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1 敗選的國親兩黨

陳水扁的當選,不被連宋承認。九十二年(2003)11月,連戰在桃園造勢,以「這個國家,仇恨到此為止」為主題。
他說:「我也有一個和解的夢,強調連、宋、扁以及所有臺灣人民的子孫都是一家人。」
又說:「我連戰懇求大家,所有臺灣歷史族群的仇恨到此為止吧。」(三二一  206頁)


等到 3月 19日開票選輸,竟在其競選總部鼓動抗議。
起先他站在全國電視機前面,向全國觀眾說:「我們不在乎輸贏,要冷靜要理性」。
當大家不禁要讚賞他的風度時。
豈知他突然話風一轉,改口說:
「此次選舉疑雲重重,為了向歷史、民主制度以及二千三百萬人民交代,這是一場不公平的選舉,我們要提出選舉無效之訴!」
又有立委郭素春添油加醋說:
「美國認為臺灣選舉有爭議,暫緩發出賀電!」
秦慧珠也說:「全國三十三萬廢票中,台南縣就佔十七萬張。」(四  27頁)
現場支持者譁然「驗票」之聲四起。透過電視傳播在臺灣各地傳出,後來為陳水扁形容為「柔性政變」的示威暴動。


幾個大城市,台北則由連戰及其家人、宋楚瑜及競選總部主委王金平等人,率領支持者,從八德路的競選總部徒步移師到凱達格蘭大道,總統府前抗議。台北副市長歐晉德上台為安撫群眾,要大家「冷靜、理性」時,卻被群眾用水瓶砸中轟下台。台中市也發生群眾闖地院,並踹破大門玻璃事件,胡志強市長前往勸導,他說:「我們是理性的,大家坐下來等裡面給我們交代,地檢署不給交代,我們就不走好不好!」但親民黨立委沈智慧卻說:「我們不要坐下來,我們要站著繼續討回公道!」使得騷動更是加劇。而高雄市也在國親動員下包圍地檢署,地檢署雖出面保證會保全證據,但仍得不到諒解,不久在親民黨立委邱毅高聲喊叫:「一、二、三!衝!」發生群眾衝撞地檢署大門的事件。


第二天臺灣各地,隨著國親黨中央沸騰演出,也開始激情。有人揚言自殺,有人持老虎鉗欲剪鐵拒馬,衝破警方封鎖線。
親民黨立委周錫瑋,更上宣傳車說:「我們不要騙人的總統和政府!其他縣市民眾,已經陸續上路來這裡了!」而在多人聚集的凱達格蘭大道上,他們不只要求驗票,宋楚瑜更說:「不是我們輸不起,是臺灣的民主輸不起。」又說:「根據美國CNN網站調查,有58%的臺灣人民認為這是一場不公平的選舉!歷史會記得這一天,不要讓阿扁成為臺灣選舉史上的曹錕。」(四  37頁)


晚上,從高雄北上的邱毅,又上台鼓動群眾說:「要是陳水扁今天之前不同意驗票,我要發動十萬輛宣傳車衝撞總統府!」然後又高喊:「大家要罷工、罷市、罷課!」就匆匆離開回高雄去了。聚集凱達格蘭大道,違反集遊法連宋的支持者,所謂「藍軍」,當然也會激起陳水扁支持者「綠軍」的抗議。就在「綠軍」蠢蠢欲動,也欲走出街頭,惟恐造成藍綠衝突,成為臺灣災禍,民進黨緊急指示各地黨部,要求支持者不但不可慶賀,也不可聚集。


就在綠軍自律下,維持凱達格蘭大道的秩序,便成為台北市長馬英九的責任。就在全國囑目下,因違反集遊法,本該下令驅離群眾的馬英九,也是連宋競選總部總幹事,在不敢得罪連宋等人下,僅能表面擺擺驅離架式,實際卻以各種「柔性」方式勸離。不但得不到效果,綠軍以無能相譏。而原以為他也應加入抗爭的藍軍,因此不滿,以「馬總幹事現在變成馬市長」,或以「要學胡志強,站在歷史上正確的一方」相抗拒。馬英九柔性勸說結果,不但群眾越聚越多,第三日,甚至許多國民黨大老,像梁肅戎、王作榮、徐立德、許歷農等人,也紛紛加入行列,許歷農更上宣傳車呼籲:「要求驗票,不達目的絕不終止!」又說:「所有的榮民子弟站出來!」徐立德也說:「國家到了危險時刻,必須團結起來,奮鬥下去!」(四  47頁)整個氣氛,好像來到「藍綠」街頭對決,整個國民黨傾巢而出。


