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4 三一九槍擊事件

就在全國進入全面驗票時,為了凝聚集會的共識,槍擊案於是又浮上台面,成為抗爭的理由。對於槍擊案造成臺灣紛爭,雖有臺灣刑事局報告,在無法取得國親信任情況下,檢查長盧榮一在 3月 26日只得另外組織,可獨立運作的「三一九專案鑑識小組」。其中成員,包括 3月 22日連宋陣營建議,美國鑑識專家李昌鈺博士在內。李昌鈺博士,出生江蘇六歲來台,中央警官學校畢業, 54年(1965)赴美深造取得美國紐約大學生化學博士學位,因偵辦幾件大案像 JonBenet Romsey 謀殺案、O.J.辛普森殺妻案而名滿天下,有「當代福爾摩斯」美譽。
87年(1998)起擔任美國康乃迪克州警政廰長。此次總統大選,他因擔任美國連宋後援會榮譽主席成為國親的信任。


李昌鈺雖有這些背景,但其學識客觀也為社會公認,故當「三一九專案鑑識小組」出面邀請時,李昌鈺雖在百忙中立刻應允回台協助辦案。首先他委請法醫專家韋契特(Dr.Cyrilh Wecht)、彈道專家哈格(Michael G. Haag)現場鑑識專家龐巴克(Timothy Palmbach)等,在 28日先行來台。他們三人,立刻展開調查,次日到奇美醫院,及槍擊現場作實地調查。
後來又親訪總統,查驗槍傷。經過兩日的努力,離台前,他們發表「陳總統確實遭到槍傷」的聲明。至於其他細節則不願回答。
宣稱要帶回美國整理,等4月份李博士來台,就會帶來完整報告。
與此同時,行政院為了加強破案速度, 31日宣佈破案獎金從一千萬元提高到五千萬元。


就在國內為槍擊案,互相抹黑、造假、煽動不斷下, 4月 9日李昌鈺帶著美籍鑑識專家一行人來台,他強調刑事局已做了很大努力,這次來台只是複查物證,絕對不是不相信刑事局的鑑視工作。經過他再度探視總統,檢視槍傷,並以「雷射彈道重建儀器」在現場比對後, 11日提出「鑑驗報告與刑事局相符」,以及「兩顆彈殼很可能出自同一來源」報告。

表面上槍擊案似漸大白於世,但因李昌鈺又說:「槍擊發生時,犯罪現場未立即封鎖妥善保存,使得一些物證位置不完全正確,恐會影響案件追查。」使槍擊案又再度成懸案。加上,這時國親陣營又轉向,如宋楚瑜在「公投拼真相」所說:「總統槍擊案不單純只是槍擊問題,而是民進黨在槍擊事件後,故弄玄虛、裝神弄鬼,導致選情翻盤,這種以詐術欺騙人民,贏得選舉,才是槍擊案要釐清的關鍵。」(四  207頁)槍擊案轉向成為政治問題,所以即使有李昌鈺的槍擊案報告,仍無法改善臺灣政治。


繼之而起,則是國親要求,成立「三一九槍擊案調查委員會」,並以立法院為朝野決戰的戰場。事實上,對臺灣人民言,原本單純的總統選舉,只因統獨、族群和意識形態的不同,而被一再扭曲。甚至原來只是單純槍擊案真假的調查,到後面卻成為涵蓋「故弄玄虛、裝神弄鬼,導致選情翻盤」的調查。國親一方面率眾在中正紀念堂,熱鬧上演抗議。

另一方面,則透過立法院多數立法委員運作,要求成立由其掌控,擁有憲法第九十五條,賦予監察院才有的「調查權」,以及憲法第八十條為保障司法獨立辦案才有的「強制權」,嚴重違憲的「槍擊真相調查委員會」。為避免「槍擊真相調查委員會」違憲,陳總統另外建議,在尊重憲法體制的司法權和監查權原則下,另外成立一體制外,總統和行政院都不得干涉的「三一九槍擊案調查委員會」,由現任監察院長錢復擔任主席,並遴選藍綠都可接受的人士為委員,從事調查。

但仍不被接受, 8月 10日,甚至用表決通過,包括「三一九槍擊事件真相調查特別委員會條例草案」、「三一九事件啟動國安機制相關文件調委會草案」等二十幾個議案排入議程。這些違憲的議題,不管民間像司改會、臺灣法學會、澄社等的反對,仍在 24日艾莉颱風來襲下,在 198出席委員下,以 107人贊成,快速三讀通過「強姦憲法」。

此舉震驚了司法院、法務部、檢察官協會、民間司改會,分別發表此舉違憲之聲明。其違憲處,民間司改會高涌誠的發言最足代表,他說:「立法院通過的三一九真調會條例,用政黨比例任命委員來行使司法偵查權,已有違憲之虞,而真調會條例第十三條,讓真調會已不只是行使偵查權,且凌駕於法院審判權之上,如果法院認定的事實,與真調會結果不符,則必須以真調會認定的為準,並且可以要求法院再審。更誇張的是,真調會行使司法偵察權,竟可不受刑事訴訟法限制。

如此罔顧人權保障條例,令人難以接受。」(四  211頁)因違憲,故行政院在 9月 14日行使覆議案,但國親卻又聯合無黨籍林炳坤、陳進丁、高金素梅、蔡豪、朱星羽及台聯脫黨的蘇盈貴等六人,以一一四票否決行政院覆議。行政院在無計可施下,次日立即前往司法院聲請釋憲。


