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7 泰勞暴動與高捷案

94年(2005) 8月 21日高雄捷運因管理不善,發生一千七百多名泰國外勞,與警方對峙長達十七個鐘頭的「暴動事情」,這個涉及「臺灣人權」與「國際形象」事件,雖然很快落幕,卻牽出仲介泰勞的華磐公司,重大的利益剝削問題。外勞仲介原存許多剝削,如何防範,戒嚴時期自許「人權」奮鬥者的勞委會主委陳菊,就主張「國對國直接聘僱」,構想很好,無乃僅能管束國內仲介業者,無法免掉國外的層層剝削。但國內部份,對於華磐公司為何能在眾多競爭下,取得高捷的泰勞仲介。就在各界卸責時,不料,陳菊接受《大話新聞》鄭弘儀訪問,卻爆料華磐公司背後,有「有力人士」撐腰,引起輿論譁然。「有力人士」是誰,主管高捷公司的高雄市政府便成為眾矢目標。


為釐清高雄市政府責任,現任行政院長的前高雄市長謝長廷, 8月 25日由行政院發言人卓榮泰出面說明:「謝揆擔任高雄市長任內,從未有人對相關問題介入或關說」。又說:「因為高雄捷運採取BOT方式興建,是由民間業者成位高雄捷運公司,所有契約行為都在自由原則下,不受政府採購法限制;所以高雄市政府跟業者間,僅就工程部份,包括工程進度,施工品質嚴格要求」。所以對捷運公司引發外勞不滿的問題,他也回答:「有關外勞的管理,是業者與仲介公司和外勞之間的關係,並由勞委會監督」。


就在外界傳說陳菊指稱「有力人士」,就是前總統府副秘書長,現任國策顧問的陳哲男,陳哲男原為國民黨立委,立委任內因辱罵郝伯村賣台,而被開除黨籍之後,投效民進黨。陳水扁當選台北市長後,他獲提拔為民政局長,市府秘書長。陳水扁當選總統後,高升為總統府副秘書長,任內獲陳水扁頒發勳章。之後,陳水扁二次選上總統,陳哲男想轉任交通部長,但陳水扁在競選期間,「感覺」陳哲男操守有問題,因此讓他轉任國策顧問,但又對他另頒二度勳章。


對於陳哲男被指為「有力人士」,他的兒子,也是高雄市代理市長陳其邁出面否認,說他問過父親「絕無此事」,澄清並無涉及外勞情事。不料隔日,就有業者出面爆料,指陳哲男曾與主管泰勞業務的高捷副董事長,也是東南水泥公司董事長的陳敏賢,以及負責仲介的華永毅人力仲介負責人嚴世華等人,前往泰國選取泰勞。這個爆料,由於陳哲男否認,使得原本只是泰勞不滿管理的小事,因此擴大,隨著陳哲男的謊言,TVBS鎖定陳哲男不停爆料,發現他在總統府副秘書長任內,不只進出泰國多次,也進出越南,甚至與陳敏賢、還有後來被檢調單位,查出引進泰勞關說的前立委劉炳偉三人行,到韓國濟洲賭場賭博,由於陳哲男身份特殊,出入須報備總統府,結果在陳哲男否認下,總統府又出面相挺。


不料,立委邱毅又在 TVBS爆料,出示陳哲男在濟洲賭場照片,至此所有陳哲男謊言全被拆穿,不只陳哲男無法自圓其說,就連總統府也啞口無語,到底陳哲男出國幾次?不只陳哲男說不清楚、就是總統府和媒體的報導也不一致,一變再變,總統府反成為媒體鎖定的焦點。陳水扁的無能、說謊和黑金,又成為另一波媒體攻擊鎖定的焦點,當然始作俑者的陳菊和陳其邁,早就請辭勞委會主委,和高雄市代理市長職位,行政院也在 9月 13日批准,勞委會主委由李應元擔任,至於高雄市長則由葉菊蘭代理。


而「高捷弊案」也從單純外勞不滿管理,演變成檢調調查的對象。原來吳敦義當高雄市長時,就建議高雄捷運採 BOT方式興建,同時也在 87年(1998)12月函文行政院,請求「有關高雄都大眾捷運系統,建設中政府投資部份,併同交由民間投資者承建」。不料,該年底吳敦義落選,新當選的謝長廷市長,次年1月即據此公告招商,由於高捷投資民間比例僅 11%,政府出資89%,惟恐出資比例差距過大易生爭議。

行政院因此提醒,高雄市政府在選擇招商前,須先釐清出資經費,以及政府應辦事項。而謝長廷就利用吳敦義過去公文,以四兩撥千金方式,將「建設中政府投資部份,併同交由民間投資者承建」改為「將政府投資『非自償』部份,併同交由民間投資者為宜。」取得行政院同意, 89年(2000)1月通過市議會預算, 5月遴選也是公營的中鋼團隊來興建,隔年 1月 12日與高雄捷運公司簽訂合約。


