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8 台灣農民生計

馬英九關心農民,只有選舉時才會 Long-stay 關心一下,選後從不見到農家探視。
2010年 7月發生苗栗縣大埔農民問題,馬英九坐視不理,卻可以因幾位特定財團,缺乏私人飛機停機棚,願意將專屬國家元首特殊禮遇的空軍一號停機棚,下令協調讓出給財團使用。被專家學者批評,總統誤用人民給予的禮遇,也罔顧國家元首的維安需要。

如果總統這樣做,因為體恤百姓無話可說,卻是對財團百般苛護。當時社會發生兩件事,一件是上千大埔農民冒雨夜宿凱道,想面見總統陳情。而且雲林縣發生六輕大火,都未見總統講話,作什麼事。惹得民進黨發言人林右昌質詢總統說:「當大埔農民生計出現問題時,馬總統在那裏?」、「當六輕大火影響雲林數十萬百姓生命財產安全時,馬總統又指示協調了什麼?」。

馬英九一心急統,不管百姓死活,2010年6月在沒有任何評估下,與中國簽訂「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俗稱ECFA,開始以台灣農產品可以大量銷售中國,隱藏中國大陸農產品也可銷售台灣情資,單方面塑造中國可救台灣農民美夢。

2011年7月9日總統選戰開打,南部農村農作因豐收,量多下跌到不敷成本,農民生活慘不忍睹,總統探視高雄談論蕉農滯銷問題,蕉農誠實告知,馬英九卻說:「你怎麼不早對我說?」台灣農民反對簽署ECFA,讓中國農產品大舉來台,雪上加霜。逼得7月16日農民夜宿凱道,希望面見總統。

馬英九卻藉機南下探訪農民作秀。馬英九不關心ECFA農產品產銷問題,反以《國共論壇》吹噓已找到中國共產黨這個大救星,可以收購台灣農產品,結果全屬謊言,穀賤傷農,導致農民自殺身亡。對於南部農民哀聲,拍馬屁聞名的農委會主委陳武雄,還以 “果農笑了” 刊登廣告報告成果,馬英九誤以為真,於是在草屯宴請 2008年 Long-stay 助選時的老朋友,沒想到席間有位果農訴苦說:
「今年香焦、鳳梨價格低迷,香焦一公斤成本十元,中盤商交易只有兩元,賣就是賠,日子快過不下去。」
馬英九聽後又說一次:「怎麼沒有早點講?」

馬英九團隊治國口頭襌,是「看報才知道」或「看電視才知道」。
2015年9月行政院長毛治國在立法院,被問到中國使用卡式台胞證,這麼重要有關國安的事,毛治國竟回答:「看報才知道」,馬氏用語如出一轍。

面對農民不斷訴苦,陳武雄為保住烏紗帽,反咬幫助蕉農的民進黨立委開記者會,報導了才使中盤商壓低香蕉價格,反而害慘了農民。
至於農民宣稱一斤「二元」的香蕉,他說要從垃圾桶裏找才有,反批訴苦的農民。

這時恰巧有個山東省代表團來台,表示同情台灣蕉農,願意包下 500萬公斤成為美談,結果又是謊言。因盛產香蕉的海南島,也產生產銷失衡的暴跌現象,使台灣香蕉銷往中國,從去年 163萬公斤,跌到不到 10萬公斤。反而是日本銷售了 600萬公斤。

7月 21日馬英九到屏東視察香蕉產區,遇到女蕉農當面對他說:「前二天她的香焦才賣八元,只有總統來的時候才有十五元行情。」馬英九輕佻的回答說:「那我以後天天來好了!」想不到反被蕉農婦女反嗆:「官員講白賊!」

從以上蕉農事件,可以看出馬英九政府對農民的無感。只要選票不要照顧。為了照顧老農民,民進黨立委提議老農津貼,從 6千元增到 7千元,遭國民黨反對。然而該次會議卻又決議,從 7月 1日起軍公教加薪,每年預算多出 240億元,馬英九樂意支付。

