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2 馬金體制

馬英九被形容「鏡子裏找人」,為達統一恢復專權體制,同時為掩飾市長任內多起弊案,無法用人唯才,只能在少數親信中找人。
馬英九用人原則,可以台北市財政局長,後來升任財政部長李述德說明,不必在乎品德、良知、國家利益,只在乎聽話、掩護、出事頂罪。
2015年台北市五大弊案,各報頭版報導,廉政委員會指出,市府蒙受損失達千億元以上金額。

這種貪腐不僅「膽大妄為」簡直「目無國法」,與馬英九清廉形象不符。
台北市若不是柯文哲上台,將 16年秘件解秘,才發現馬郝涉貪,若國民黨繼續執政,這些真相永遠石沈大海。
而馬英九所以敢「膽大妄為」,乃是誤判台北市藍大於綠,國民黨可以永遠執政。
「目無國法」的馬英九,不僅美國哈佛法學博士,任職法務部長,深知法律及取巧途徑,通過行政院公告或立法院修法,以「促進產業升級條例」,可以與廠商合作 BOT,就可逃避議會監督,以合法簽約程序從事「官商勾結」。
簽約後,將文件再以密件處理,就可在人不知鬼不覺下進行圖利情事。

對於馬英九是否涉貪,柯文哲曾指著膝蓋說:「想也知道」。
馬英九曾為法務部長,所以敢貪,就是認定法院是國民黨開的。
許多外省權貴在台灣,都存有這個觀念,肆意亂為,最後都能無事收場。
舉例說1994年,台北市議員李慶安在議會,嚴厲譴責副市長陳師孟美國籍,即使陳師孟一再說明已放棄,並提出美國駐泰國大使館證據,李慶安猶是堅持「只要有雙重國籍,公職身份『自始當然確定有效』。」要求送監察院查辦,並要陳水扁市長負起行政責任。

不料 2008年 3月李慶安立委期間,被爆料擁有美國籍。
李慶安出面承認,但學馬英九說法,只要在其他國家擔任公職,就會「自動失效」。
陳師孟看到此現象,只能睜目結舌地表示:「沒想到一個連署譴責別人美國籍的人,自己也擁有美國籍」。

李慶安美國籍自動失效說,當然全國不服,美國籍豈能擔任公職,又支領龐大薪金,為了追討薪水,民進黨一狀告進法院,結果台北地院以四個詐欺罪判處 2年徒刑, 2011年 8月台北高等法院在審判長李英勇、受命法官崔玲琦、陪審法官白光華審判下改判無罪,最高法院維持高院判決,全案定讞,證明法院真的是國民黨開的。

馬英九貪腐必須依賴親信和幕僚掩護,這些人俗稱「馬友友」。
隨著馬英九當選總統勢力擴大,盤據府院黨部、國安會、監察院,甚至大法官。
馬英九第二任總統,南方朔在蘋果日報發表:「台灣已成貪腐共和國」,以「上樑不正下樑歪」形容馬英九政府。

「馬友友」靈魂人物,當屬滿清後裔,政大新聞系畢業,中山獎金留美,取得美國德大新聞傳播博士,綽號「金小刀」的金溥聰。
馬英九擔任黨副秘書長,負責洋務的小秘書,逐漸和馬英九建立互信,等到馬英九當選市長,任職新聞處長,後升副市長,與馬英九感情甚篤。
是馬英九競選市長和總統文宣操盤手,2008年馬英九參選總統,金溥聰為宣示友誼,以若沒當選不支領薪水力挺馬英九,且在當選後發佈「不入府、不入閣」,表示不為名利,選後避居香港中文大學成為訪問學人。

與馬英九形同手足,寸步不離,市面開始謠傳與馬英九同性戀,這段不光彩「斷背」關係,被歷史學者李敖電視上公開奚落。
2014年10月馮光遠發表「台灣已成為兩個具特殊性關係的人領航的國家」,嚴厲地以「蠢材、賤貨、男妓、人渣」等字眼羞辱。
2012年10月金溥聰出任駐美大使,馮光遠更是批評:
---------------------
「馬英九,進步的台灣人,可以完全不理會你的同性戀傳聞。
可是學新聞出身的金溥聰,他的新聞專業都已經被嘲諷譏笑到不行,此人何德何能,惡搞完台灣的媒體之後,又要進軍外交圈?
馬英九,你跟金為密友,大家睜隻眼閉隻眼,可是饒了台灣吧。」
---------------------------

