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6 台灣外貿鎖進中國

面對世界瞬息變化的經濟問題,馬英九政府完全沒有遠見,全面看壞歐美和日本經濟,2008年8月蕭萬長接受中華經濟研究院邀請演講,他說:「未來數年,台灣勢必面對極為嚴酸的國際經濟情勢,馬政府只有在兩岸經貿政策上持續進行鬆綁,才能抵銷對歐美出口的萎縮。」他說:「此一政策是『未來幾年台灣要渡過難關的重要憑藉』。」

蕭萬長接著說:「台灣應善用兩岸經貿新局,對台灣經濟影響深遠的關鍵因素,就是兩岸關係的定位。」他舉香港為例說:「香港與中國簽訂經貿關係安排,以金融、物流、旅遊、工商業支援服務等,作出四大經濟支柱產業。」演講中再三說明「改善出口結構,才能維持台灣成長動能,不僅是製造業出口,更是加強服務業出口。」

台灣就在馬蕭偏見中,走向貿易依賴中國路線的胡同。「離美遠歐輕日投中」結果,就是走向中國低價勞工競爭,放棄產業升級。
根據財政部調查,2008年以後,台灣對中國貿易出口額增加了 25%,相對美日的出口總額減少 18%。
馬英九上任不到二年,2010年台灣貿易五大夥伴,就變成中國、日本、美國、歐盟和香港。
2015年 4月,光是中國和香港出口額,就佔台灣出口總額的40%。
大量與中國貿易結果,造成台灣失業問題嚴重,平均薪資倒退 16年前。
台灣原有的技術性產業,像電信網路等新興產業,被韓國、新加坡取代。
台灣對中國迷失,使台灣經濟不但沒有比以前好,反成為亞洲四小龍墊底。

美中爭強
中國經濟累積巨大的外匯存款,投資國防及軍備費必多。
中國得以在習近平擔任國家主席,發展成為亞洲大國。
雖然習近平掌權前夕發生薄熙來爭權內鬥,同時反貪腐期間,掃除了薄熙來、徐才厚、周永康和令計畫等「新四人幫」餘孽,直到2014年底才獲得成績。
直到國內政權底定,習近平秉持著「中國夢」和「憲法夢」開始對外發言。
2009年2月習近平以未來中國領導身份,訪問墨西哥出席當地華人聯誼會,曾埋怨地說:「在國際金融風暴中,中國能夠解決中國13億人口的吃飯問題,已經是對全人類最偉大的貢獻」,又說:「有些吃飽了沒事幹的外國人,對我們的事情指手劃腳。中國一不輸出革命,二不輸出飢餓和貧困,三不去折騰你們,還有什麼好說的」。

中國對協助解決國際金融風暴,的確有貢獻,習近平說出心中不滿,被中國網絡和新華社傳媒刋登,不過僅幾小時,消息立刻撤除,因為中國雖是大國,軍事猶是弱小。2008年美國金融風暴止息,中國居功不緯,以龐大內需建設和寬鬆貨幣政策擋住風暴,使美國金融風暴不致擴大傷及全球。然而事過境遷,在國際現實環境下,中國不能以此繳功,會引來大國企圖的輿論,這對中國以和平崛起會引起更多反作用力。

習近平在和平崛起過程中唯有忍耐。
2012年習近平接任黨內總書記,2013年接任國家主席和軍委會主委,開始以「中國夢」向世界展現實力,企圖與世界強國平起平坐。為達目的,針對國家領土像釣魚台主權與日本相爭。擴大南海領域規畫9段線,在9段線海域開鑿油井,與越南搶奪領海權。還在臨近菲律賓海域,構築人造填海島礁,引起全世界關注。

特別針對台灣,中國以九二共識迷惑台灣,中國的「九二共識」為「一個中國原則」,台灣的「九二共識」,馬英九對內解釋為「一中各表」。馬英九以騙術安定民心,然而卻讓世界誤以為:「台灣是中國一部份」,已獲得台灣承認。