馬英九對待台灣農民無情,直到第二任總統依然如此。2015年9月15日立法院國民黨團,將強力衝擊台灣農業與農民的《自由經濟示範區特別條例草案》逕付二讀。日前歐盟查獲中國太陽能產品,透過台灣自由貿易港轉運,偽報台灣產品,2015年 5月公告要對台灣太陽能產品展開反規避調查,若違規行為屬實,我國廠商會被納入原有反傾銷稅及平衡稅措施的實施範圍。

這個例子說明我們對自經區,將開放中國 830項農產品進入區內加工,再以台灣製造名義出口,對本土農業,甚至能源工業,勢將造成巨大衝擊。農業屬敏感性產業,各國政府均給予適度保護。日本、南韓等國家在自由貿易談判過程中,均對農業採取最大保護,不輕易退讓,也不會大刺刺的把農業列入自經區項目開放給外人經營。

台灣卻在未進入區域合作談判前,就主動將農業、能源產業納入自經區實施範圍,甘願掩飾中國做出違去行爲,不僅拿台灣辛苦建立的優良品牌,幫助中國生產品加工、加值出口,不僅削弱自己的農業生產品質,為中國作嫁,也削弱將來與其他國家進行自由貿易談判的籌碼,台灣若不自強,將成中國俎上肉。(四七○)

忽視料技產業發展
2007年馬英九卸任市長,疑曾收受「聯華山莊」科技大亨宣明智等 12人不當政治獻金 2億元,當選總統後,2008年 12月台灣 Dram,面臨韓國產業削價競爭頻臨破產,Dram跌到每顆 0.7美元谷底,台灣6家Dram產業,聯電、茂德、力晶、華邦、華亞科、南科瀕臨倒閉邊緣。唯恐Dram倒閉,帶動大量失業潮,引起社會動亂。馬英九以「不救DRAM,不配做台灣的總統」,要求經濟部立刻成立「Dram產業專業小組」,協助六家Dram產業再造。

負責執行的經濟部假戲真做,將現有業者晾在一旁,另找聯電副董事長宣智明,出資 300億元成立台灣新記憶體公司(TIMC),由宣明智出任董事長。
原本是扶持台灣 DRAM產業,宣智明反其道而行,對不支倒地的公司以極低價收購,這種以國家資金行「禿鷹」情事,竟在馬英九任內放任行之。

幸而景氣復甦,Dram價格回升,業者自救各奔東西,台灣新記憶體公司整併的事,經濟部不了了之。
事實上,台灣DRAM產業真的需要整併,可是一朝被蛇咬,沒有人敢相信政府,只能各憑本事接受市場考驗。
台灣資金有限,多數業者只能依賴外商技術或代工。許多人相信再過幾年,台灣終將被淘汰。
假設這種說法成真,毀掉台灣DRAM產業,真正的殺手就是馬英九和宣明智。

DRAM產業結局以茂德為例,各自打拼結果,過去四年虧損 850億元,債務 650億元,其中 572億元從台銀和合庫等公營銀行貸款,2008年馬英九說:「不救Dram,不配當總統。」國內銀行為討好馬政府,紛紛貸款給茂德公司,茂德就在政治主導經濟政策下,取得資金卻拒絕整併,三年後慘賠572億元,這些錢將來如何處理,還不是人民買單。(四七一)

馬英九扶持科技產業,考慮太多政治和個人因素,對於快速成長的科技產業,不能有效支持,坐視良機消逝,台灣反成產業落後者。
2013年第三方支付,台灣即使有健全網路系統,卻未能走在中國和美國前頭成為落後國家!尤其淘寶網在「1111光棍節」,單日締造 350億人民幣(約台幣1750億元)的網路奇蹟,較去年大增 83%,看好此龐大商機,網路名人詹宏志努力推動,終使得第三方支付專法踏出立法院。

