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3 頂新黑心油

台灣黑心油愈查愈大,幾乎知名食品公司幾乎涉入,有人形容台灣食品已喪失天良,這些黑心油廠商最令人震憾的就是曾涉入多氯聯苯事件的頂新製油工廠,1974年改名頂新遠走中國,後來靠著賣康師傅麵致富的彰化頂新公司。 2009年 12月在馬英九鮭魚返鄉號召下,挾著中國發財餘威, 2010年 7月回台發行存託憑證(TDR)。

頂新魏家委託永豐金證承銷,因中國市場引起搶購,頂新利用「承銷回饋金」及「圈購介紹費」等退佣手法,巴結國民黨要員,這些退佣金經壹週刊報導,有海基會董事長江丙坤、悠遊卡董事長連勝文等 261名黨政名人。

總計頂新利用TDR募資到 171億元,將 56億元匯到中國投資中國上海全家便利商店,其餘 94億用來買 101股權、掌控味全公司持股,並替味全償還貸款。再結合頂禾、能率兩家開發公司,買下三重工廠 1.583萬坪新燕土地,準備利用都市計劃變更為商業用地或住宅用地,大賺房地產,並回彰化永靖規畫康師傅文化園區,並以 1%自備款購買下14戶帝寶豪宅。

馬英九對頂新魏家回台投資深覺自豪,2012年競選連任,總統辯論交互詰問時,馬英九蔡英文:「民進黨執政時期,讓台灣必須經由香港才能往返大陸,使香港賺進大把鈔票」。馬自豪說:「在他執政後,不只鮭魚返鄉,還回來好幾條像頂新、旺旺這樣的鯨魚,被說是『包著糖衣的毒藥』,結果證明都是『對台灣有益的補藥』譏諷蔡英文連補藥、毒藥都分不清楚。

蔡英文反諷,所謂的「鮭魚回台」,卻是投入房地產,讓房價漲了好幾倍,而且還在漲,讓年青人都無法買房。這是香港經驗,香港與中國簽署ECFA後,馬上面臨炒房問題。這個結果在網路流傳發酵,2014年頂新發生黑心油事件,證明頂新不只是「毒鮭魚」,還是「毒鯨魚」,網友稱讚蔡英文真是「先知」。
頂新魏家回台,能在極短時間利用TDR募到鉅款,將錢匯到中國投資上海全家便利商店,購買101大樓,以及新北市三燕土地,沒有馬英九護航是沒有此機會的,也許與中國有默契,馬英九對待頂新優厚有加,2012年競選連任,頂新魏應充還擔任馬吳工商後援會的副總會長。

頂新就是中國「以商逼政」代表,讓中國經商有成的台商回到台灣,中國可以操控留在中國的財富,驅使做為統戰工具,旺旺和頂新都有類似點。表面是鮭魚返鄉從事食品業,返台後展現對媒體高度興趣。原本已取得中時、中視和中天電視的旺旺集團,卻在購買中嘉網路,遭遇各界對媒體攏斷質疑,產生抗爭要求祭出NCC三條件,旺中無法履,不得不退出功敗垂成。

旺旺退出接著頂新集團,頂新是台灣知名奸商,野心大,只要有錢賺什麼壞事都幹得出來的公司。返台之初,不從中國移來資金,藉著馬政府護航,以空賣空,2009年以香港發行TDR來台募款 171億元,將部份資金匯至中國,再將剩餘資金在行政院經濟部和金管會護航,買下 101經營權 37.1%股權,在公股 44%以及官方銀行佔 14%情況,金管會打破慣例,讓 101董事長成為虛職,將101經營權落在副董事長兼總經理頂新魏應交手中。

頂新再以旗下味全公司,在2010年以101億元,標下新北市三燕1萬5千坪土地,買下不久,2011年 1月 28日新北市政府朱立倫就任市長,上任不到一個月,就迅速核定變更新燕土地開發案,將屬工業用地變更為住商混合區或商業區,圖利頂新 300多億元以上。
這個變更都市計畫案,雖已通過內政部審核,還未回文新北市政府,還有攔阻機會。

另外,頂新再以低價購買 9戶帝寶,炒高到每戶4億多元。
這些炒房的錢,中央銀行總栽彭懷南在立法院備詢時爆料,都是由政府出資 99%貸款供其炒作,這是台灣人購屋從未有的待遇,可以看出台灣炒高房價的始作俑者,就是政府和財團。