為了不讓台灣被中國拼吞,美國在「一中原則」採用柔性解釋,以台灣地位未定論,否定台灣是個主權獨立國家。
特別是陳水扁時期,陳水扁被稱為「麻煩製造者」,預防陳水扁忽然以公投等手段宣佈台灣獨立,為消毒,搶先宣佈台灣不是主權獨立國家。

2007年 9月美國國安會主任韋德寧(Dennis Wilder)說:「美國在許多方面都很支持台灣,例如確保台灣在亞太經合會或世衛組織中受到適當的待遇,不過聯合國會員國需要國家資格,台灣或中華民國在國際社會都不是國家,美國政府立場,是中華民國多年來都是一個未解決,留待解決的議題」。
2008年9月 11日美國又對外宣稱,不承認台灣是個主權獨立國家,美國官員不能以「中華民國、中華民國政府」稱呼台灣,只能以「台灣」稱之。
美國在中國崛起,不願因為台灣獨立與中國為敵,同樣不願意台灣被中國拼吞。
2013年美國國務院發表《有效條約彚編》,美國不承認中華民國是一個國家或政府,美官方證實,台灣為美軍佔領中,台灣關係法為有效條約。
2013年 8月 26日美國國會發表,美國「一個中國」政策,台灣地位未定。
2014年 4月 5日美助卿罕見挺台灣自治,警告中國如想併吞台灣,必遭報復。

台灣戰略地位重要,不僅美國圍堵中國第一島鏈關鍵位置,扼住東海和南海咽喉,特別是日本與東南亞和歐洲海上往來門戶。
如遭中國侵入,不僅第一島鏈斷線,整個太平洋門戶洞開,中國海軍就可輕易進出太平洋,甚至危及美國西海岸被攻擊地步。

所以中國欲併吞台灣,必然引起美日反對,美中爭強,台灣成為美中競逐的指標,這是台灣雖小,在馬英九親中主政,削減國防和軍力,放棄台灣外交主權,台灣猶能佇立原因。為了達到對台併吞,中國設計「胡蘿葡和棒子」懷柔政策,以兩岸一家親為理由,誘引雙方簽署表面「讓利」,其實沒有中國點頭,一點利都沒有的「兩岸協議」,將台灣的經濟發展鎖進中國,達到「以商逼政」目的。

另外開始在經濟和軍事上,與美國爭雄。
2013年中國擬建設二條以中國為起點,直通德國和土耳其高速鐵路,經過地區屬經濟弱勢國家,建設需要大量貸款。
同時為求經濟抗衡美日,企圖以美國世界銀行,以及二戰後,日本成立亞洲開發銀行模式,成立以中國為中心的亞洲基礎建設投資銀行(AIIB),簡稱「亞投行」。

中國這種經濟競爭,當然為美日抵制。台灣雖有中國通知都低調處理。2015年3月24日馬英九政府還向美國表明不參加。
不料,原本支持美國抵制的英國突然宣佈加入,使得德國、法國、義大利、南韓和澳洲等國也隨著跟進。
在此情況,原本表明不參加的台灣,發生蕭萬長出席博鰲會議,握緊習近平的手45秒,表明參加立場。

3月30日馬英九立刻召開國安會議,臨時通知立委,在「亞投行」創始成員國截止最後一日,通過立法程序,以陸委會通報國台辦遞交參加意向書。由於遞交管道,層次過低,有損國格引來非議,最後在輿論下,始由財政部長張盛和以個人身份申請加入。台灣加入「亞投行」,整個作業馬英九一人決策,加上黑箱,從未經由社會參與討論,以喪失國格方式申請加入,終而引來台灣獨立團體、黑島青年等公民團體抗議, 3月 31日網路號召青年上總統府抗議。

2015年 6月 29日中國終於公佈「亞投行」章程,第二條關於投資成員資格,明定「不享有主權或無法對自身國際關係行為負責的申請方,應由對其國際關係行為負責的銀行成員同意,或代其向銀行提出加入申請」。表明「不把台灣當國家看」。陸委會發表聲明:「強調中華民國是主權獨立國家,相關規定絕對不適用於我方」。但財政部卻還傻傻的說,將爭取以亞銀身份申請加入,預估出資額為 3.75億美元,名稱以「中華台北」為底限,不接受亞銀「中國台北」名稱,這才暫停加入「亞投行」行動。

