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 中國政策(下)

國共權貴以商逼政
「九二共識」是國共私下認知,2000年4月陸委會主委蘇起硬拗,1992年辜汪香港會談有「一個中國,各自表述」的九二共識,被陳水扁和李登輝兩位前總統否認。不料,2005年第一次連胡會,硬被胡錦濤使用在國共文書上。國共兩黨私下認知,等到馬英九上台,承認「九二共識」,轉換成為兩岸對「一個中國」認知的協議主軸。基本上雖說兩岸協議涉及台灣利益,談判對象卻被囿限國民黨。

國民黨承認,並非全民認知的「九二共識」。談判基礎原本薄弱,中國當然知道國民黨只是政黨不能代表全民,簽署的文書容易引起爭論。但在國民黨執政下,很容易轉換為政府文書。何況國民黨是個腐敗政黨,只要誘之以利,還有什麼不能出賣的。

「買台灣比打台灣容易」,所以兩岸交往就從「讓利」開始。並不是讓利於民,而是讓利國民黨內談判人員及權貴。由於擁有國民黨職有利於中國經商成為熱門,特別是中常委,統戰下經商中國更是便利,使得中常委選舉更是激烈,每逢選舉賄聲賄影從無改變,這也反應國民黨買票文化。

國民黨讓黨、政、商不分的人負責兩岸談判,海基會董事長江丙坤就是一例。江丙坤 1995年擔任經濟部長,決定由國發基金及中綱投資桂裕鋼鐵,同時讓兒子江俊德成立仲介桂裕鋼鐵買賣的德鎂實業。仲介期間發生許多弊端,譬如先驗收後訂購等違反招標過程,訂購後再以低價高賣,套取國營事業利益。桂裕鋼鐵 2000年 9月又被董事長謝裕民掏空 42億元,終以負債 102億元收場,幸而 2003年法院宣告重整,在新的董事長張景星和總經理黃清華努力下起死回生,改名中龍鋼鐵。

桂裕鋼鐵差點倒閉,卻豐富了德鎂財務,仗著江丙坤擔任國民黨副主席和立法院副院長,另外江丙坤妻子陳美惠成立乾坤投資公司,江俊德為董事,女兒為監事,開始搶進中國和香港做生意,兩岸三地,由江俊德兼職的董監事事業體共達十四多家。等到江丙坤被任命為海基會董事長,率團赴中國談判,更不知節制,變本加利繼續在中國做生意,讓人有「道德瑕疵」、「兩岸資訊不對等」,以及「談判還是出賣」等批評。江丙坤卻舉前海基會董事長辜振甫,台泥董事長為例硬拗辯護,人格更受質疑。

國民黨利用國共會談,大做中國生意的,許多是公務人員退休的,就像連戰的父親連震東,一貧如洗從中國返台,擔任台北洲接收主委開始,與兒子連戰兩代公務員,卻能在 2015年 2月中國《胡潤百富》公佈的全球富豪榜,以310億元排行第1911名。2005年中國公佈反分裂法,在美日以改變現狀抗議下,連戰以「和平之旅」訪問胡錦濤,以台灣立場轉移焦點,幫助胡錦濤解套,且啟動兩岸交流,連戰也非常識時務,內舉不避親,讓其兒子連勝文和女兒連惠心到中國做生意,連勝文創立的 Everstar公司,投資中國金衛醫療公司。連勝文在2014年參選台北市長,中國投資成為重要議題,被視為兩岸權貴後代,遭台灣人不恥而敗北。

所謂「上樑不正,下樑歪」國民黨從上到下,隨著兩岸會談大作生意,這個現象不限黨中央,包括中央或地方民意代表都樂在其中。2015年2月台南檢察署查辦台南市議長李全教賄選案。李全教留學美國,任職美國西門子公司,歸國投入選戰,以三任立委兼任國民黨中常委,游走兩岸。在中國廈門成立兩舉集團公司,從事媒介台灣水果、虱目魚等兩岸農產品買辦,從中獲利成為富豪。