對於馮光遠辱罵,金溥聰提出告訴,一審以金溥聰為公眾人物可受公評,認定是合理評論並非抽象謾罵,而「賤貨、男妓、人渣」等辱罵字眼,皆有時空背景,馮光遠無罪。
這個判決反使馬金關係如同公證,跳到黃河洗不清。
金溥聰不服上訴,高院改判馮光遠敗訴,馮光遠也不服,繼續上訴最高法院。

金溥聰選後遠離台北,仍無法擺脫干政傳聞,理由是馬英九一上台,就遇到八八水災,冷漠無情的救災表現,民調不斷掉落。
2009年 10月當選黨主席,不料 12月三合一縣市長及議員選舉就吞敗選,長此下去將危及五都及 2012年總統連任選戰,金溥聰只能結束自我流放,復出擔任國民黨秘書長。當馬英九發佈該項任命時,許多黨員還不知道金溥聰是否為黨員,驚訝的互問說:「金溥聰是黨員嗎?」

從此圍繞馬英九核心募僚,大抵出自金溥聰安排。
馬金的特殊性關係尚不止此, 2012年總統選舉,金溥聰特意在民進黨總統候選人蔡英文 2011年 9月訪美前,搶先到美國攪局,這段被蔡英文批評說:「刻意挑這個時候訪美,將島內選戰延伸到美國。」這次攪局,名義上是立法院副院長曾永權領隊,結果一到美國,曾永權反成跟班,由馬英九競選辦公室執行長,非官職的金溥聰,領隊拜訪美國官方,發號施命,讓人清楚掌權是金溥聰,搶先蔡英文向美方及僑胞說明政策,奪取蔡英文美國發言權。佔了蔡英文版面,使蔡英文美國之行失望收場。

金溥聰表面無官職,卻能「三千寵愛在一身」,曾永權甘願跟班,若沒有馬英九特殊性關係,誰能致之。
華夏經緯網黃楊在《民進黨為何對金溥聰捉狂?》一文,提出中肯評論說:
「蔡英文和民進黨精心籌畫多時,本想利用美國這個舞台粉墨登場,出口轉內銷,催熱仍然冷冷清清的選情。現在金溥聰快一步霸佔同一舞台鬧場搶鏡頭,令蔡英文之行頓時失焦,無法獨享鎂光燈的照耀,甚至要向美國,向僑民說明的政策,也被金溥聰搶了先機,奪了話語權,民進黨不恨得牙癢癢才怪。」
又說:

「金溥聰此行擺明的就是去搗蛋的,他說什麼話其實並不重要,他此行能打掉蔡英文多少戰鬥力才是重點。他可以動作儘量大,說話儘量誇張,只要能擠掉蔡英文版面,就是成功了。如果蔡英文不理他,等於讓出戰場,先輸一陣;一旦蔡英文出面回應,又變成上駟對下駟,輸人又輸陣。別忘了國民黨是馬英九和吳敦義在選,馬吳還沒出手?」

等到馬英九連任成功, 9月謠傳金溥聰須為馬英九涉貪預留後路,任命金溥聰為駐美大使赴美交涉政治庇護。
事實上,這個任命後來發生張顯耀匪諜案,才知是馬英九期待中國習近平上台前,有人安排「馬習會」,
希望透過金溥聰讓美國了解,同時與中國駐美大使交涉的一項任命。

金溥聰赴美,正是馬英九民調低迷,風雨飄渺之際,不放心馬英九施政,金溥聰安排眼線總統府副秘書長羅志強,凡事必向金溥聰報告。
這是2013年9月馬英九聯合黃世銘、羅志強等人,發動剷除王金平的「馬王鬥」,被說成是金溥聰從美國操控原因,羅志強不得不下台負責。

果然沒有金溥聰的馬英九,民調直直落,年代電視民調只賸 9%,2014年九合一選情不利國民黨,金溥聰在馬英九困難時,毅然回台擔任國安會秘書長,親自掌控情治八大機構。更增添世人馬金一體的認知,而金溥聰違憲越權視察國安局、調查局、警政署等情治單位,也予人情治治國,且想藉情治控制選情的聯想,大受輿論撻伐與批評。