中國設立「亞投行」與美國爭雄,不只經濟也在軍事。根據評論家王美琇在【自由時報】發表《美國已經夢醒,台灣還在昏睡?》,說出2014年9月前AIT處長司徒文與70多位記者群聚紐約,討論:「美國媒體是否誤判中國情勢?」結論是肯定。他們咸認誤判中國,也發現習近平上台,很多事開始惡化,中國進行霸權擴張野心昭然若揭。開始清醒過來,美國的清醒不只媒體,還包括華府政界、智庫和研究中國長達四十年,奉命檢討美國到底被中國愚弄多少?著作《百年馬拉松》一書,資深戰略顧問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等人。

白邦瑞指出,中共鷹派向毛澤東以降的領導者建言,為報復百年恥辱,期盼2049年中共建黨一百週年,能取代美國成為全世界政治、經濟和軍事領袖的計畫,即謂「百年馬拉松」。因此從毛澤東到鄧小平,始終都以欺敵戰術掩藏企圖,再以哀兵姿態,祈求美國援助,他們哄騙美國政府提供技術、資金和政治支持,准許中國產品進入美國市場,為了不讓美國查覺中國宏大野心。他們說服美國保守派,把中國視為對付蘇聯夥伴,而非暗藏野心的專制國家。

白邦瑞從尼克森以來,從事美中研究和情報的重要推手,如今夢醒,他揭露美國從尼克森、福特、雷根到柯林頓總統,數十年間以國家力量,提供包括軍事、科技、太空、經濟和網際網路、網路作戰等全方位資源,協助中國壯大。美國萬萬沒想到,這隻養大的老虎,竟然開始反咬自己,他形容是「養虎為患」。

如今這隻老虎已經長大,開始對世界張牙舞爪,甚至對美國發動本土攻擊,包括網路攻擊和竊取軍事、商業機密等。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和CNN都曾因報導內容觸怒中國,遭中國政府發動網路攻擊對象。(四八五)2014年5月15日中共解放軍總參謀總長房峰輝訪美,與美國參謀首長聯席會主席鄧普西(Martin Dempsey),在五角大廈會面。房峰輝在記者會,為表達中國軍事實力,對中共在南海鑽油井引起越南抗議一事,表示:「這個井我們一定要打成。」讓站在越南立場的美國碰了一鼻子灰。

中國堀起,使得東海和南海成為世界火藥庫。2014年11月歐巴馬總統訪中,與習近平就雙方軍機在空中,船艦在海上,相互遭遇訂立準則。希望2015年9月習近平訪美前達成具體協議。為求此協議,中國解放軍副總參謀長王冠中,繼5月參謀總長房峰輝訪美後塵,6月抵達華府,出席美中戰略對話。
美國清醒,台灣戰略地位重要。2015年2月28日台灣參謀總長嚴德發訪問美國,受到與中國參媒總長相同待遇,與鄧普西主席及國防部高層官員會談,並探訪日本出生,將接替洛克里爾(Samuel J. LocklearⅢ)美軍太平洋艦隊司令的哈里斯(Harry B. Harris Jr.)會面。台灣近幾年,一直爭取參加多國的環太平洋軍演,也希望美國協助建造柴油潛艦。美國參議院也表達善意,6月18日通過國防預算,邀請台灣參與美國與盟邦舉行的「紅旗」軍演,並鼓勵參與「太平洋軍事演習(PIMPAC)」,也提出美台現役將領與國防高階官員,可進行交流互訪。至於協助造艦,美國也在謹慎評估。

