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7 圖利財團

馬英九圖利財團市長任內行之有年,當上總統駕輕就熟。
知道利用法律變更,打著《促進產業升級條例》就可將台北市精華土地送給財團,利用《大眾捷運法》規定,就可以捷運聯開案,擴大徵收土地,美河市以聯開名義,徵收地主超過一萬九千多坪,廉售日勝生賺取超過數百億元鈔票。

台北市長都可隨意變更法律圖利財團,何況總統。藉由立法院通過《產業創新條例》規避土地法,任意將國有甚至國有土地,要送給誰就送誰。
南港202兵工廠,被稱為「台北肺葉」,差點以租轉售送給鴻海做「鴻海總部新市鎮」。幸好環保及藝文界人士張曉風等人及時搶救,才倖免於難。

台北市長柯文哲上任,追查馬郝前市長留下的大巨蛋、富邦文創、美河案、鴻海三創園區、火車站前交九案等「五大弊案」,被稱為官商勾結傑作,圖利財團雖被指證歷歷,柯文哲對外還稱:「程序合法,社會觀感不佳」。原來台灣社會,任何人只要當上首長,都可使用手段修改法律,讓政府扮演強盜,強搶民財,事後都可辯稱合法。那麼蔣介石時代搶來的黨財,不也是依法有據嗎?為什麼蔣介石搶來的財產,那時的法律現在都說不合法,而馬英九搶來的財產就變合法。原來台灣不敢清算活著的強人。

有人說柯文哲為了威信,強拆忠孝東路公車道,再拆貧窮人違建,為蠅頭小利在小巷畫停車格跟市民搶錢,看在內行人眼裏儘是笑話,有人學杜月笙問柯文哲,是否可學蔣經國上海事件,拆郝伯村蓋在馬路上的違建,如果可以,才足以顯示權勢。否則你也不過是狐假虎威的犬類,只敢欺負台灣人同類。

馬英九任內圖利財團,罄竹難書,行政院主計處 2013年繳稅戶數 830萬戶,最高家庭 5%,年平均所得為 437.3萬元,與最低 5%每戶所得 4.4萬元相差99.36倍。貧富懸殊現象,全世界僅次於美國,比法國、英國、日本還嚴重。這是馬英九傑作。

馬英九一就任,剛巧發生 2008年金融海潚,在副總統蕭萬長建議,企圖吸收海外資金回台,開始實施富人減稅,調降遺贈稅從 60%降至 10%,調降營業稅從 25%降到 17%。而降遺贈稅和營業稅,固然吸引資金回台,因缺乏政府有效規畫和導引,讓資金建設台灣或轉向工業,讓產業升級。
反讓游資,被引導炒作房地產,拉大台灣貧富懸殊差距。
可以說,台灣房地產從馬英九上台開始飆漲,直到 2014年底仍居高價。

就舉台北市「帝寶」豪宅為例,從每坪85萬元漲到300多萬元,漲幅驚人,住在裏面非富即貴,國民黨榮譽主席連戰、賣偽藥的連惠心、詐騙天然食材的胖達人,其經營者也是代言人歌星小S,以及最令全國噴血,巨富還為小利賣黑心油,毒害全國的頂新魏家買了14戶,全都住在裏面。

不只北市豪宅,新北市像三重、新莊,也從原本每坪 15萬元漲到 50多萬元,全台房地產大漲。造成國人買不起房子窘境,為買一個窩,很多家庭背負巨大貸款債務,生活變得困苦。偏偏這時社會失業率高,特別是年青人薪資不漲反降。

馬英九圖利財團方式百百種,使用行政特權圖利的,苗栗大埔事件,就以擴大工業地徵收名目,強拆民間房屋,還發生逼死人事件。桃園航空城也是一樣,原來徵收範圍內,隨著首長換人,沒有吃到甜頭的,可以隨時變更計畫區,連計畫的飛機跑道也可以配合移動,前一任規畫東側起飛,下一任跑道就跑到西側。這種為謀財的都市計畫,幾乎成為國民黨縣市長樣榜,貪婪得令人厭惡,這是 2014年與 2016年國民黨敗選原因。

若要貼切形容馬英九,以兩岸仲介總統稱呼也不為過,為了急統,幾乎全面開放產業到中國,這些產業囊括項目極多,有汽車產業、石化業、機械業、紡織業、製鞋業等,還有高機密性電子產業,靠著台灣技術和人才,串起的電子紅色供應鏈,2015年成為足以影響台灣電子業存活的競爭產業。

商人無祖國,就舉兩岸吃香喝辣的紅頂商人,遠東集團徐旭東為例,上海幫徐有庠的二房長子,涉及的產業龐大,紡織起家,後來涉及水泥、百貨、石化、醫院、金融、觀光、運輸和電子等產業,屬於無商不奸型的商人。陳水扁時期,與太平洋建設公司章民強、章啟明父子、李恆隆產生 sogo百貨爭奪戰。這件以詭詐取得的經營權,奠定日後遠東的發展,徐旭東被爆拿著筆電,到總統府面見吳淑珍尋求援助。