10月 4日「真調會」成立,在民進黨及台聯黨以違憲拒絕推派人員,所有委員全由國親兩黨自行推舉,除施啟揚為召集人,委員有前大法官鄭建才、前監委王清峰、前國防部副部長陳肇敏、前駐美代表陳錫蕃、前監察委員翟宗泉、法務部法醫研究所顧問方中民,前法務部調查局長王光宇、前內政部警政署副署長余玉堂。由於清一色藍營特點,故又被外界嘰為「藍調會」。(四  211頁)
就像一齣鬧劇,這些後來在 12月 15日大法官會議 585號解釋,「真調會部份條例違憲」前,確實也威風一時,不只開會決議展開約詢台南地檢署、刑事警察局等單位,並限時提出報告。

其經費也要行政院從第二預備金支付,但遭拒絕。而民間為了「反制」立法院創造的這隻違憲怪物「真調會」,臺灣法學會、臺灣人權促進會、澄社、律師公會、檢察官改革協會以及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等六單位,共同成立「民間監督真相調查委員會聯盟」呼籲大法官儘速解釋,避免違憲的真調會有違法並侵犯人權事發生。


總之,大法官以部份條例違憲做出解釋後,真調會的存在已經變得無意義時,他們仍在隔年 95年(2006) 1月 17日做出決議:「三一九槍擊案事件的主要動機,可『合理的推斷』應該是為操作選舉。」又說:「陳總統腹部的創傷,不是所謂 3月 19日當天下午 1時 45分,在台南市金華街三段,以扣案的鉛彈頭造成的。」說了最後結論,就無疾而終,結束了 94年(2005)臺灣史上最大的鬧劇。
不幸的是,面對立法院和社會的亂象,百姓原寄望二千年大選,當選後的陳水扁能有所作為,諸如成立掃黑中心,學習香港廉政公署,改造政府機構外,對各地方政府及民意代表,特別是立法院的黑金結構予以掃除。
其中當然包括國民黨產,這個不當取得,培養黑金的源頭。
但人民對民進黨的寄望,等陳水扁上任,似乎都與之無關,重富輕貧,收買過去國民黨貪腐勢力,厚植自己政治版圖。
並將施政重心放在統獨和兩岸議題上,像對「四不一沒有」等問題,發揮了令人難以想像,朝令夕改的政治能力。


既無法掃除黑金,至少也能改善與人民生活息息相關的民生問題。
不但無法解決,許多決策像廢核四、農漁會改組等,都讓百姓看到其粗糙的決策過程,結果也是半途而廢或草草收場。
其中影響人民最大的,則是在缺乏經濟總體評估,與逐漸善後的結論下,冒然開放中國投資,產業大量外移結果,快速造成臺灣經濟下滑,不只臺灣經濟成長率及投資率,就是國人年平均所得等都下降。


原本在亞洲四小龍之首,亞洲金融風暴因持有高外匯存款,成為世人的稱讚,本以為有這些經濟背景為後盾,臺灣經濟會大得改善。不料錯誤的政策比貪污更可怕,臺灣經濟不但不如香港、新加坡以及韓國,這些曾受金融風暴損害的國家, 93年(2004)香港和新加坡其國民所得年平均(GNP)不僅高達美金二萬元以上,新加坡更高達二萬九千多美元。就是原來與我們有很大落差,約臺灣四分之三的韓國,根據中華研究院陳信宏院長報告指出,該年韓國個人年所得為一萬四千一百多美元,不僅迎頭趕上甚至超越我們年收入只有一萬三千五百九十五美元。
而且他又說,根據國際貨幣基金會(IMF)預測,明後年韓國的個人年所得仍會領先臺灣。(三五七)


臺灣鼓吹到中國投資,和韓國少量到中國投資,很容易得到施政的優劣比較。
1990年至 2001年間,韓國投資率平均高達 33點09%。值得一提的是韓國在 1986年前投資率均大於儲蓄率,使得韓國發展成為需仰賴外資,且外債高築的國家,使得亞洲發生金融風暴時,韓國受到的經濟損害不可言喻。照理說,臺灣因有大量外匯存底,故而在亞洲金融風暴中,不僅毫無損害,且可利用機會成為一枝獨秀,讓臺灣經濟更上層樓,成為亞洲人的羨慕。但相反的,臺灣卻在此時讓仍有競爭力的傳統產業出走,並把可用資金轉向中國。我們可以比較韓國和臺灣的出口數據得知, 1981到 1989年臺灣出口的成長率平均為十二點○一%,與韓國的十二點一九%相似,但 1990到 2001年間,臺灣出口平均成長為七點四%卻遠遜於韓國的十三點九八%。(三五八)


臺灣對中國的過度投資已使臺灣人的收入在亞洲四小龍中成為吊車尾,國內更造成大量失業人口,百姓生活困難,到處浮現哀號泣聲。使得民進黨「不善治國」批評,不脛而走。加上有些民進黨員不知自愛,不只部份立委開始涉入關說,被傳聞為「新黑金」。被外界形容為「大餅」的許多國有企業,更成為民進黨內部諸多派系互相軋攻防的標的。其吃相不僅難看,民進黨治國,更被形容「走了一個大黑金,來了更多小黑金」,人民對民進黨改革的企盼至此完全破滅。

這是為何民國 90年(2001)12月,陳水扁挾執政優勢,並以立法院如果民進黨佔多數,「國會超過半數,總統好做事。」就可從事政治改革等口號,仍無法取得人民信任。結果只有百分之五九的人前往投票,總計立法委員 225席中,代表藍營的國親新三黨以及無黨籍和無黨聯盟等 10席,泛藍總計獲得124席,領先泛綠民進黨和台聯兩黨計 101席。「朝小野大」的立法院,成為陳水扁連任後的最大挫敗,也成為他後來施政許多失敗的一個推託。

 


李政隆台灣史研究室 Copyright © 2001-2018 轉載請先告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