最令人在意的,就是頂新併購中嘉案,頂新為食品出身,為何插手媒體,背後是否中資操作始終遭質疑。
中嘉網路原為旺中取得,因為涉入媒體攏斷,無法應允 NCC三條件而放棄。
改由頂新公司代打上陣,頂新 2013年成立「台灣之星電信移動」,簡稱台灣之星,2014年 8月 25日不惜耗資,打敗鴻海郭台銘、遠傳集團徐旭東,爭取中嘉。

頂新取得中嘉似乎成定局,2014年 10月 25日鄭立中來台,媒體人周玉蔻曝料羅智強曾代表前立委廖泉裕女兒廖紫岑擁有的冠傳媒公司,以副總栽身份在台中清新溫泉飯店與鄭立中,接冾購買中嘉後的合作事宜。

中國假手台商取得台灣媒體發言權,似乎就成定局,誰也沒料到卻會毀在頂新的過度貪念中。
頂新在中國已是富可敵國,在台灣馬英九扶持下,沒幾年功夫賺進數百億元,不飲水思源,還跟著黑心的油商從事假油買賣。

這樣的奸商,不知北京的關係,還是政治獻金的影響,從頂新回台,就飽受馬英九禮遇。2013年春節前,馬英九破例讓頂新魏應行進入總統府,向總統當面報告魏家統包兩岸農產品業務,馬總統還指示農委會主委陳保基配合。2013年8月10日農委會陳保基,真的親自到頂新總部 101頂樓,不避嫌拜會魏應行,令人意外的是,在座還有海協會副會長鄭立中及國民黨智庫謝志偉,可見頂新的背後,並非單純鮭魚返鄉,必有中國靠山。

2013年大年初一,羅智強代表馬總統到彰化永靖頂新祖厝拜年,羅智強上台致詞、贈送禮物,也發放紅包。對於羅智強代表總統前往魏家,起初遭羅智強否認,但媒體人周玉蔻錄音鐵據下,不得不承認,說出 2013年頂新拿到很多投資案,他曾與頂新有四次互動,其中兩次餐敘涉及 101經營權。

馬英九對頂新魏家特別關愛,吳郭義行政院長時,以 GMP協會理事長聘任為食安會報委員,2013年 6月在食安會報建議下,衛福部核准成立「財團法人台灣食品產業策進會」(簡稱食策會),並讓魏應充當選食策會理事長。2013年 10月正式掛牌,魏應充致詞時還說:「在中國是強制的管理,反觀台灣是自主的管理,這是台灣很大的成長機會」。換言之,台灣食品安全,就完全掌控在這些黑心商人手中,他們說了算,這就是自主管理的意義。

不料11月2日頂新旗下的正義食品,就因未標明調和油遭到強制下架,隔日又被查出橄欖油、葡萄籽油含有大統長基調和油,也被要求下架,並處以 1500萬元罰款。這時頂新集團魏應交和魏應充還出面保證頂新油品,坦承購買大統長基調和油等 21項油品,魏應充要求下架並說:「食品絕對是個良心事業」,呼籲業界要秉持「修合無人見、存心有天知」理念。

結果魏應充良心經不起考驗,愈查愈深入,發現頂新集團旗下德克士炸雞店,也使用大統長基混合油。輿論嘩然,針對產品使用大統長基調和油,魏應充開記者會道歉,請辭台灣優良食品發展協會(GMP協會)理事長,並成立 5,000萬元的消費者準備金信託帳戶。事實上,魏應充如同披著狼皮的羊,被味全公司員工指控,指示曾以成本優先考量改變油品配方,魏應充被栽處一千萬元交保。

頂新發生大統油事件,猶受馬英九信任,仍按食策會建議, 2014年初通過食安法,馬英九強調日後要依據食安法,確定「食品安全三級品管原則」,其中第一級為「業者自主管理」,強調這是最重要防線。馬英九萬萬沒料到,在魏應充領導下,頂新集團下屬的食品、油脂公司,先後都涉入大統案、強冠案、正義、頂新黑心油案,等於公親變事主,馬政府的食安法第一道防線全面崩潰。

頂新魏應充不僅是吳郭義行政院長時的食安會報委員,委員任內就向越南進口飼料油,混充食用油出售。魏應充為食安會報委員,出事後裝假的江宜樺,宣稱不知道,被民進黨劉建國嗆說:「自己主持會議,竟不知道魏應充?會不會隄魏的秘書、顧問代替出席?無良業者竟能參加我國食安會報,這成何體統?」

