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1 臺灣政局

然而臺灣似乎對中國問題認識不清,打從中國開放時起,因勞工低廉、土地取得容易,台商就前仆後繼的到中國投資,從單打獨鬥開始,到後來傳統產業出走,國民黨李登輝執政時期,雖頒佈「戒急用忍」政策,猶無法留住國人腳根,以各種辦法,甚至透過第三地,繼續到中國投資。這種出走,尤其在中國經濟起飛後,廣大市場展現無限商機後,更如浪水般,後浪推前浪無人能擋。民進黨陳水扁執政,因無法有效執行「戒急用忍」開始轉變,頒佈了「積極開放、有效管理」政策,使得更多人因此得以到中國經商或謀生。
這些到中國工作或經商到底多少人。
有說超過五十萬人,也有說超過百萬人。
總之,不管說法如何,肯定超過五十萬人以上的台商,成為可以左右臺灣選情,中國以商逼政的巨大人口。
何況重人治,論關係、走後門、崇尚民族主義的中國,對「祖國」效忠也成台商「表態」,在中國經商成敗關鍵。
事實上,對中國的表態,不只「在商言商」的台商,就是演藝人員,如歌星和演員,這些以討好影迷為命,在中國擁有廣大市場下,更不敢違抗影迷之所需。 2000年 5月 20日陳水扁總統就職典禮,歌星張惠妹上台唱國歌,一度成為中國禁演對象,嚇壞其他歌星,從此以後,沒有人敢再站台「唱國歌」,除非總統府三請、四請,才勉強有人上台。


這種情形,還有許多過去教導國軍「漢賊不兩立」,誓死「消滅萬惡共匪」,總政治作戰部主任許歷農等人,還帶領一群退休將領,到中國訪問。甚至連臺灣派出的司法檢調人員,也不例外,負責審理「國務機要費」檢察官張熙懷,就是其中一例,被民進黨立委林國慶指出,其報告就以「祖國」稱呼「中國」。這種美其名中國視察,卻言必稱中國為「祖國」,隨時搶先時機,表態討好中國作為,也許出於「投機」,無心之過,也許出於「看衰臺灣」。


總之不管動機如何,這種表態,利用臺灣真正是自由民主國家,開始從中國延燒到臺灣。
特別在抗議陳水扁總統,第一家庭涉及貪腐,以及爆發「國務機要費」事件,更以代表中國共產黨的「紅色」,做為集體抗議表徵。這種作法,也許出於偶然,但對臺灣,絕大多數土生土長的臺灣人言,恐共心理,不只是過去兩蔣反共教育使然。日治時期,共產黨為害社會,造成社會動亂,也是有目共睹的事,這是為何「二二八大屠殺」中,雖有反抗國民黨的臨時組織出現,除極少數人外,仍不願意參加謝雪紅領導的「臺灣共產黨」。這個原因,使得今日國民黨,原有意將二二八大屠殺,歸入國共內戰的延伸,成為不可能的藉口。


而陳水扁領導的民進黨,在總統府人員涉案,第一家庭以及第一親家,都紛紛涉案下,臺灣對於陳水扁總統的不滿,「貪腐總統治國」,事實上已來到沸騰的頂點。原來只要有人稍一點火,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可惜的是,這些反貧腐的人,卻不能以公正立場,來對待同樣是貪腐的國民兩黨,而用了讓臺灣人觸目驚心,中國共產黨的「東方紅」,做為抗爭的顏色表徵。使臺灣人警覺到,這場反貪腐抗爭,不僅是「反貧腐」而已,實際上是關係到臺灣存亡的「統獨」之戰。


使得關心臺灣前途的人,不能再以過去「反貪腐、反黑金」單純看法,看待陳水扁事件。
「沒有國、那有家」即使陳水扁貪腐,但保護國家成為比反貪腐更重要問題。
「打著紅旗反貪腐」,不只讓臺灣人看到紅旗後面,不只有更黑金的國民黨,也看到這個運動其實唱衰臺灣,讓國民黨有機會聯合中國來統戰臺灣的陰謀而已。
這種看法終使臺灣,原來只是反貪腐的運動,改變成為關係統獨的戰役。

   


李政隆台灣史研究室 Copyright © 2001-2018 轉載請先告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