2010年8月23日國台辦副主任鄭立中到學甲鎮公所,與當地魚民座談,允諾『契約養殖』,將中國人陌生且嫌「魚刺太多,有臭土味」的虱目魚,比市場貴十元價錢購買。負責採購的上海水產總經理唐文華無奈的說:「我們做這個事,是在國台辦要求下做的。」上海水產董事長顧問楊寶生也說:「我們估計要虧人民幣3000萬元」。因為虱目魚在2013年6月,被列為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ECFA)十八項降稅農產品之一,關稅從10%降為5%,中國進口台灣虱目魚,可清楚表態支持ECFA,又可落實「深入中南部」政策。

台南縣議員郭和元形容李全教利用中常委,搭起「兩岸農業產銷政經複合體」,利用中國介入台灣政治平台的機會致富,他說:「他是我們沿海的人,所以一些漁民、養殖戶都有前去找他,拜託他,因為他在那裏經營事業,和中國台商也好,一些台辦也好都很熟,透過這層關係,中常委身份比較方便,為漁民爭取很多福利。」段宜康因此批評李全教利用中國讓利致富,點名台南市虱目魚養殖協會理事長王文宗,也是該平台成員,說明中國藉ECFA深入台灣。

中國為何一再讓利,目標是將台灣經濟鎖進中國的「口袋戰術」,以讓利簽署「九二共識」認知的兩岸協議,等讓利多了,人民吃到甜頭,積存很多利益,就可成為誘餌,以此交換雙方簽署「一中原則」的「和平協議」。等到台灣真的簽下「和平協議」,台灣命運就如西藏,中國想要改變現狀,美日也是無可奈何,究竟是中國內政問題。

台灣做為美日第一島鏈同盟國,中國想以西藏問題解決,不是那麼容易,只是島內意見,根據二次大戰人民自決原則,仍會影響前途。台灣對於中國讓利,以商逼政的統戰似無感覺,在馬英九領導下,忘記了台灣依賴的是多邊貿易,反將自己鎖進中國設下的三角貿易。即是台灣、中國、以及台灣出口,中國加工的三角關係裏,賺取兩岸利益,將餅愈做愈小,改變台灣亞洲四小龍地位,變成什麼都不是窘境裏。

中國以商逼政成果浮出,維一令中國不安,則是萬一馬英九下台,口袋戰術無法持續。
2011年 11月馬英九民調低落,唯恐馬英九落選,蔡英文當選總統,第九次江陳會可能開不成。國台辦主任王毅出面強調,「九二共識」是江陳會的基礎,如果蔡英文當選不承認「九二共識」,那就沒有第九次江陳會,也就是說沒有讓利的協議了。

對於王毅喊話,台聯主席黃昆輝反駁說:「王毅的談話,就是要逼台灣人民接受『一個中國』的九二共識,中國的『九二共識』是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中國唯一合法的代表」。黃昆輝將「九二共識」視為「中國共識」,絕對不是「台灣共識」。對於王毅以沒有「九二共識」就沒有「江陳會」威脅台灣。黃昆輝表示:「這就是典型中國共產黨的嘴臉,說翻臉就翻臉,和中國共產黨談判,如果不依他就談不下去,這樣沒誠意的人,台灣能和他們往來嗎?」

等到馬英九連任,中國顧慮一掃而空。2012年8月江陳會在台北圓山飯店舉行,雙方簽署「兩岸投資保障和促進協議」和「兩岸海關合作協議」。強調今明兩年將全力推動服務貿易、貨品貿易及商談ECFA爭端解決協議。並指出「推動兩岸經濟『一體化』,已經是刻不容緩的選擇」。不過對中國想加快腳步,海基會副董事長高孔廉回應說:「服貿(ECFA)只是推動自由貿易區(FTA)之前的一步,而自由貿易區(FTA)距離「一體化」,還是非常遙遠。」

中國讓利為誘餌的「口袋戰術」,還有2013年兩岸首屆金證會會談,號稱成果超乎預期,金管會與大陸證監會,同意對台灣提供千億元人民幣額度的RQFII、推動(台)T股上市等6項大禮。不過金證會這項「利多」,至今「只聞樓梯響」,究其原因,兩岸政府決定金證會成果,須納入「兩岸服務貿易協議」。然而「兩岸服貿協議」至今還「卡」在立法完,除非「兩岸服貿協議」可以盡速闖關成功,兩岸證券利多永遠是個夢。