為平息輿論,馬英九7月3日利用「興誼之旅」,在薩爾瓦多與隨行記者茶敘,金溥聰默默坐在一旁,馬英九積極出面替金溥聰解圍。
結果愈解釋愈啟人疑竇,豈有總統拼命為下屬澄清,越描越黑,風傳媒雜誌黃創夏以「馬英九才是金溥聰幕僚長?」諷剌。
新新聞雜誌陳文勝則以「金溥聰讓總統變成秘書長的秘書」一文,談到金溥聰為何會被形容為「太上閣揆」原因,內容中肯,值得引用。
他說:
「對馬英九來說,金溥聰不只是交情深厚的好友,更是不可或缺的『權力夥伴』。
沒有金的襄贊協助,面對龐雜的政務、黨務,以馬孤僻的性格、著重細節的風格,恐怕早已超出能耐,肯定比現在更糟。
金溥聰一直在幕後操刀,曾被形容為『地下總統』、『總管』、『大內高手』,金總是大聲喊冤,強調只是奉行『角色主義』,
金溥聰的口頭禪:『是我的帳,我一定認;不是我的帳,不要算到我頭上。』
話雖如此,可是一遇到馬英九有事,依然會神秘地、低調地,表面什麼都不管,其實什麼都管。

沈富雄2008年被馬英九提名監察院副院長,自爆當年原本是提名他當監察院長,後來金溥聰約他喝咖啡、馬來電致歉。
才知金溥聰才是當年監委提名的『角色』。
政壇人士透露,馬英九執政的這些年,金溥聰事情、扮演角色,展現的強勢和能力,擁有的『人事權』,都是超乎外界想像。

馬當總統以來與金溥聰之間,形成的『權力夥伴關係』,其實就是北市府模式的複製與升級版。
馬英九站在第一線亮相,金溥聰負責打通媒體包裝形象;
馬出狀況,金死命救火掩護讓馬全身而退;
馬要選黨主席,金負責背後操盤打擊對手;
馬要選總統,金還是操盤主導一切;
馬專心在外面當表演者,金負責後勤支援,兩人累積深厚革命情感。

金溥聰非常善於媒體操作,當年馬英九挑選蕭萬長當副手,就先為蕭萬長『造神』,說蕭萬長是萬中一選的財經『總設計師』,台灣經濟在他帶領下,就會鵬程萬里。聯合報批露,當國民黨榮譽主席連戰和主席吳伯雄,都還不知道馬英九要挑蕭萬長做副手,電視已播出『運將一句話,促老蕭復出』,馬蕭配報導。

這個傳奇『計程車司機勸進』故事是這樣~~
-------------
「當蕭萬長為了要不要搭配馬英九當副手,在馬路上陷入天人交戰,
散步沉思時,路旁有輛計程車突然搖下車窗,司機拉開嗓門叫住他:『蕭仔!』
又大聲說:『蕭仔你要出來啦!七年前我給阿扁騙去,現在生意愈來愈壞,你要出來救台灣啊!』。
計程車司機的話讓蕭萬長非常震動,感覺『冥冥中自有天意』。
心中就作了決定,回家告訴老婆『現在不做,以後會後悔』,
描述馬英九愛才若渴,蕭萬長是他「三顧茅蘆」為改善台灣經濟,請出來人才。這是金溥聰典型包裝與操作手法。
馬英九對金溥聰文宣操作能力深信不疑,從不假手他人。

果然,2008年馬政府上台,高度重視『媒體』單位,包括行政院新聞局、官媒中央社、央廣等進駐人馬,全部都由金溥聰指派或有深厚淵源。
使得官媒幾乎變成『馬團隊』禁臠,獨立性流失,變成政治傳聲筒;
2014年7月新新聞雜誌報導,金溥聰的媒體地位,有人私下感嘆,『比民進黨執政時期還要誇張!』
當時,藍營人士對金溥聰擁有這麼大『人事權』感到訝異,更對完全不顧黨內平衡,只給「自己人」的作風,直呼簡直是前所未有。
馬當上總統,金宣示『不入府、不入閣』,根本是無法落實的承諾,因為馬對他的依賴太深。
馬要組新政府,金幫忙推薦閣員,與金淵源深厚的前政大校長鄭瑞城當上教育部長,就是金的手筆。
馬提名監委,也要靠金溥聰私下去『喬』沈富雄,即使金當時什麼身分都不是。

馬金的共通點,就是自視甚高自成一格,喜歡在原本體系,另搞一個聽命自己的體系,凌駕原本的政務和黨務系統。
當馬英九受夠了黨務系統的掣肘,不惜撕毀承諾兼任黨主席,金溥聰的權力空間也進一步升級。
馬在 2009年 10月縣市長選舉中挫敗,開始任命金溥聰擔任黨秘書長,藍營人士一陣驚呼,馬金團隊開始進駐黨中央,國民黨也變成『秘書長制』。
金溥聰在馬英九支持下,以黨務改革為名,把黨的財務、人事收歸黨中央,也把提名權牢牢抓在手上,一切都是黨中央說了算,而黨中央就是馬金。
馬把權力交給『自己人』金溥聰,金的用人風格,則是愛用『自己人』的升級版。
金的用人習慣,就是找一批無經驗,願意乖乖聽話的小朋友或媒體人;
另外,就是找昔日的同學、同梯、同事、長官、學生,相當封閉狹隘。」