該晚,連戰和宋楚瑜舉行中外記者會,要求「立即全面驗票、組成公信小組調查槍擊事件、說明軍憲警兵因國安機制無法投票」等問題。連宋全程以英文發音,企圖將臺灣大選爭議,擴張到國際,特別是爭取美國的認同。會中有記者問到:「根據國防部公佈的資料,進入公安機制警戒狀態的人數不到二萬人,為什麼你們質疑有高達二十萬人無法投票?為什麼這些人一定會把票投給國親?」


連戰卻回答:「二十萬人是國際事務部主任蘇起提的,我沒有說過。」
又問:「那你沒有查證,怎麼可以隨便散佈?」
又回答說:「臺灣國情長期以來,軍警憲兵普遍支持泛藍,我們接到相當多資訊和陳情,顯示許多軍人無法返鄉投票,所以我們懷疑扁政府是否在選務上技術干擾。」


接著接受美國《華盛頓郵報》專訪時,表示說:「我們認為這是一場很不公平的選舉,貴國應該對此表示關心。」
又說:「希望美國派遣刑事鑑識專家,調查陳水扁總統選前一日遭槍擊案。」
最後還說:「我們不相信政府,但我們必須相信法院。」(四54頁)
至於被問到,對於參加抗爭群眾,他是否能有效控制,他卻回答說:「這已經不在我能控制的範圍了。」(四  52頁)


連戰既不能控制群眾運動,唯靠不准綠軍動員的民進黨和陳水扁政府, 3月 23日,陳水扁茶敘五院院長,同意尋求政治解決,立刻修法進行全面「行政驗票」。同時為消除外間疑慮,總統當眾掀開衣服,讓五院院長檢視肚皮上傷痕。隨後,民進黨在立法院,立刻提出使「行政驗票」,有法源依據的「總統副總統選舉罷免法修正案」。但卻遭來國親兩黨,以「行政驗票」為民進黨「緩兵之計」非議,立法院在肢體不斷衝突下,草草宣佈散會。


立法院既無法通過「行政驗票」,在無法源依據下,民進黨又不願低頭。
朝野皆不讓步,對峙結果,引來社會極大不安,校園裏更是人心惶惶。加上國民黨召開中常會,會中又通過副主席王金平、吳伯雄、蕭萬長、馬英九等「鞏固領導中心」提議,以「擁護、同意、接受、執行」授權連戰。並決定 3月 27日,發起「拼公道、救民主」,且以「立即驗票、要槍擊真相、要軍警投票補票」等「三要」,發起總統府前大遊行,要求各地群眾前往赴會。此時,親民黨立委邱毅更是不斷對外放話,透過媒體說:「暴動就暴動,連政權都失去了,還怕暴動,就是要逼陳水扁鎮壓。」(四69頁)


在國民黨策劃下臺灣似乎有山雨欲來的危機,引來社會危機的憂慮,「國家有難,匹夫有責」,所以臺灣北中南東社、臺灣教授協會,以及臺灣心會等四社二會,立刻召開「守護臺灣民主國際記者會」,向國際媒體說明,臺灣動亂原因,是連宋敗選不甘結果,因此呼籲連宋兩人懸崖勒馬,且要全國同胞「冷卻政治、回歸法治」。
而臺灣青年智庫,為安撫校園民心,也發出了「總統大選爭議,訴諸司法途徑解決」的連署活動。


可以說 3月 27日前,臺灣騷亂雖僅發生於局部地區,但卻透過電視傳播和擴大報導,使人以為全台都在動亂中,像中選會公佈總統當選前一日, 3月 26日,邱毅、李慶華、沈智慧...... 等人率領數百人,從總統府前轉進中選會,途中不斷有人叫囂「以暴制暴」、「血洗中選會」,到了中選會,在沈智慧「衝呀!」喊叫聲中,雖有人用鐵器、石塊砸破大門及公佈欄,而邱毅也大喊:「革命號角已吹起!」三度帶頭,率領群眾衝進中選會,搗毀公物,但在引不起共鳴下,最後仍被驅離,擋不住中選會在該晚,公佈陳水扁和呂秀蓮當選的用意,雖然公佈後不久,又被撕毀,但已達中選會公佈的目的。


巧妙的是,就在公佈名單後不久,中國國台辦立刻配合發言,說:
「我們注意到臺灣地區,選務機構不顧參選的一方,強烈反對逕行發佈有關選舉結果的公告,
我們也注意到臺灣參選的一方,對此不能接受,並再繼續進行抗爭。
我們密切關注事態的發展,臺灣同胞是我們的骨肉兄弟。
如果臺灣局勢因此失控,造成社會動盪,危及臺灣同胞的生命財產安全,損失台海地區的穩定,我們將不會坐視不管。」
(四83頁)

  


李政隆台灣史研究室 Copyright © 2001-2018 轉載請先告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