對於馬英九將所有雞蛋放在一中藍子,人民並不認同。台灣民眾支持台灣走向自由化、全球化與國際接軌,不讚成偏向中國。民意走向如此,主政者理應致力經濟國際化,降低中國化,特別是美國主導的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協定(TPP),正是我們應該力爭加入的區域經濟組織,以促進台灣經濟國際化目標。可惜,馬政府卻視而不見,熱中於將台灣經濟鎖進中國。

為了將台灣鎖進中國,中國開始封鎖台灣國際空間,不論是多邊的區域貿易組織,或雙邊的FTA亦然,同時磁吸台灣產業經濟,使台灣鎖進中國難以掙脫,馬英九執政之前的民進黨,對中國「口袋戰術」尚有作為,在美國協助下,與中國同時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還與中南美洲四友邦簽署FTA,與新加坡和紐西蘭的經貿也接近完成,可惜因為中國阻撓,皆未能簽署完成。

馬英九執政後,則以「先兩岸、後區域」唬弄國人,消極處理雙邊和多邊貿易,以為如此就可得到中國善意回應,不料只得到「台灣加入國際組織以前,必先經過中國同意」,以及將台灣改變稱號「中國台灣」,反而喪失了自主權地位。

對馬英九的中國政策,台灣經濟學者黃天麟,2014年1月在【自由廣場】發表文章說:「馬總統元旦發表『拼經濟』文告,第二天就直上火線主持『國際經貿策略小組』,指示各部會在七月底前,對加入TPP(跨太平洋經濟夥伴定)及RCEP(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提出具體計劃。他說『拼經濟』已經N次了,但說要拼TPP則是第一次,難道馬總統對加入TPP的態度有變?猶記得2011年11月初, APEC夏威夷年會, TPP成為年會焦點,加拿大、墨西哥、日本均表態將參與入會談判,馬總統則僅表示『政府將利用十年期間,積極創造加入TPP的條件』,時間表之設定,等於婉拒了此一組織。當時馬英九熱中的是,與中國連結的ECFA,及其後續的服貿協議。

之後,美日等國政要、智庫紛紛表達支持台灣加入TPP,認為是未來全球經濟政治戰略,中台美合作的重要一環。馬總統隨之也就把加入TPP的十年行程縮短為八年。但不管十年也好,八年也好,都是他卸任後的事,還揚言『服貿協議』及『自由經濟示範區』是為了將來加入TPP之前提。顯然『融中』是馬英九一貫的政經路線,為此不計毀譽,發動了九月的『鍘王計畫』,想藉此駕駁國會,以利服貿闖關。

服貿、貨貿、自經區以及 2010年的 ECFA都是『融中』的經濟路線,也是導致馬政府執政五年,越拼勞工越窮的禍首。現在大家疑惑的是,九月政爭之後,馬總統是不是一百八十度改變了立場?

請不要高興得太早,他已預留伏筆,在元旦冗長祝詞中強調,『服貿協議的拖延,已引起貿易伙伴與廠商的疑慮,嚴重影響他們和台灣簽署自由貿易協定的意願』,顯然他是有意以此要挾立院,趕快通過服貿做為政府推動加入TPP的條件。果不其然,次日就端出『民間參與 TPP與RECP聯盟』大菜。要不要加入,如何加入TPP是行政院職責,此時此刻再來一個似是民間,實則官方的推動組織,所為何來?顯然它是另一個『鍘王』計畫,硬的不行就用軟的,要在民間排山倒海動員台商、結合財團向立法院施壓,讓服貿早日過關,替年底的馬習會創造條件。換言之,『拼經濟』、『拼TPP』是幌子,『拼服貿』才是舞劍所志的『沛公』。國人能不慎防風暴之將至?」(四八○)

馬英九過度偏中經濟政策,引起全民反對,2014年 3 月 18終於引發年青人抗議的「太陽花學運」,使得兩岸服貿協議被卡在立法院。
須等立法院通過「兩岸監督協議條例」,再根據該辦法重審協議內容。對此負責對台統戰,中國政協主席俞正聲,2014年 4月對台灣訪客說出:「經濟與政治是不可分的,兩岸發展前提是『九二共識』,離開了前提,經濟發展就會出現波折、曲折和困難。」