由於商機龐大,除了金融業,也吸引非金融業的遊戲及電子商務加入,包含網路家庭的支付連、歐買尬的歐付寶、智冠的智付寶,及新同學網際威信的安心付等,都開始大舉搶市。雖然業者都說是為了給旗下會員更多的支付工具,但其實目標是瞄準大陸這塊大肥肉,希望能把大陸的商機複製到台灣,因此搶破頭投入,以搶得先機,也激勵相關概念股股價飆漲,其中網路家庭及商店街,最近都衝破200元新高價位,歐買尬更重新站回90元大關。(參照張旭宏文章)

台灣科技產業在馬英九無能主政,逐漸走向沒落只得出走。任何科技產業出走,並非單一事件,都會涉及整個產業移動,下游出走,牽動中游和上游產業集體出走,造成產業空洞的社會問題。近年來,台灣電子產業優勢,已在政府不重視下逐漸凋零。同時中國卻能利用此時,聘請台灣技術和人才,「晉才楚用」在中國政府鼓勵下,投入大量資金,快速建立「紅色供應鏈」。因與台灣產業重覆,成爲競爭,不但影響2015年出口量,產業園區放無薪假公司突然大增。

台灣科技產業沒落,阿里巴巴創辦人馬雲在「2014年兩岸企業鋒會」演講說出端倪:「阿里巴巴從成立到成為全球第6大市值,只花15年,這15年正是中國整體經濟、新創與網路事業發展最快時間,台灣的經濟、還有台灣的企業,在這15年中,不是沒進步,但相對卻是落後很多」。

又說:「台灣網路發展比中國早又快,電子商務發展早於中國,台灣的電子商務龍頭網路家庭,成立時間也早於阿里巴巴。現在網路家庭的市值約10億美元,不到阿里巴巴的『零頭』,阿里巴巴市值已達2613億美元。台灣現在才要搞第三方支付,銀行公會還要率團跑去中國『取經』,因為,中國已成為全球電子商務與金融系統的『先進國家』了。」

紅色供應鏈堀起,影響台灣科技產業,特別是台積電、聯電二家半導體大廠,成為中國覬覦目標。原本投資太陽能和固態照明兩家子公司的台基電,為了專心產業,2011年也切割了這兩家子公司。2013年11月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更是正式卸任執行長,交棒劉德音和魏哲家二位共同執行長,企圖以多人組織方式,來面對半導體競爭。至於是否應到中國投資,台基電對此表示沒有需要,也無計畫到中國設立 12吋廠。

然而晶圓代工大廠聯電看法不同,以2014年中國半導體內需規模已達世界第一,現階段自製比重仍低,實際進口總額高於進口石油,何況中國政府近期不斷提出許多政策,期能加速提升製造晶片比例,多管齊下扶持半導體產業,聯電認為是西進時候,2014年 10月董事會決議以參股方式,與中國廈門市人民政府、福建省電子信息集團合資設立12吋晶圓廠,總投資額62億美元,聯電規畫5年投資412億元,但需經投審會同意。

對於聯電擬投資中國,金融界權威黃天麟 2015年 1月 8日投書,質疑投審會,指責在歲末召開會議火速通過了13.5億美元,聯電投資中國廈門設立12吋晶圓廠,表示馬政府此一動作明顯配合中國的經建併台計畫,令人不齒。黃天麟文章寫到:

「或許『商人可以無祖國』,但做為政府的官員心中不能沒有台灣,馬政府的投審會在審理本案時,不能沒有意識到中國『國家集成電路發展綱要』五年內對台灣半導體產業之衝擊?及中國為何急著要成立福建自貿區,還大催油門要福建地方政府於一月底前掛牌?投審會有沒有要求聯電在台須有等同赴中的相對投資,如何追蹤,如何防止其食言?馬政府應該好好對國人說明,解釋清楚,因它毫無疑問會影響到台灣未來十幾年的台灣經濟,亦涉及到官員的忠誠問題。」又說:「馬政府這一決定,形同對台灣經濟吹送了寒風,去年太陽花學運帶來經濟氣息,亦將因此被摧殘枯萎,台灣2015年仍將脫離不了經濟的魔咒,這是馬政府『肥了富賈,瘦了百姓』另一弱台政策」。(四七二)
  


李政隆台灣史研究室 Copyright © 2001-2018 轉載請先告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