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3 劉兆玄內閣

馬英九獨栽思維加上弊案,影響馬英九佈局。
從犯罪心理學分析,犯罪或持續犯罪者執政,必偏重弊案被揭露的防範佈署。
最好的辦法就是獨栽專制。獨栽者把持軍警特,使人不敢揭弊,即使揭弊也能運用司法工具成為無罪。
進一步透過立法院修改法條,監察院成為爪牙機構,未雨綢謬,讓解釋法律的大法官都成為屬下,聽命行事,事先為弊案架構無罪依據。

2015年馬英九涉入巨蛋弊案,被台北市政府以圖利罪移送,發現圖利罪早已在 2011年 11月被修正:
「對於非主管或監督之事務,明知違背法令,利用職權機會或身份圖利自己或其他私人之不法利益,因而獲得利益者。」
根據新修正的法律,公務員必須獲得利益才能算為圖利罪,
而馬英九與遠雄簽約,建設還在進行,只能算圖利未遂,不能以圖利罪認定,柯文哲不小心中計。

牽涉修法就需立法院。為了掌控立法院,馬英九須控制國民黨,達到以黨管控國會目的。
台灣立委固是各地選舉產生,各地選舉不外藍綠陣營攻略,非藍即綠,私下參選者能被選上機會很小,所以政黨推薦成為捷徑。
要得到政黨推薦,須聽話在國會為黨政策護航,最重要是得到黨中央的認同和推舉,黨主席更是提名關鍵。
所以馬英九一當選總統,為了掌控國會,一反選前不兼黨主席承諾,立刻要求吳伯雄主席下台,讓自己重返黨主席。

馬英九當選總統掌控行政院,比起台北市政複雜很多。除行政院部門、國營事業以及假公益成立的基金會。
龐大組織,除可安插台北市政府移出,馬團隊核心人事,黨務人員,統派戰友及過去組織「319槍擊案真相調查」有功人員,
同時還須為連任競選做準備,酬庸有選戰能力的地方派系,招幕財經學者,改善國家經濟。
在此思維,聘請東吳大學校長,也是長期國民黨智庫副董事長,連戰人馬的劉兆玄出來組閣,同時聘請智庫執行長,有財經專長的邱正雄為副院長,組成行政院。

劉兆玄,1943年出生湖南衡陽市,曾以筆名上官鼎寫過多本武俠小說,父親劉國運空軍上將。
父親早逝,留下眷舍 2002年改建除自用,曾遭民進黨羅文嘉檢舉,多出眷舍均以低價配售夏灜洲、伍世文、陳體端、姜旭頤、林明哲、李大元、劉鴻鳴、王蘊申、許順泰、萬尚俊、宋大偉、陸小榮、洪文波、張行宇 ....... 等人,故被視為特權之後。

劉兆玄戰後隨雙親移居台灣,留學加拿大取得化學博士,歷任清華及東吳大學校長。
1991年清大校長期間,發生歷史所學生廖偉程拜訪史明,籌組《台灣人四百年史》讀書會。
這件學術界極自然的讀書會,想不到引起警總注意,清晨闖進校舍將他帶走,依《懲治判亂條例》求處「死刑」。
輿論譁然,劉兆玄以清大校長出面抗議,強硬作風凸顯學術自由、不畏權勢風格曾藯為教育界美談。

劉兆玄內閣較引人注目,不再延續從黨務人才提拔行政官員,馬英九以台北市政府李述德等舊屬,馬英九高中或大學同學沈呂巡、蘇永欽等被稱為「馬友友」親信,「319槍擊案委員」陳肇敏、王清峰等,馬英九就讀台大時或美國留學,以及參與釣魚台運動的「愛國聯盟」薛香川等親信,混雜以國民黨智庫以及台大學者組成內閣,表面形象清新,符合人民期待。
事實上,許多閣員品性不良,像財政部長李述德,台北市財政局長任內涉入台北市五大弊案。

