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3 黨產的未來用途

為了維護馬英九的形象,形同「銷臟」變賣黨產,這件骯髒的事,當然要避開與馬英九的關係。雖但身為黨主席,怎麼可能與黨產變 賣脫離關係,12月9日黨副秘書長張哲琛就出面,對外澄清說:「三中的交易,是由中投負責處份華夏的持股,不是馬英九,馬英九也未參與買賣諮商或簽約,牽 扯到馬的說法完全是抹黑,智庫的報告是誤會也多慮了。因為法律規定很明確,中投處分華夏一切依相關法令,及內部規定辦理,絕無民進黨誣指的背信情事發 生。」(四○一)


而為了向外界說明黨產來源的清白,馬英九曾以「告別歷史,向全民交代」,在 8月底公佈黨產,說明國民黨產的由來,是訓政時期,依 據中國南京政府國防最高委員會決議辦理。政府經轉帳撥用 114棟接收的特種房屋,以「敵偽物質」賠償「中國國民黨」對日抗戰的損失。國民黨承認這些黨產是 不當取得,黨國不分產物。但也因「黨國不分」,故「交代不清」,對此國民黨副秘書長張哲琛為所犯的錯,表示歉意(三五○9頁)。

雖然國民黨公佈的黨產,不 動產只有 23億,其中土地612筆總值16億元,房屋415筆值7億元。 96年(2007)3月31日《自由時報》刊登國產局報告,指稱他們列冊追討的土 地達 685筆,面積 147點 71公頃,公告現值 243億元。
同時行政院主計處統計,歷年來政府共補助國民黨、黨營事業及附隨組織,共 277億元。
而委辦的 經費共 84億元,三項總計達 600億元以上。


至於國民黨承諾,不管轉帳、撥用、捐獻取得的不動產都要歸還,並宣稱扣除已出售部份,已歸還「九成」 以上實際說謊,雖在多方抗爭下歸還 57筆,土地共 1點 86公頃,公告現值 13億元。歸還比例大約上面數據的百分之二。(三五○  10頁)
對於國民黨自爆黨產 遭到李登輝質疑,他藉台聯主席蘇進強之口,以「真相未明、倒因為果、未誠實交代」批評。
想不到第二日,中國時報以頭版及四版刊出:「黨產虧損在李前總統與 連馬無關,國民黨追究李登輝」。
又說:「國民黨的錢真好 A,李登輝虧掉黨產 427億元」。
訝異的李登輝只得出面澄清,說辭去黨主席當時的淨值還有 808億 元,並無虧損的事。
「國民黨從 90年到 94年間,因股票下跌分別售出多家持股,是虧損主要原因」。
加上連戰為籌措選舉經費賤賣黨產,使黨產從 808億元減 為 311億元。至於目前為何急於變賣黨產?
報告中都未說明與選舉有關,故李前總統說:「這裏面有很多文章。」(三五○9頁)


近千億元的總淨值,僅剩 277億元報告中,又以欺騙方式,再度提出 38年(1949)從上海運來 227萬兩黃金,成為「穩定臺灣金融重大支柱」(三五○  9頁)。這種謊言不但早 已為被運黃金的詹特芳破光,且與長期擔任蔣介石侍從官,前主計長周宏濤說法有異,周宏濤說這些黃金為 375萬兩,但為養活六十萬大軍,39年(1950) 早就花光光。(三五○  9頁)足見國民黨說謊本質至今不變,這是值得注意的事。為全力追討黨產,民進黨於 94年(2005)8月底與台聯及民間團體,共同籌組「全民追討黨產大聯盟」,並於 9月 4日向行政院提案公投摧討黨產。


國民黨中常會為了反抗,在 9月 20日通過黨產處理監督委員會聘請十一位委員, 前監委葉耀鵬、律師陳長文、中時晚報總主筆楊渡、蔡詩萍、盛治仁、台大教授梁國源、政大教授鄭丁旺、中大教授朱雲鵬、立委李紀珠、賴士堡以及黨工陳金讓 等。這個委員會對外宣稱,做為黨產的監督、諮詢與建議。但從設置辦法第五項規定,針對「他人利用黨產以抺黑、攻訐本黨事件,委員會應即時回應與澄清」。而 委員不僅多人為媒體、電視名嘴和主持人,而且像「中時」本身也涉及黨產買賣,故這個委員會成立,反被外界認為根本就是國民黨產回應部隊。(四○五)


馬 英九不斷強調,黨產中若還有當年接收日產、轉帳撥用、或無償贈與等不當取得部份,外界只要能舉証,國民黨就願意回贈,但指的是尚未賣掉的,已賣掉的,國民 黨就不必還了。(四○五)同時國民黨也擬利用朝小野大機會,在《政黨法草案》中增列「政黨專章」,明定政黨過去不當取得財產,就算原權利人或機關團體,因 時效消滅不能請求歸還,也可在本法實施一年內,依法律規定向政黨請求歸還,惟須「以現存利益為限」。此外對於外界,屢次被批評國民黨擁有「不當財產」,該 專章也針對「不當」加以定義,強調若政黨財產來源有爭議,應交由監察院調查或司法機關審判。但基於保護善意第三者,政黨財產依司法判決,若應歸還國家者, 應以現存利益為限。(四○六)


對於為何馬英九如此匆促賣掉黨產,馬英九始終以需要處理黨內人員退休為由,然而根據鄭弘儀在《大話新聞》中報告,他 上台後變賣黨產進帳 114億元。就說全部用來解決他上任前的黨工退休金約 7億元,和 87年(1998)以前退休才享有的 18%優惠存款利息 9億元,共計 16億元。而他上任後,以現有黨工約五百人計,若怕未來無能力給付,可以提存方式解決,約須 20億元,全部總計僅需 36億元。(四○三1頁)

為何馬英九售 出黨產一百多億,仍繼續喊窮,加速變賣黨產,是為應付日後選舉花錢,或別有所圖。
2007年立委選舉,緊接著 2008年總統大選在即,這些都是馬英九取得 大位的關鍵。
雖然我們至今不知其由,毛澤東名言「槍桿子出政權」,但蔣介石卻寧願相信「錢能指揮槍桿子」。
有了「錢」,尤其是臺灣的選舉,還有什麼不能 的,許多黑金當選,就是其中道理。何況是「終統」的最後一戰,誰說「黨產」不是到了該盡力的時刻。

   


李政隆台灣史研究室 Copyright © 2001-2018 轉載請先告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