美中爭雄中,台灣不只發生M503航線問題,且在參與「亞投行」問題,馬英九獨斷,使美國不悅,加上中國在南海舉辦「反介入軍演」,就是以攻擊台灣為假想,設法在攻擊時,讓美日雙方無法介入援助的軍事演習,美國為宣示台灣也是美日安保條約範圍。因此選在台灣參加亞投行的第二日,2015年4月1日,美國兩架航母配備的主力戰機F-18黃蜂號,以機械故障理由,捨棄飛回關島,要求降落台南空軍機場。隔日飛來一架 C130運輸機維修,直到4月3日下午兩架戰機才飛離台灣,藉此向中日台表明立場,特別警告馬英九勿偏中過甚。華盛頓郵報則出面宣稱,係向中國傳達信息。

美中雙方爭雄,日本「週刊現代」爆料得更露骨,原來日本首相安倍晉三,2015年 6月 1日在東京赤坂飯店與媒體餐敘,對於中日間,中國將日本自衛隊和美軍當做假想敵國,原本只是心知肚明不得公開的事。而安倍竟然在餐敘中,非公開表示:「安保法制就是以南海上的中國為對手,所以法案一旦提出,就一定得通過」。對於歐巴馬政府和美國國會,因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問題僵持不下,6月16日美國眾議院通過「貿易促進授權(TPA)」法案,對於 TPP無法過關,事後安倍也曾表現不滿的說:「歐巴馬到底在搞什麼?」

美國對台立場改變,影響台灣生態,過去傾中人士也開始改變立場。
2015年 6月台灣總統候選人蔡英文訪美,美國戰略暨國際研究中心(CSIS)研究員葛萊儀(Bonnie Glaser)說:「這一次『我猜』習近平的訊息會是,美國必須更積極確保兩岸關係穩定,為了維持兩岸關係,台灣下一任總統必須接受『九二共識』,更重要的是一個中國,而美國必須扮演為確保這個狀態發生的一個角色」。這段猜測習近平想法的話,卻被聯合報扭曲,以「葛萊儀:下任台灣總統,須接受九二共識」標題報導,遭到葛萊儀嚴重抗議,強調自己從未做過此評論,憤而表示考慮對聯合報提告。

蔡英文也訪問「棄台論」著名學者米爾斯海默(John Mearsheimer),結果他說出,他的意思不是美國應當拋棄台灣,而是說美國現在想保護台灣,是越來越困難了。他說:「台灣的台商,在 90年代大舉投資中國,幫中國把經濟發展起來,結果創造出一個大怪物,而中國的國力持續壯大,這才使美國要保護台灣,越來越困難。」總之「讓台灣如今面臨被中國吞併的危險責玍,有一部份,是台灣人自己造成的。」

蔡英文訪美後不久,2015年 7月 1日中國人大常委會通過「新版國安法」,其中第11條:「維護國家主權、統一和領土完整,是包括港澳同胞與台灣同胞在內的全體中國人民的共同義務」。消息傳來,台灣陸委會夏立言直斥中國此舉實在沒禮貌,批評說:「中國大陸任何片面的法律或片面作為,都不能改變兩岸的現實,中國大陸通過這個法,這是對我們很不禮貌的事情!」

夏立言發表嚴正聲明:「指大陸方面片面通過所謂的『國家安全法』,未正視兩岸分治現實及尊重台灣人民對維護台海現狀的堅持,不利於兩岸關係良性互動的發展。」朝野政黨、立委也都表示對中共新版國安法不能接受。台聯黨團總召賴振昌則以「中國通過國安法是『自我陶醉、癡人說夢話』相嘰」。

2015年 8月美國學者郝志堅(Dennis V. Hickey)撰文指出,美國當局已考慮並檢討對台關係,因為民進黨是否尋求獨立,會使美國陷入台海危機。他的話又被國民黨總統候選人洪秀柱解釋說,蔡英文訪美之行失敗。後來美國國務發言人柯比在華府記者會上,被問到郝志堅文章內容,是否意味著美國計畫重新檢討對台政策,柯比回答說:「沒有。」

就在9月「歐習會」召開前,為安撫台灣,9月14日美國前國安會亞太資深主任葛林表示,九月習近平訪問美,一定會提台灣問題,葛林提出台灣要堅守「三不建議」,即「不要有意外、不要片面改變現狀、不要享受白吃的午餐」,台灣應採取行動加入TPP。

