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1 王馬之爭

國民黨內欲競選 2008年大選的人除馬英九外,還有立法院長王金平。
雖然國民黨號稱百分之七十為臺灣人,但是力量分散派系多,都不願出來投票。
反是人數較少的外省籍人,掌控軍警特和司法,知道要團結以保護黨利益。
就以黨主席選舉為例,與馬英九競逐的王金平,院長任內長期耕耘眷村,結果開出眷村三十多萬票只得二萬票。
而與南部眷村毫無關連的馬英九,幾乎囊括所有選票,使馬英九得以總數三十七萬票,勝過王金平十四萬票。
而馬英九致勝的關鍵為何,無他,省籍而已。


對於台籍與外省籍官員不同,三立新聞台《大話新聞》中陳立宏爆料,林洋港當省主席時,有一次拜訪日本,由臺灣駐日亞東協會會長馬樹禮接待,結果坐車時,林洋港以為官大不知禮讓,讓馬樹禮坐在副座,因而回國不久,就被調職。這個故事說明,臺灣人當官,其實都是「樣板」做給人看,真正掌權的還是外省籍,官小權卻很大。故不能以官位定坐席,而作官多年的林洋港,竟不知此道理,直到後來選總統,被提醒可能當「台奸」,才猛然覺醒而罷手。


所以在主席選舉中失敗的王金平,對選總統黨提名一事當然無望。沒想到馬英九卻爆發「特別費」貪腐事件,在其自訂「排黑條款」下,一經起訴就得退出選舉。以為天賜良機,可取得初選提名機會。不料卻爆發馬英九「自肥案」,在吳伯雄主導下黨內中常會刪除「排黑條款」,還修改黨章,就是一審判決有罪,仍可繼續競選總統。


為此,王金平當然不服,故主張連戰出面主持正義。馬英九則發動代理人戰爭,由代理主席吳伯雄和秘書長吳敦義,出面和連戰相爭。也就是所謂的「雙吳對連王」,可笑的是,這四位自稱台籍精英,其中還有一位,李登輝提拔,被稱為「半山」。他們所爭的,卻為一位不管資歷、黨齡、官階都比他們低,還是嫌犯,只因「非本省籍」人士,「本省籍」就得像「奴才」為「主子」效勞般,代理爭奪,彷彿電視清宮戲劇重演。會這樣,如同想代表國民黨競選2008年總統,而不可得的王金平所說:「國民黨向來是少數族群統治多數族群的『恩庇侍從體系』。」


為了擺平王馬之爭,連戰出面, 2月 16日除夕的前一日,王金平、馬英九在吳伯雄和林豐正陪同下會見連戰。王金平有意拱連上台再選總統,但連戰卻客氣的說:「我年紀大啦,年老色衰,要鼓勵有志年輕人出來選。」不料,馬英九捉住機會,對外宣稱連戰自稱「年老色衰」不會出來了,一下子就堵住連戰想重出掌權的機會。


在連戰週旋下,最後為了勝選,雙方達成王馬二人,必須共推一組人馬的「六點共識」。這個共識表面看似和諧,其實暗潮洶湧,不只否決了前些日子,中常會退回馬英九辭呈,使馬英九不得不辭黨主席。同時為爭取黨機器及立委提名,並有「黨的領導人要及早產生,農曆年後提出黨主席改選時程表」,以及「黨務系統嚴守中立」等的共識內容出現。


事實上,對於說謊如家常的國民黨,王馬鬥爭才剛開始,果然連王馬會的第二天,就為何時選黨主席,爭論不休,因為黨主席主掌立委提名權,立委選舉在即,若不能一個月內敲定選舉,由馬英九欽點,吳伯雄代理黨主席結果,王金平將失去主導立委提名機會,黨機械仍然落到馬英九手中,成為王金平與馬英九代理人吳伯雄的戰爭。


所以王金平勢必要求一個月內完成黨主席選舉,但表面答應的吳伯雄,回去後果然就反悔,由秘書長吳敦義出面表示:「一個月內辦不到!」明確回絕連戰的要求,「最快只能提早二十天」,有意拖過立委提名。但礙於連王馬協議,最後仍決定在3月18日領表,4月7日由黨員直接選舉。