這件原本被民間稱讚,民進黨引以為自豪的建設,不料卻因政黨惡鬥以及官商勾結,加上外勞事件引起波瀾,成為在野黨批評執政的民進黨,一個貪腐的證據。原來雀屏中選的中鋼,成立了高雄捷運公司後,理所當然,中鋼董事長王鍾渝就成為高捷董事長。不料5月中鋼撤換董事長,改由郭炎土擔任董事長,但對王鍾渝卸下的高捷董事長,雖改為中鋼總經理陳振榮擔任。但實際管理卻落入副董事長,實際出資僅佔百分之七,民股東南水泥董事長陳敏賢手中。

民股經營並非不好,但在所有經費幾乎都是政府出資下,像高捷政府出資百分之 83,卻可逃避政府自訂的採購法監督,所以才會發生陳敏賢以「內舉不避親」為由,任用大姨子周渝珠負責整個高捷,一億八千五百多萬元的公共藝術採購。此外,所有「公辦六標」的承包價格,都幾乎與底價吻合。而且所有承攬高捷包商都被指定,必須採購包含陳敏賢投資的天誠公司在內,以及環球、國產、台泥等四家出產的混凝土。


這些弊案中,最不可思議的就是,高捷發生兩起嚴重的倒塌事件,多起民房受損,無獨有偶,都是陳敏賢以股東身份取得的工程。而且令人感到憤怒的,乃是勾結未經勞委會核可「人力仲介」的華磐公司,以「直接聘雇」委託華永毅引進泰勞,除極力剝削外,令外勞過非人的生活,才會引起泰勞暴動。對於這事件,一向重視人權的副總統呂秀蓮,也曾不客氣的指責說:「高雄捷運外勞抗爭,使臺灣人權蒙羞」。為此在高雄擁有顯著政績,對外一再以清白自許的謝長廷,當然也會遭來懷疑,甚至被TVBS以「吳敦義87年預言捷運會有弊端」,影射謝長廷也是貪腐對象時,為洗刷清白,以行政院長身份自願跳上火線,要求上TVBS《二一○○全民開講》節目,與主持人李濤對講,為自己清白辯護,因李濤在該節目不停攻擊謝長廷。 9月 20十日,並就節目內容,在立法院與不停指控他,也是高雄市前市長,現為國民黨不分區立委吳敦義對質。結果對於高捷被質疑最利害的,為何在政府出資很多情況下,卻要圖利廠商「公辦民營」一事。


吳敦義以謝長廷 88年(1999) 3月 12日行文行政院,而行政院在 6月 4日才核定兩線都交民間承辦一事詰問謝長廷,說謝長廷才是「公辦民營」推手。
沒想到謝長廷卻回答:「 3月 12日的公文是根據 87年 12月 4日市長選舉前一天的公文呈報的」。
因當時的市長就是吳敦義,若沒有這個公文也無法「公辦民營」。
被反駁得無話可說的吳敦義,於是老羞成怒的說:「你又不是我兒子,憑什麼根據我(的公文)?」
謝長廷淡淡的回答說:「我是你的繼任者,我當選你落選,你的政策我當然要概括承受。」(三五二2)


不服氣的吳敦義又說,謝長廷 3月 12日的公文經過修正已經是謝長廷的東西了,謝問他:「我修正了什麼?」
吳說:「我怎麼知道你修了什麼?」
後來吳提出了「自償率」,謝長廷說提高自償率是替國家省錢,有什麼不對?
謝又說:「我還修了什麼?說出來啊!說出來讓我下不了台啊!」
氣急敗壞的吳敦義,於是轉話題,開始質疑謝長廷和陳敏賢的關係,沒想到謝長廷卻回答:「你和他不是好朋友嗎?」
吳敦義氣得說:「你這樣不厚道!」
謝揆說:「我知道你很恨我。」
吳敦義也反唇相譏說:「我不恨你,我是瞧不起你!」(三五二2頁)
立法院經此質詢,才終止媒體對謝長廷貪腐不實的指控。


94年(2005)10月 21日針對高雄捷運弊案,組成的五人調查小組報告出爐,認為泰勞管理、公開招標、預拌混凝土及電聯車等四項業務有弊端,至於前市長吳敦義和謝長廷的決策沒有疏失。泰勞暴動事件政治責任已由陳其邁整個負起概括責任,請辭獲准。至於高雄捷運 BOT決策過程,訪談過前捷運局長,現任交通部政次周禮良,以及前市長吳敦義、謝長廷等人,五人小組總召集人代市長葉菊蘭則說:


「政府投資部份併同交由民間投資者承建」的決策,是中央、地方合議討論得出的結果,當時並無外部特定民間的投資對象產生,實難有利益輸送之事。前市長吳敦義、謝長廷都無任何疏忽。至於捷運泰勞管理,勞工局有督導不週,核發求才等弊端,勞工局長方來進稍早已請辭。對於捷運公開招標工程,簡稱公辦六標部份,周禮良涉及開標過程不當,疑有洩漏底價情事,包括審標的五人評審小組全移送檢調偵辦。
預拌混凝土,高捷前副董事長陳敏賢操控混凝土公司,擬抬高市價壟斷市場,另電聯車門規格變更案,全移送檢調偵辦。

   


李政隆台灣史研究室 Copyright © 2001-2018 轉載請先告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