來可收攬張博雅壯大勢力,同時讓國民黨知道若不能「合作」,光憑國民黨一黨,要取回執政權是不可能的,何況該年底立法委員選舉結果「國消親漲」表示親民黨不可小視。

也就是說,讓急欲尋求合作的國民黨,愈感覺不到合作機會,宋楚瑜所獲得的談判籌碼就愈高。果然就在宋楚瑜表示對國民黨失望時,92年(2003)春節前,親民黨政策中心主任張顯耀對年後,可能舉行的「連宋會」提出了具體的建議:總統大選共推一組人馬、選後共組聯合內閣、以及 2004年立委選舉,兩黨就提名的議題進行黨對黨協商等,所謂的「三個基本要求」。


而連戰也不是省油的燈,一方面以時間緊迫為由,拉台北市長剛選勝的馬英九對付宋楚瑜,宋楚瑜若不及早表態,在時間因素下,只得提名同為國民黨的馬英九,所謂「國國配」。一方面對於宋楚瑜擔心的「興票案」官司,國民黨則由行管會主委張哲琛出面,澄清宋楚瑜的清白。


對於宋楚瑜為了脫罪提存二億四千多萬元到法院的「興票案款」,張哲琛說:「是前主席李登輝委託宋楚瑜作特殊用途的款項,屬國民黨所有自應返還國民黨,國民黨將函請李登輝出具委託同意由國民黨領回。」而對事後被發現宋楚瑜省長任內A省府公款一事,張哲琛又說:「過去省政府統籌稅款的運用和撥付有一定的規範和程序,省長只有依法分配權,『不可能擅自動用』,上次總統選舉,國民黨提及宋省長A掉省府公款之事,係未了解作業方式致被誤導,特此澄清。」(三四九  12)


對於國民黨出面澄清宋楚瑜的清白,並說要拜訪當事人,請前總統李登輝出具委託書,以便向法院領回提存的「興票案款」。
當事者李登輝卻說:「不可能。」又說:「那不是國民黨的錢,是老百姓的錢。」
李登輝辦公室再度聲明:「侵佔就是侵佔,不會因為事後某些人的勾結而變成合法。」(三四九  12)
就在台北地檢署偵查不起訴,而國民黨也以「誤會」,不聲請再議時,真正的當事人李登輝當然不服氣,委由莊柏林、徐國勇律師,重新提出九點新事證聲請再議。這個官司後來打到 2004年總統大選後,方才結束,其結果當然如預期,與國民黨打官司很少能贏的,因它的權勢不只可把人嚇死,就是用錢,也能把人砸死。何況法院的預算通過還須看國親兩黨的眼色。


也許是現實需要,或說連戰在「興票案」表現的誠意,感動宋楚瑜。
2月 13日春節後,宋楚瑜在拜訪了幾位國民黨大老後,就說:
「感受到國民黨前輩的誠意」又說這些意見,使他對『連宋配』的看法「有一種凌空的視野」。
果不其然,第二日,連戰和宋楚瑜就對外共同發表聲明,說:
「連宋表明願意共同承擔 2004年總統大選的責任;
正副總統搭配問題,宋願意尊重連,並循黨內程序辦理提名,在推動正黨聯盟備忘錄中,
明定兩黨將籌組『國親政黨聯盟決策委員會』由連宋擔任共同主席,宋負責召集工作小組,推動聯盟相關事宜。」

至此從選後直到如今紛擾的「連宋配」終成定局。

   


李政隆台灣史研究室 Copyright © 2001-2018 轉載請先告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