神通廣大的頂新集團,2013年三次食安風暴,都捲入大統長基假油案,調查局2014年3月蒐證完成,移交北檢偵結。
可是一到北檢,追查味全上游原料來源卻耗時一年。甚至大統長基案,彰檢署只花十天,就偵結起訴大統高振利,經過二審判刑 12年定讞。
可是對頂新始終沒有進展,眼看事件就要過去,有人以為誤解頂新魏家,他們應是受害者。

大統長基案,頂新以受害廠商躲過人民的指責,直到2014年9月4日社會又爆發強冠餿水油事件,頂新集團旗下味全公司主動通報並自動下架應付。這時立委段宜康質疑,證據顯示進口飼料油的確流入頂新正義油廠。對此衛福部出面護航,認為清查已畢,保證即日起,市面上販售的商品絕對沒有問題。
然而高雄衛生局卻發現正義與鑫好等6家油商,進出數據有問題。根據報告,衛福部將正義等6家油商,分別移送台南和嘉義等檢調單位。不久,民進黨立委林淑芬接著質詢,指出有飼料油工廠供貨給正義。但江宜樺只要是頂新魏家就護航。江宜樺在立法院被問到頂新油可食用嗎?江宜樺卻保證說:「目前可食用。」
馬英九對頂新信任有加,不但協助TDR在台發行,協助買下代表台灣地標的101大樓 37%股權,成為 101大樓私股最大股東,並破例抬高副董事長職務,兼任總經理,使董事長職位虛懸。對於味全公司購置新北市三燕士地變更都市計畫,賺取數百億元機會。且以1%自備款,讓頂新家族購買9戶帝寶豪宅,炒高房地產賺取爆利。最後旺中爭取中嘉網路失敗後,代替出馬爭取中嘉網路。

中嘉競爭者有鴻海集團。鴻海郭台銘雖與馬英九交情深厚,卻因鴻海購買中國華為網通設備,有洩露情資之虞硬生生被排除在外。最後讓完全無媒體經驗,食品業出身的頂新集團,以 600多億元,買下國內戶數最多的有線系統,中嘉寬頻併購案,剩下的只要向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報備,即可取得。

頂新在短短數年,從食品大廠搖身一變為房產大享,再度變身媒體大享,眼看垂手可得的中嘉,天不從人願,沒料到會栽倒在一個查黑心油的檢察官手中。 2014年 9月南檢黑金專組檢察官周盟翔,跟縱俗稱小蜜蜂回收油事件,無意發現鑫好公司與回收業者往來,循線破獲頂新將餿水油混入食用油的大案。

頂新油使用餿水油,一經媒體報導全國嘩然,人民不相信頂新財團這麼有錢,不思飲水思源回饋故鄉,還為了賺取蠅頭小利,製造黑心油毒害家鄉。並揭開頂新過去在大統案、強冠案、正義案都在裝無辜,他其實就是最大黑心油源頭。然而不知為何,國民黨就是一味護航。
10月 2日立法院衛環會議,擔住主席的國民黨立委王育敏,為了阻止林淑芬質詢頂新,一聽到頂新立刻喊散會。

10月 6日立法院國民黨召開記者會,猶強調民眾可以安心用油,不到三天陸續爆發頂新正義飼料油風暴,慘遭打臉的國民黨立委,黨團上也跟著砲聲隆隆,國民黨政策會執行長費鴻泰記者會上痛批:「頂新、正義、味全同屬黑心企業,沒想到可以無良、黑心到如此令人痛惡的地步,政院應該把它們關到老、關到死。」又說:「將企業罰到倒,罰到破產為止!」(四九六)

接著食藥署出面護航,說:「正義有進口工業局飼料用油,均交由南僑製作肥皂」。
不幸隔日,又被查獲正義公司用飼料油製成多種食用豬油,且集中在同一油槽作業,涉嫌將飼料用油賣給正義公司的鑫好負責人吳容台,遭收押禁見。
吳容台原是正義的銷售處長,離開正義後經營鑫好公司, 101年起向晉鴻商行、久豐油脂兩公司買進飼料用油,再向正義偽稱是可食用的豬油,銷往正義公司,又被查出頂新旗下有食用油以進口飼料油製成,頂新魏應充因此被起訴。