美國前國務卿希拉蕊為了提醒台灣,在張志軍來台前,2014年 6月 26日接受《商業周刊》專訪,五度警告台灣與中國往來,正面臨轉捩點,她認為台灣必須權衡要對中國開放到什麼程度,因為一旦失去經濟獨立,將影響政治獨立的自主性。她說:「若依賴中國太深,這會讓你們變得脆弱(vulnerable)。」又說:「台灣要在與中國的合作中取得平衡,這對你們會愈來愈難,因為來自中國的要求會愈來愈多。」對於兩岸簽署協議,她說:「每當你們作決定時,無論是貿易協議或飛航協議,都得審慎檢視其預期結果,以及是否會有我們『始料未及』的後果。」

她舉烏克蘭為例,說明經濟過度依賴俄羅斯,就會造成烏克蘭分裂危機,因此告誡台灣說:
「現在你們得決定經濟對中國依賴程度,學到處理這段關係的能力,找到『到此為止,不能越界』的底線。」
又說:
「如果中國想要的更多,就會施壓。這會讓你們壓力罩頂,你們必須以台灣的長期利益權衡這些東西;沒有人可以幫你們決定。」
最後她又提醒台灣:
「我們不希望看到台灣的獨立被威脅或破壞,不希望看到台灣因為不公平的競爭而經濟重創,所以我們持續將台灣列為我們的優先順位。」

可惜的是,馬英九執意強推服貿協議,不論推動過程,遭到太陽花學運、社會共識、希拉蕊勸告,即使違反民意,都改變不了決心。希拉蕊警告後不久,馬英九則以:「我們可不可能對大陸經濟永遠不依賴?對不起,這做不到。」馬英九一再違反民意,使他民調長年只在 9%附近徘徊。2015年1月年終記者會推動自由經濟示範區,管中閔為表明立場不變,高呼自經區:「neverdies」。2015年1月29日引用陸游詩作辭職:「衣上征塵雜酒痕,遠遊無處不銷魂,此身合是詩人未?細雨騎驢入劍門」。以宋朝詩人陸游隱諭當局腐敗無能,空有壯志卻無有作為,餘缺由杜紫軍接任。

陸委會與國台辦主任張志軍 2015年 5月在金門舉辦「夏張會」,順便釋放了中方對於金門發展博奕的政策態度,他說:
「金門發展旅遊業應要有中、長期規畫,整合相關資源,打造旅遊回牌,要走正道,不要指望發展博奕業,否則小三通肯定是要關的!」
5月26日夏立言在立法院被質詢,夏立言說:
「張志軍當時是說,如果金門發展博奕,恐怕會影響小三通人員往來,並沒有說會『關閉小三通』」。

2015年 7月 1日八仙塵爆發生同時,中國人民代表大會,以 154票通過中國《新國安法》第 11條:「維護國家主權、統一和領土完整,是包括香港、澳門和台灣在內的『共同義務』。」台灣馬英九總統無出面抗議,僅由陸委會出面表達不滿。反而是香港律政司司長袁國強重申《國家安全法》,他說:「並非針對香港,不會適用於香港。也不會透過基本法第十八條加入附件三」。民進黨也以「台灣社會難以接受」回應,倒是前副總統呂透蓮稱:「中國新國安法,顯示拼吞台灣急迫感。」

英國廣播公司(BBC)評論說,該法其實是保障中國共產黨的「政權安全」。美國有限新聞網(CNN)則稱「看到該法範圍之廣,令人懷疑中國共產黨將要失去權力了。」

2015年 8月 6日張志軍說:「九二共識的核心意涵是大陸與台灣同屬一個中國。」
又說:
「堅持這一核心意涵,兩岸關係就可破浪前行,不會迷航。否則兩岸關係難免偏離航向,風雨飄搖,甚至觸礁擱淺。」
項莊舞劍,意在提醒 2016年總統大選。

 


李政隆台灣史研究室 Copyright © 2001-2018 轉載請先告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