馬英九執政整肅前朝,以為徐旭東為陳水扁金主,以捲入sogo案被特偵組約談,卻能取信馬英九反成為「馬友友」。而他的 sogo官司,也能轉敗為勝,原來高院刑事庭判決李恆隆違背章家委託,與遠東偽造增資臨時股東會議,經濟部商業司依照判例結果,栽定增資無效,撤銷 2002年 11月核准遠東增資太流變更登記。

同一件官司刑事判敗,可是到了民事,卻採取李恆隆說法,稱太流 60萬股份是其個人所有,雙方並無信託關係,主張股權取得是經章家在股東會簽呈讓售,臨時會有效,遠東徐旭東透過臨時會增資,取得 sogo經營權。

徐旭東就有這種能力,「錢能使鬼推磨」,讓違法或違約的事業存在,成立的遠東通電公司,投資高速公路電子收費系統,多少次違規又違法,甚至與高公局簽定e-tag,白紙黑字保證聘僱收費員,事後都是騙局,讓收費員只得上街、用激烈手段抗議,徐旭東奸商本質完全暴露。

高速公路電子收費,高公局為何一再圖利無良,違約欠款不還的遠通電公司,引起國人不滿發起拒買和退卡風潮,徐旭東不甘示弱上電視說:「不滿想退就退」,又說:「如果消費者不滿意,可以退用,但他退了以後我請問,他怎麼上高速公路?不過你喜歡退你就退。」
高速公路彷彿私人蓋的,使用人都要繳過路費,這種特權誰能保證沒有黑暗面?
故遠通一再出事結果沒事,因為「馬友友」。

他被視為企業界無良商人,只要有錢賺都會插一手。馬英九實施油電雙漲,帶動物價上漲,人民生活困苦,要求公佈電價公式,台電在輿論壓力下說要公佈,結果失信,徐旭東公開站出來責備台電說:「台電電價被寵壞了」。結果發現他投資的「嘉惠電廠」,每度以 3.65元賣給台電,是帶動電價漲價原因之一。

徐旭東只是案例之一,圖利財團原非壞事,「君子受財,取之有道」,偏偏馬英九執政,這樣的商人很少,個個心狠手辣,台灣商業界從原本善良諄樸,轉向投機奸詐,失去商德,使得台灣生意充滿危機。

缺乏商德,最有名案例就是食安,用餿水油和地溝油混充食物油,嚴重影響國人健康,使台灣癌症和洗腎病人高居世界之冠。這種蠅頭小利,想不到中國賣「康師傅」致富,財產累積千億元,馬英九「台商後援會副總會長」魏應充也參一腳,賣越南地溝油回台,成為全台罵翻的事,台商道德敗壞,可以無恥形容。

馬英九執政還有一個特點,就是工程造價驚人。高速公路第二高架,五股至楊梅路段,民進黨時代預算 448億元,馬英九接手,以環評未過為由重新規畫。2009年 11月動工,全長 40公里,花費 882億元,平均每公里造價 22.05億元比雪山隧道 19.38億元還貴,高公局解釋因為物價飛漲,以及縮短工期趕工導致高工價。這與平時解釋工資不漲反降,物價穩定說法完全不同。

可笑的是,五揚高架公路係由興建核四廠商的國登營造公司承包,不但創下中華民國有史以來造價最高的道路,且興建核四,竟有承包的廠商對外說:「只要核四一運轉,我立刻移民到海外」奇怪的話語。因為工程不安全,核四始終成為全國不敢運轉的擔心,反核四運動所以成功,工程低劣也是原因。

馬英九一味圖利財團,當然忽視勞工權益,根據統計,2007年陳水扁執政,台灣失業率為 3.92%,15歲到 29歲年青人失業率為 7.6%,
到了 2013年馬英九執政統計,失業率為 4.24%,而 20到 24歲青年失業率,2011為 12.7%,比日本 7.9%韓國 9.4%還高。
台灣青年人失業還繼續惡化,2013年竟然達到13%。
不幸的是,年青人不只失業嚴重,低薪成為宿命。

2015年9月23日【風傳媒】雜誌,發表《基本工資,台灣底層勞工的悲歌》,這樣形容當代勞工:
「當大眾在悲嘆薪資停滯,平均經常性薪資只有 38萬時,當社會新鮮人抱怨只能領 22K的低薪時,驀然回頭,卻發現台灣還有近 90萬人領取的是 20K的基本工資,或甚至不到 20K。」
又說:
「根據主計總處的調查資料,全台大概有 87.9萬人領工作的報酬低於基本工資,而且不同一般的印象中,以為這群低薪者是兼職者為主,這群月入 20K不到的勞工中,有 67%是全職就業者,而且有 36%低薪工作者與居住在生活費比較高的北部地區,甚至包括生活費最是貴森森的雙北,結果就是為了生活,只能身兼二職甚至數職。」

  


李政隆台灣史研究室 Copyright © 2001-2018 轉載請先告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