陳文勝說出「馬金體制」的用人原則。馬英九施政早已離不開金溥聰,即使金溥聰不在其位,馬英九仍得依賴,接著又說:
「金離開黨秘書長職務,緊接著就忙著替馬英九的總統連任鋪路,他在國民黨的影響力,並沒有因為離開而減少。
金再次扮演馬競選總部的操盤者角色,整個黨中央成為總部的下屬單位,黨營事業主管在總部穿梭,
黨務發言系統聽命於總部,總部位階高於黨部,幾乎等同於另立黨中央。

馬英九當總統、當黨主席,金溥聰等於是馬的全權代表。
政務、黨務系統被「凌駕」,私下抱怨不少,卻沒有人敢公開挑戰金的權威。
藍營人士透露,2011年國民黨不分區立委的名單,也是競選總部主導,黨中央毫無插手空間,
最後還是競選總部的幹部到黨中央來宣布名單,『真的有夠離譜!』

馬為了連任總統,決定更換副手,吳敦義最後出線,藍營內部盛傳,這也是金溥聰的大力推薦。
吳擔任閣揆期間,除了維持尊馬路線,對金更是高度尊重。
曾在政院擔任要職人士透露,『高層』不時提出人事上的建議,包括國營事業等大小職位、官方媒體等,吳都是照單全收。
吳的配合度高,替自己在政壇打開一片天。

馬當家,金替馬分憂解勞不遺餘力,煩人的人事布局安排,也大多由金分勞。
多年來,包括考監委員、內閣、國民黨縣市長、區域立委、不分區立委、國營事業職位、官媒,都有金『分憂解勞』的影子,
所擁有的人事主導權,可說是自兩蔣、李扁時代以來所罕見。」(見《金溥聰讓總統變成秘書長的秘書》,陳文勝著,新新聞週刊臉書)

馬金行事風格除了搞「小圈圈」,也習慣另立體系自成一格,凌駕現行體制。
等捉到權力,甚至不把「全國最高行政首長」放在眼裡。這就是金溥聰被稱為「太上閣揆」原因。
金溥聰以輔佐馬英九為名「管很大」,什麼都管,使得「閣揆」角色愈來愈不重要,最後只能當傀儡。
馬英九任內幾位閣魁,劉兆玄、吳敦義、陳沖,以及太陽花學運,什麼也不能決定的江宜樺,因處理不當,故被嘰為「庶務課長」。

事實上不只他,後來的毛治國,都是管不了「大事」的傀儡。
2015年9月21日毛治國在立院質詢,被民進黨立委何欣純問到,對於中國正式使用電子卡式台胞證如何因應?
不料毛治國卻答稱:「我是看報才知道。」又問:「完全沒有因應措施?」
答稱:「知道它要實施了。」國民黨曾做中國亡國奴,不知亡國痛,這麼重要且悠關國格的事,竟看報才知道,毫無對應之道。
氣得何欣純大罵:「真的為台灣人民覺得很可憐、很悲哀!」

金溥聰干政,權力愈大當然批評愈多,馬英九施政無能,對金溥聰不利傳聞很多,金溥聰總是採取以訟止訟,
統計從 2005年七次民事、二次刑事,除控告藍世聰的民事訴訟,獲判20萬元賠償,其餘全部敗訴。
2014年名政論家南方朔也批評金溥聰馬,利用馬英九過境美國機會與金溥聰會面,設計鬥爭王金平的「滅王計畫」,
以及指控陸委會副主委張顯耀為共諜的「匪諜案」,這些指控後來經過訴訟,金溥聰都吞敗訴。

2015年九合一選戰失敗,金溥聰在全國批評下,以健康理由請辭國安會秘書長,4月偕全家到日本散心。
不料 6月,卻悄稍的接受總統府資政一職,暗中指揮馬金體制, 7月 2日假藉全家赴美直到8月中旬回台,任職資政才被媒體發覺,對外報導。
對於已任職資政,為何還到美國,目的為何?引起台灣很多猜疑,有人說是為馬英九安全下樁佈局,真的嗎?

 


李政隆台灣史研究室 Copyright © 2001-2018 轉載請先告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