馬團隊財經核心,出任經濟部長尹啟銘也是個沒有誠信,油腔滑調小人,2008年選前說台股會上2萬點,7月發現不能,
尹啟銘竟說:「上任前說台股上 2萬點,是開玩笑的話。」
對於 633等「馬上好」政見,尹啟銘說:「馬上好,不過就是競選口號!」
馬英九從台北市長躍進總統府,行政空間更是寬廣。
表面學者治國,實則像薛香川等「愛國聯盟」統派人士,這些人沒有行政歷練,操作中國情節,學歷高自視也高,嚴重族群意識,很容易陷入自以為是的政治判斷偏離民意,成為拖跨馬政府的內閣。果然劉兆玄上台不到半年,就因濫發消費券,尹啟銘失言,薛香川則在 2008年美國金融風暴中,台灣成為全世界股市下跌,跌得最兇國家,在立法院被質詢,竟然不思檢討辯稱:「神仙來都不會做得比現在好」。
又說:「假如政府沒有拿出對策,股市一定跌得更兇。」

劉兆玄和薛香川在立法院不當說詞,被立委羅淑蕾批評說:「好像人家講的鼻孔長在半空中,眼睛長在頭頂上,活在神仙世界,不是活在人間。」
2008年7月羅淑蕾再度批評馬英九、蕭萬長和劉兆玄三人,忽略人民感受說:「以前人家叫你們『九萬兆』,現在叫你們『馬長瘤』啦!」
劉兆玄治國能力差,屋漏偏逢連夜雨,就在朝野不滿,偏又發生中國毒奶粉事件,恰巧海協會長陳雲林來台,劉兆玄以高於外國元首規格接待,
對中國卑恭曲膝,引起民眾不滿,不准百性拿國旗,警察當眾沒收國旗並折斷,嚴重違反人身安全與言論自由。
卻允許中華統一促進黨,舉著五星旗迎接陳雲林車隊。
這些媚中作為更是激怒民眾,包圍陳雲林開會的晶華酒店,警方出動千名鎮暴部隊,終而爆發肢體衝突。

劉兆玄政績差,要求下台呼聲四起,事實上劉兆玄內閣全是馬英九欽點,劉兆玄只是傀儡,俗語說「有功無賞,打破當賠」,劉兆玄雖然貴為行政院長,然而馬英九需要的並非人才,而是願頂罪的「余文」,這種角色平常應付政務,做「太平官」尚無問題,一旦遇到重大事件,像 2009年八八水災,造成重大傷亡慘劇,劉兆玄卻能無感地外出剪頭髪。
反讓馬英九坐鎮救災中心,不只暴露劉兆玄組閣,其實還是馬英九指揮和操作,所以水災發生,劉兆玄就必須像余文般負責下台。

馬英九總統任內,內閣從劉兆玄、吳敦義、陳沖、江宜樺和毛治國,歷經五位閣魁,這些閣員,除了台北市舊官僚升任,像財政部長李述德、環保署長沈世宏、警政署長王罩鈞。
許多是掛名學者「馬友友」,像教育部長鄭瑞成、交通部長毛治國、經建會主委陳添枝、研考會主委江宜樺。
還有國民黨智庫出身的蔡勳雄,愛國聯盟成員薛香川以及統派的朱雲鵬等人,當中還有一個傳說叫「仁社」的神秘團體,運作在馬英九政府當中。
2010年6月自由時報記者歐祥義報導,馬總統就是「仁社」成員,總統府立刻出面否認,說馬總統從來不知道「仁社」,更不曾參與仁社組織。
「仁社」有二說,中國百度認為源起青幫,與恒忠二社並稱青幫三社,為上海警備司令楊虎、黑幫黃金榮老師張仁奎創設,1935年5月上海註冊,社員皆屬外省高官和將領。

另有一說是一次大戰後,九位留美哥倫比亞學生共同組成,其中成員鄧萃英 1949年來台,成為台灣仁社由來。
仁社所以有名不只秘密組織,社員間以特殊手勢分辦身份,而且掌控台灣經濟人脈,台塑王永慶在台發跡,就是與趙廷箴合作結果,趙廷箴利用仁社人脈,以黃金餽贈展開官商關係,才有日後台塑發跡,換言之,這是一個掌控台灣經濟,保護外省權貴在台利益的團體。
台灣人如王永慶的台朔集團,如無他們幫忙,也是無法翻身。