他並對美國提出「三不」,即「不要選舉中選邊站、不要壓迫台灣人做不切實的政治承諾、不要違反對台6項保證」。這6項保證是對台軍售不要設下截止日期、不要軍售與中國協商、不在中國壓力下停止對台軍售、不要修改台灣關係法、美國不能施壓台灣與中國展開談判、美國不支持中國對台灣主權的主張。

同時在日本,美國支持的「新安保條約」9月通過日本國會。允許日本派兵赴海外作戰。曾是美國務卿賴斯(Condoleezza Rice)的政策顧問特文寧(Daniel Twining)指出:「中國飛快堀起,以軍事力量擴充海權,可能損及日本和區域的和平與繁榮,而美國對這個區域的日韓等國有安全承諾,『美國需要有力的盟友與美軍密切合作,以維擊區域安全,遏止衝突』。而日本早年制定各種法律時,沒料到今天北韓的飛彈及核武會危及日本,所以日本首相安倍晉三修法,符合美國利益,因為『使日本更有能力自衛,並與美國合作,以確保亞洲和平』。」

總之,中美爭雄已到可路人皆知境地,所以中國評論家余杰在《習近平為何懇求美國打壓台灣?》一文,直接說出習近平九月訪美目的,希望變更與美國平等地位的「新型大國關係」,挑戰二戰以後,以美國和西方主導的國際政治和經濟秩序。習近平在西雅圖演講時指出:「中美一旦陷入對抗和衝突,將引發全球災難,所以兩國必須加深彼此互信、減少猜疑」。結果對習近平提出「新型大國關係」,美國對此說仍嗤之以鼻,美國紐約時報以「習歐會成果未達預期,中美分歧難消」結論。

美國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希拉蕊,甚至在堆特媒體上發言,諷剌習近平說:「一面迫害女權主義者,一面卻在主持婦女權益峰會?可恥!」。美國國際戰略研究中心亞洲問題顧問邦妮.格拉澤(Bonnie S Glaser)也批評說:「習近平是一個極端民族主義者,極力要實現民族復興的『中國夢』,那怕這意味著破壞與美國的關係,以及中國與鄰國的關係。」

同時希望美國關照台灣問題,為「九二共識」背書。台灣問題早在習近平訪美前已被認知,故在歐習會前夕,美國安全顧問萊斯,就美中發表:「美中在台灣議題上坦誠交換議見,美國長久以來的立場未變,仍奉行立基於『三公報』和『台灣關係法』之上的政策。美國的根本利益,在於一個和平與隱定的兩岸關係,反對任何一方片面改變現況。但中國南海擴建人工島,擴建瞄準台灣飛彈、發行卡式台胞證,擅自畫定 M503航線,行文台灣地方警政機關,都是片面改變現狀。」簡單幾點,就對中國論述予以反駁。

這時美國終於發現,與中國談判不如展示實力,為了越南和菲律賓對領海和中國爭執,反對中國片面在南海建造人造海礁,2015年10月美國導彈驅逐艦拉森號進入中國南海人造島礁 12海哩巡航。 11月 7日「馬習會」在新加坡舉行前 2日,美國國防部長卡特(Ash Carter),結束東協防長會議,登上航空母艦「羅斯福號」,在南海執行任務,強調中國在南海的行為引發國際很多疑慮。

中國回應,反對打著航行自由旗號,卻推動南海軍事化行動,甚至挑釁他國主權和安全。
美國則以美軍航母在南海海域航行,並非新鮮事,數十年來都是如此,反而是南海上的大規模開發、建設軍事化島礁,才是新鮮事回應。
接著又在 11月 13日讓兩架 B-52轟炸機,緩慢飛過中國海島礁上空。
中美爭強結果,美國還是佔上風,台灣當然擔心,兩強相爭,台灣的夾心餅效應。

  


李政隆台灣史研究室 Copyright © 2001-2018 轉載請先告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