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2 自動請辭建言

事實上,不管法院對總統的判決如何,在總統弊端烏雲下, 2008年總統大選,似乎對民進黨不利,臺灣政壇人士開始有人選邊站,包括司法界的人,檢察官起訴總統夫人案,也被認為是向藍軍表態,這是陳瑞仁檢察官報告出爐前,為何要先向社會大眾報告自己是深綠背景,「此地無銀三百兩」自破公正立場。
此外,違憲的起訴,法院是否受理,在在都成為司法問題。
可以說,從陳水扁連任直到如今,整個社會都圍繞著對總統的指控,使許多民生法案包括軍購案,都虛耗空轉卡在朝野對立中,難以動彈。


這事當然引起本土派的憂慮,尤其二次總統大選,相挺陳水扁的國政顧問團。根據《中國時報》報導:「不少國政顧問團成員更憂慮,不論第一家庭有罪、沒罪,司法也難以解開政治對立僵局,若陳總統堅持做到任期結束,臺灣社會將在虛耗空轉中難以動彈。」(《新聞幕後》,何榮幸, 2006 / 11 / 10)因此,首先由義美公司董事長高志明出面,呼籲陳總統「自動請辭,含冤下台」。他說:「我完全相信總統夫婦的清白,不相信陳總統會貪汙。但我認為臺灣最重要的是經濟發展、社會民生。目前政治僵局,卻讓產業發展、社會民生都陷入困難,一直延續下去對國家長遠發展,不見得是好的。」接著又說:「所以我提出『自動請辭,含冤下台』主張。」(《中國時報》三版, 2006 / 11 / 9)


高志明的建議不為民進黨和獨派大老接受,這些大老包括台獨主席黃昭堂、前總統府資政吳澧培、長老教會羅榮光等都反對。這些長期將臺灣建國盼望,寄掛在陳水扁身上,其實他們並不了解,陳水扁的「新中間路線」,更不知道爆料滿天飛的社會動亂中,執政黨的懦弱無能,才是造成在野黨,可以無法無天爆料主因。而民進黨只知戀棧權位的派系鬥爭,其醜態早已暴露在國人面前。


陳水扁親信和親人涉及貪腐十分明顯,利用兒女娶親或生孫機會,大肆收取賀禮及禮卷,其中有顆值百萬鑽錶,因總統夫人不滿意,另以國務機要費27萬元補貼,換一顆值 132萬元的鑽石。新聞曝光後,總統府說詞一日數變,引起各方不滿要其下台,他猶負隅頑抗說,「下台會造成國家動盪、社會不安」,使過去支持他的中間選民更為不滿。

失去中間選民,就必失去執政機會,值此之際,「破斧沈舟」才是致勝的關鍵。但民進黨卻捨此不為,這些獨派大老說:「扁若下台換人做,政局恐怕還會亂下去,因為國民黨打擊本土政權的手法,已不是戰術層次,而是戰略作法」。因為憂慮陳水扁下台,臺灣泛綠政局,一發不可收拾,甚而出面為陳水扁辯屈,說:「要人『含冤』,已失去公正原則,怎麼可以叫人沒做錯事就下台,公理何在?又不是在換立委。且阿扁在國安、國防的部份,摸了5、6年都還沒摸熟,就算呂秀蓮上來就能接掌國政,政局穩定嗎?」


基督教長老教會總幹事羅榮光更說:
「泛藍完全用仇恨對付六百萬人選出的總統,含冤下台不符正義和諧,只是息事寧人心態,更是患了被壓迫後的斯德歌爾摩症,且泛藍又沒簽切結書,保證扁下呂上就會罷手。」(《獨派大老:公理何在》,林修卉,中國時報,2006/11/10)甚至,民進黨中執會也執意捨棄民意,不顧過去對外宣示,執政黨的「高道德標準」作為,對於一些小角色,像前金管會主委龔照勝、前金管會委員林忠正。內政部政次顏進萬、台北市議員羅宗勝、前勞工局長方來進、前交通政次李文宗,都以「高道德標準」,一被起訴即被開除黨籍。


過去曾說過:「總統或夫人若涉貪瀆就應下台」的行政院長蘇貞昌,及國安會秘書長邱義仁等人,等到吳淑珍被起訴,就紛紛表態修改說辭。蘇貞昌說:「當他聽到邱義仁公開表示,總統或夫人若『涉案』就下台的說法,覺得太冒險、太草率、也非常不妥,他才會在第二天,趕快修改為『涉嫌貪瀆』也獲得總統的認同。」為自己和邱義仁過去的言辭解套。(《蘇怒斥扁身邊人》,中國時報頭版,2006/11/09)


11月 8日民進黨主席游錫堃也以中執會決議,「對被檢方認定涉及貪汙與偽造文書的陳水扁總統,不予任何處置,同時反對國親發起的三次罷免,未來黨內同志任何發言和黨決議不一致,移送中評會,嚴厲處份」,做出「全黨保扁,集體出賣靈魂」的決定。連正義的發聲都不被允許,民進黨這個被國親及TVBS認為「打不還手」的懦夫,只會「牛欄內鬥牛母」,終於了解「黨內獨裁」的好處。蘇貞昌、邱義仁、游錫堃等三位「天王」所為,其實成為壓倒民進黨「高道德標準」的「三寇」,游錫堃甚至被指稱為「保皇派」。

   


李政隆台灣史研究室 Copyright © 2001-2018 轉載請先告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