頂新油品可以說是繼 2013年 11月銅葉綠素混油、2014年9月餿水油、10月再爆發生飼料油事件,一連串食安風暴,幾乎頂新全都參與有份,激發全民憤怒,全國共同呼籲抵制頂新、味全旗下產品。前國策顧問郝明義更點名江宜樺,說如果江宜樺再繼續幹行政院長,台灣不能稱是民主國家。

郝明義在其臉書上說:「頂新集團連續出這麼多、這麼大的問題,江宜樺兩個星期前,還在為他們保駕護航,這樣的行政院長如果還能繼續做下去,我們好意思說台灣是什麼民主國家嗎?」郝明義還說:「政府不只養了一群豬頭官員,現在的政府團隊更是混吃等死」。

食品代言人任職福容飯店,全國名廚阿基師,也因頂新油品代言而受害,出面對頂新喊話:「你是大企業,我只是小人物。今天我講一句難聽的,魏董事長,拜託一下,不行就趕快倒掉,不要再搞了。」又出示一張張頂新給的檢驗書和承諾書,語重心腸的說:
「我心裏交戰,但我要好好講一句頂新魏董事長,你為什麼要這樣,你在我心目中是我們台灣第一大品牌,最有良心的企業家,可惜我這樣相信你,我把你當我當作崇拜的偶像。你做大事業,我在廚房煮大鍋菜,我以你為學習榜樣,但是你今天身為大老板,又是 GMP的理事長,為什麼這個事情會弄成這樣?」最後又問了一句:「董事長,你晚上睡得著嗎?」

原來頂新食用油不只是混合油、餿水油、飼料用油,甚至是越南的地溝油,誠如陳其邁形容:「正義油源來自永成公司,再永成公司油源係來自越南大幸福公司,而越南大幸福廠的油並非豬油,而是當地地溝和餿水油回收後,以入關不須檢驗的飼料油名義,每月進口台灣多達三百多個貨櫃,一年至少72萬公頓流入台灣,食藥署迄今只查到頂新進口的 2千多公頓」。其餘還不知去向。

2014衛福部數據顯示,大腸直腸癌連續6年蟬聯癌症死亡第一名,台灣平均每五十人就有一人得大腸癌,每天新增24名病患。中研院士王惠鈞與生化所孟子青研究員以為科學界已知大腸癌發生的關鍵在於「核甘酸轉化酶RAS基因突變」,推測與食用餿水油有關,而長庚醫院看物料主任顏宗海也表示,人類若食用飼料油,不管精練與否,都可能讓大腸癌、肺癌、膀胱癌找上身,特別對頂新進口越南飼料油,指出當年二戰時越南曾遭橙劑毒藥污染,恐連戴奧辛都會殘留在餿水油中,情況更糟。

全國輿論沸騰,10月13日晚馬英九召開府、院、國安會等單位,舉行國安高層會議。馬英九會中指示再度提高食安層級,將比照災害防護組織,把現有行政院食品安全推動小組,擴大成為「食品安全辦公室」。馬英九此舉被人民批評「根本是在演戲」、「是搶救選情的障眼法」。
對於馬英九以國家領導人召開國安會議,結論竟是希望全民共同抵制頂新, 10月 15日宋楚瑜接受政論節目,撻伐的說:
「以後如果有小偷、有強盜,就叫全民擺宋江陣出來保護自己的安全,有這樣搞法的嗎?」
政府面對不法,不思解決,反叫人民自己設法解決,天下那有這樣的政府,立委陳其邁乾脆說出:「食安改革最大的石頭就是馬英九、江宜樺!」

台北市長候選人連勝文,對政府處理食安有微言,說出:
「如果我是行政院長,沒有辦法提出確切食安方案,而短期內又發生嚴重食安,我會選擇離開。」暗指行政院長應為食安風暴下台。
為了反駁連勝文言論,馬英九立即公開在頒授立院黨團幹事證書時,仍發言力挺江宜樺。
對總統言論,連勝文最後只能以尊重馬總統決定收場。

而頂新正義油廠退休員工,也對外良心指出:「頂新為了省成本,還花了 6、7千萬元從德國進口「脫臭塔」來除臭,把原料油精製成合格油品,完全和過去的現炸豬油不一樣。」食安風暴發生後,江宜樺施政不滿意度 66%,超過劉兆玄 65.4%以及陳沖 59.8%,顯見民怨已達極點,而江宜樺滿意度降為 15.6%。

        


李政隆台灣史研究室 Copyright © 2001-2018 轉載請先告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