仁社自始掌控台灣經濟,這些人馬據說有嚴家淦、尹仲容、陶聲洋、張茲闓、李國鼎、孫運璿、張光世、趙耀東、費驊、錢純、張繼正、徐立德、錢復、楊世緘、劉兆玄、孫震、蔣彥士、謝森中、徐賢修、黎昌意、李高朝、黃鎮台、張隆盛、邵玉銘、劉泰英、郝龍斌、胡定吾 ....等人。(四五三)

「仁社」這個組織,說得明白一點,是個外省權貴組織,國民黨退居台灣不知檢討,反將自己視為權貴,學習滿清入關將整個中國視為禁臠。
國民黨來台亦是如此,自比來台殖民統治台灣,予取予求,視台灣百姓如芻狗,兩蔣白色統治,台灣人不敢吭聲,凡是他們想要的東西必能要到。
許多人以為台灣所以成為亞洲四小龍之首,主要功勞出於蔣經國的十大建設,這是偏差觀念。

台灣的繁榮,不可否認兩蔣貢獻,卻是根植於日本戰前建設,台灣直到目前,不管戶政、地政、台電或水利等基礎設施,都是日治時期留下的建設,國民黨是個紈袴政權,不懂建設卻愛攬功,以日本建設擁為功勞,靠著洗腦使三○年代以後出生的人,相信台灣的繁榮都是國民黨作為,得以在八○年代讓台灣站上亞洲四小龍之首。而國民黨五○年代來台的建設,應該看五十年後,台灣在雙禧年後經濟走向沒落,除了十大建設和新竹科學園區,台灣自豪的經濟,早快就被落後的東南亞國家趕上。

這群自傲不懂建設的國民黨權貴,為保有殖民剝削地位,居於個人能力有限,知道依靠組織。
所以說世上若有「仁社」,必是一個以剝削台灣人為目的權貴組織,若是國家的行政系統委由這樣的集團治理,試問台灣政治豈會有前途。
這是媒體將馬英九和金溥聰說是「仁社」成員,總統府立刻出面否認原因。

馬金否認為仁社成員,然而馬英九任命的行政院長劉兆玄、陳沖,毛治國甚至後來成為交通幫代名詞的張家祝、葉框時據說也是仁社出身,曾有媒體人士說出:「幾年下來,不論管國道、公路、機場、港口、高鐵、和捷運核心人物都出自仁社,這恐怕非福國利民所能解釋了。」(《張家祝求去來自仁社內鬥》二火著,2014年8月11日)

「仁社」位居政府要津,自然吸引財團,相傳大同林挺生、和桐陳武雄、中橡吳丁凱、台灣石化吳澄清、遠東紡織徐旭東等人後來也入會。
2015年1月底報導,擁有香港 TVBS 26%股權的王雪紅,以利茂、德恩和連信宗三家公司代表人費宗浩,經由TVBS總經理張孝威,也是費宗浩表兄弟出面買下香港 TVBS53%股權,使TVBS成為王雪紅可操控媒體。
王雪紅與費宗浩關係,可回朔到王永慶與仁社趙廷箴、費驊關係,都說明「仁社」在台灣掌控台灣經濟的無形地位。

馬英九的行政部署有意弱化國民黨。原因是馬英九市長任內,涉及多起弊案,雖不為人知,自己心知肚明,防範未然,就需改變兩蔣「以黨領政」政治體制,國民黨來台七十多年雖是陳腐,人才卻是濟集,特別講究倫理,絕非主席可以為所欲為,在滿足個人野心及掩護弊案,知道的人愈少愈好,故排除黨部參與,成為馬英九的行政安排。

行政院掌握全國資源,不只行政權也影響民間企業發展。
馬英九第一任總統有連任壓力,行政作為不敢造次,只透過行政院經營軍警特和司法干預。等到連任,已無約束。
行政院如同缷用,院長只能以傀儡形容。
 


李政隆台灣史研究室 Copyright © 2001-2018 轉載請先告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