王金平未能了解黨機械,原本就控制在外省籍手中,只要他們團結,臺灣人是沒有機會的。因國民黨內的臺灣人不只烏合之眾,貪戀權位,受點小惠就會全力效勞,使「不沾鍋」馬英九又得以「養小鬼」,以黨內雙吳體制,假吳伯雄和吳敦義之手,聯手封殺連戰和王金平。連戰在馬英九被起訴後,就曾表示說,馬的姿勢太高,幕僚又不斷放話,說什麼王最多只能當院長,馬應約束。又直言說:「不論王馬配或馬王配,馬的姿勢要放低一點,因為馬『現在還有什麼可以跟人家談條件』。」


其實連戰錯了,因為臺灣圍著黨產周圍的蒼蠅太多了,馬英九不怕沒有選票,國民黨內沒有王金平,也還有吳伯雄和吳敦義。吳伯雄甚至是二二八受害人,其叔吳鴻麟雖被虐殺,長大後卻仍甘心為國民黨所用,蔣經國時代做過台北市長、內部部長等職,民選臺灣省長時,原欲出馬競選,卻被李登輝勸退,禮讓「外省籍」宋楚瑜。以後潛伏國民黨內成為大老,伺機而動。


然在黨內外省勢力充斥下,本省人很難有做為。此機會難得,利用黨內王馬相爭「漁翁得利」。馬英九被起訴,未能親掌黨機器,與吳敦義共同投效,成為傀儡適得其時,一為代理主席,一為黨秘書長,成為馬英九黨內雖不佔職,仍可指揮黨的棋子。不但可為2008年馬英九選舉總統,又以「不沾鍋」,排除「排黑條款」的障礙。可笑的是,因取消「排黑條款」,使得過去許多因貪腐被停權者,都可以平反,其中有新竹縣長鄭永金、立委張昌財等人。


如果國民黨全代會再修改黨章,改成判決定讞後,才不能參加初選,如此一來,不只台東縣長吳俊立可復權,連基隆市長許財利,若非逝世都可回職,甚至許多流亡在外,像伍澤元等都可回台,以黨名義再參選。但這些因此復權的人,並不感激,反而用台語說:「怎會大細漢(大小人物)差這麼多」。


張昌財更指著吳伯雄說:「當初極力制定『排黑條款』的是他,現在極力『排除』的也是他。」(三五○14頁)而吳伯雄則以「支持最有可能打敗民進黨的候選人」,他表示,就算明年國民黨拿回政權,他也將功成身退,他說:「此生了無遺憾」,這就是臺灣人背骨又可憐的地方。


上帝創造宇宙,也創造人,這是大家知道的事,而上帝也創造萬物,使萬物各從其類,其中「蒼蠅」跟「人」最大的不同,是蒼蠅沒有「人」的頭腦。如果每個貪腐的政權如滿清,都有吳伯雄這種臣子,滿清一定不會倒。那國民黨創黨的孫中山先生,地下有知必定哀慟不已。那有黨主席,不思改革,以人民福址為目標,卻甘願為貪腐效命,還說類似「此生足矣!」的話,可悲,可嘆。
甚至「二二八大屠殺」滿 60週年,當社會對自行宣佈,參選 2008年大位的馬英九,對「二二八」認知,充滿一片撻伐時,吳伯雄甚至發表了:「臺灣兩千三百萬人,有八成以上在二二八事件發生時,都未出生,讓當時還沒有出生的人負擔『二二八原罪』,不符合社會正義。」為馬英九緩頰。但他卻忘記了,所謂「原罪」是否應包括「黨產」在內,他卻甘願為馬英九效勞,甚至受寵,樂在其中。像這樣子,只要「黨產」這塊腐肉在握,何患沒有蒼蠅,甚至二二八的後代,他都可操控,臺灣人之可悲和可憐實無以言狀,王金平又算什麼。


而臺灣人的無骨個性,同時也發生在「二二八大屠殺」被虐殺的張七郎孫子身上。
張七郎父子三人同時受害,其死狀之淒慘,「三人屍體被發現時,繩子反縛手背,身上僅剩內衣褲,遍體鱗傷,叔叔張果仁甚至大腸外露」,而其孫張安滿雖以「解鈴還須繫鈴人」身份,出席國民黨辦的二二八紀念會,雖然他以「現在的國民黨仍是六十年前國民黨的『延續』」,駁斥吳伯雄說法。但又說:「國民黨若要讓臺灣人民另眼看待,應考慮將受難者家屬,列入不分區立委名單中。」使人以為他所以出席國民黨活動,乃為求官,使假惺惺的該活動更蒙上令人不恥的陰影。(四三○)反而大大傷害了「二二八」受難家屬。


