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3 天下圍攻

受到圍城之戰,將許多歸鄉、下班、和車站附近購物,湊熱鬧人數加在一起,達數十萬人的反貪腐倒扁運動,誤以為有能力再擴大號召,除台北市以外,其他縣市,甚至以綠營為大本營的臺灣南部,也可以成功的事。尤其對於即將來臨的 10月 10日國慶日,因會有各國使節和重要來賓蒞臨,若在國慶日發難,必引起世界各國注意,因而在 9月 19日,倒扁總部一方面宣佈,將於 10月 10日發起「天下圍攻」,一方面則號召,各地起事,但因忽視了「九一六」臺灣社「反倒扁」運動後,許多挺綠的力量也在集結,臺灣各地「紅綠對決」氣氛凝重。


這時,以陳水扁為首的綠軍,召開府院黨三方協調會報,會中陳水扁再次要求,九一六「護扁不力」的蘇貞昌,代表總統府對外召開國際記者會,平衡九一五圍城之戰,倒扁行動受到國際媒體的注意。並要求重新凝聚共識,在 9月 30日,再次動員挺扁活動。與此同時,台北市議會,國民黨議員也發起倒扁抗議,卻發生與挺扁議員互嗆局面,挺扁議員當眾撕毀施明德照片,雙方互擲東西及保特瓶等。同時,有一名身穿紅衣、駕駛紅轎車女子,路過挺扁集會地點,因高喊「阿扁下台」,慘遭挺扁人士以安全帽追打,並敲破玻璃,當晚警方帶回三名滋事份子偵訊。
但這部紅色車子,卻在網站中競拍,以 55萬元高價賣出,買的人說:「這是買歷史」。


在屢次衝突中由於挺綠人士,年紀稍大且南部人居多,因此被施明德喻譬為「沒有靈魂的道具」,引起很大反彈。所以蘋果日報也以社論「半吊子領袖」,批評施明德說:「挺扁遊行中,許多歐吉桑、歐巴桑也是真心相挺,從他們老實、鄉土的面容上可以看出。可是施明德說,他們是『沒有靈魂的道具』,言語太過尖酸刻蒪,不是泱泱大度的政治家風範,顯得量小氣淺,令人遺憾。」(四一二)


臺灣「紅綠對決」就是這樣,從台北市延燒到各地。
幾個縣市,包括台南市和高雄市,連日來都發生激烈群眾衝突。
警政署長侯友宜,以處理不當,分別對高雄市和台南市警局長蔡以仁、王文忠二人各記大過一次,
這個處罰,引來高雄市代理市長葉菊蘭不平之鳴,她希望在重懲之下,也該以一致標準,應對台北市的亂象。
自由時報記者黃明裕,因此也在 9月 21日,寫下警政署長侯友宜,「關愛、重北輕南,究責、則重南輕北」的報導。(四一二)


這些零星衝突最令人震驚和無奈,則是 9月 19日晚間民視政論節目,播出過去黨外運動,自稱街頭小霸王,前議員林正杰從中國返台,自稱為維持紅衫軍秩序,組織名為『天使隊』,卻個個「中國」打手模樣,當場毆打不同意見,《現代雜誌社》總編緝金恆煒事件。消息傳來,輿論嘩然,當著全國觀眾面前,赤裸裸的犯罪,而且還揚言:「見一次打一次。」
其凶殘暴虐情景比現行犯更可怕,實應受法律最嚴重的制裁。


對這段犯罪事實,自由時報林保華評論:
「林正杰於電視節目中,對金恆煒行兇後,賀德芬立刻表示不許林與他的天使隊進入廣場,以示對暴力的厭惡。
但是不久,賀就失去發言人身份,倒扁總部不但接受林正杰和天使隊,還把他們當英雄般熱烈歡迎,對暴力的放縱,自然會放縱暴力。」

又說:「紅流席捲台北,順我者昌,逆我者亡。但也因為這股紅流及其恐怖行為,對綠營民眾產生動員作用,也使美國清醒。」(四一二)


更遺憾的是,當時出席節目者,有「立法委員」又是民進黨「副秘書長」的蔡煌瑯在內。
整個事件發生時,他不但正襟危坐無動於衷。事後也未曾見他,採取任何法律追究責任。
類似的案件,使我們猛然醒覺,民進黨「無能、軟弱、畏縮」,一個立法的國會議員,甚至執政黨高級黨官,對於當面不法都不知要窮究問責,甚至以生命維擊法的存在。
這樣的黨對人民到底有何功用,而這樣的黨官,又能為人民作什麼。
幸而這種畏縮的人,「三合一」選舉中,他沒選上南投縣長,否則對南投政治必是一大敗筆。

  


李政隆台灣史研究室 Copyright © 2001-2018 轉載請先告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