馬英九聯合雙吳掌控黨內機器作為,表面針對王金平其實衝著連戰而來。這位以憂慮黨分裂為藉口,深知王馬相爭必造成總統選戰失敗後果。故延用蔣介石下野模式,利用王馬互不相讓最後為求勝選,必會回頭敦請連戰回鍋當「黨主席」。所以打著「王金平選黨主席,馬英九選總統」旗幟,以榮譽黨主席身份折衝王馬之爭。不只在春節前要馬英九簽下協議,真除黨主席,並在年後,等連戰訪外回國再度協商。 3月 5日首次「連馬會」,更逼馬英九應允按劇本演出。隔日並對外放話,警告馬英九將心比心「不要整碗捧去」。同時找來吳伯雄,要吳伯雄不選黨主席,並代馬英九出面,勸進王金平選黨主席。結果吳伯雄雖答應,第二日見了王金平,卻絕口不提勸進的事。


反而一到領表時間,吳伯雄就自行領表參選了。對於外界質疑連戰是否會回鍋選黨主席,他的回答是:「尊重連戰這位『老大哥』的判斷與決定,這是犧牲奉獻的事,假如連戰肯回來,很好啊!假如連戰願站在榮譽主席的位置,繼續指導他也很好。」吳伯雄對連戰稱呼,已不似從前,主席長,主席短,改稱「老大哥」。同時對黨主席選戰,他也勢在必行的說:「總要有人跳吧,對不對?」


事實上,吳伯雄的重要對馬英九不可言喻,國民黨內雖號稱有百分之70臺灣籍黨員,但重要選將像郝龍斌、周錫瑋、朱立倫、胡志強,清一色都是外省籍,加上馬英九也是外省籍,且在「終統」陰影下,成為臺灣人疑懼。而吳伯雄和吳敦義的本土色彩,對其掩飾的重要性不可言諭,否則 2008年總統大選,將成為本省籍和外省籍的戰爭。


為了徹底封殺連王勢力,馬英九採前後夾攻,除授意吳伯雄出面選黨主席,企圖逼王金平表態,否則連立法院後路也將被砍斷,故授意吳敦義對外放話,將競選下屆立法院長,吳敦義說:「他不只一次公開稱許,王金平在立法院角色無可取代,只有當王確定爭取 2008大位,下一屆龍頭出缺,他才會視情況再做考慮。」但又說:「若未來他順利連任立委、角逐院長寶座,也是回應基層選民對他的期待。」對於記者問,這樣做對王金平是否太絕,他並以:「他們有誰能干預我」,表態勢在必行。王馬之戰,最後演變成連王馬之爭,馬英九利用雙吳勢力排除連王。他們料定王金平勢弱「扶不起阿斗」,最後王金平必採拉連戰略,而連戰一挺王,甚至連戰也會被掃地出門。表面上,在黨內雙吳體制下,馬英九似乎勝利在望,馬英九有恃無恐,雖被「貪污」起訴,在輿論下辭職,當天仍以「天佑臺灣」,以及「有人想用司法打擊我」為由,宣佈競選總統到底。他甚至得意揚揚地說:「若有非本省籍總統,是臺灣人的福氣。」


但人心隔肚皮,國民黨內似乎有股風雨欲來,內部改革的趨勢。尤其吳伯雄當選黨主席,以他強勢作為,他真甘願如蒼蠅圍繞著腐肉,嗡嗡不停的在旁盤旋嗎?說不定到了 2008年,不管馬英九是否當選,他都可以蒼蠅變「英雄」,成為改革「國民黨」臺灣人福氣的「英雄」,而非引「清兵」入關,與馬「英」九搭配的中國「英雄」。或者到時,真正代表國民黨競選總統的,都不是目前抬面上人物也說不定。

 


李政隆台灣史研究室 Copyright © 2001-2018 轉載請先告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