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4 頂新政治獻金

頂新黑心油觸怒全台,可是馬英九一味護航,不敢重話批評。馬英九和國民黨維護頂新,如果沒有拿到好處何必如此,引起民間廣大迴響,開始對馬英九和國民黨假清廉質疑。2014年 10月民進黨發言人黃帝穎電視首先報料,根據北檢魏應交筆錄,2010年頂新發行康師傅 TDR的手續費退佣給圈購者,其中 525萬元由王金平轉捐國民黨,作為高雄市長競選之用。

此事經王金平證實,高雄縣黨部主委劉敬添也担承,曾開立收據給頂新,但國民黨申報競選經費卻無該筆款項,除非魏應交偽證,或是劉敬添偽造文書,否則就是國民黨高層私吞該筆捐款。儘管國民黨發言人陳以信發言表示, 2008年到 2013年間,國民黨未收受頂新的政治獻金。但已不被人相信。
接著馬英九收受獻金傳言愈傳愈多。前總統府秘書長陳師孟,爆料前中研院院長李遠哲宴請電子業,宴會間親聞 2008年總統大選,二位電子業鉅子政治獻金各 5億元,總計 10億元。

這時恰巧遇到2014年底六都市長與議員的「九合一」選戰,頂新黑心油成為影響選戰關鍵,連勝文競選總幹事蔡正元首先採取烏賊戰法,企圖抹黑選戰對手柯文哲,對外自行爆料,指頂新集團曾經透過「某先生」送錢給柯文哲,並稱此事只有柯文哲自己心裏明白,他還質疑柯文哲是否把錢還給那位先生。

蔡正元接著爆料說,頂新也表明要捐二千萬元給連勝文,但不為連勝文接受。蔡正元此說,立刻遭到名嘴周玉蔻反駁:「九合一選頂新黑心油事件爆發後,媒體爆料馬團隊收受魏家十億元捐款。連勝文競選總幹事蔡正元自爆,頂新曾表明要捐二千萬元給連勝文,藍營立委謝國樑也意有所指,批評國民黨『拿人手短』。魏應充出任馬英九競選連任時後援會副總會長,說沒有政治獻金,鬼才會相信?」

頂新是否捐款給馬英九,成為社會輿論討論重點。但在馬吳的競選經費,看不出頂新任何捐款,故周玉蔻質疑馬英九,是否以「超過法規範圍的私下饋贈」流入私人帳戶,所謂超過法規範圍意指海外饋贈或洗錢。

馬英九收受頂新政治獻金,2014年10月15日《壹週判》引述【美麗島電子報】吳子嘉《馬英九接受頂新逾十億政治獻金給馬英九,成是頂新最大門神》一文報導,說出2013年春節前,魏應行曾到總統府向總統報告兩岸農業進出口業務,爭取頂新集團可用單一窗口,整合台灣農特產品輸往中國。會後總統指示農委會主委陳保基,全力協助魏家打通兩岸農產品市場。

陳保基在2013年8月10日親自前往101大樓頂新總部,與魏家、海協會副會長鄭立中會面,會中還有國民黨智庫助理研究員陳志傳、頂新執行長呂政璋,商討協助農產品快速通關問題。2014年頂新魏家不費吹灰之力開始是項生意。吳子嘉在刊出此文當日早晨,就將該文傳真總統府。

馬英九為頂新最大門神,惟恐情勢急轉直下,頂新魏家開始採取積極守勢,清除國內可能有害資料,10月15日晚上 8點 55分,魏家老大魏應州在松山機場,親自晚上坐上 B-8128灣流私人飛機,飛往北京。民航局表示魏家兩架私人飛機登記為中國籍,只要符合申請程序就可以正常起降,昨日曾向高檢署確認這架飛機並不在假扣押名單中,搭機人士亦無被調查人員在內,經法務部同意後,審核收行。

媒體報導這架飛機載走很多秘密,到了北京由天津市委書記孫春蘭在機場迎接,有人說載著魏家足以讓政客與馬英九一刀斃命的保命符,這些不法證據因此落入中國,成為牽制馬英九利器。頂新違法資料既已載往中國,10月16日頂新集團開始回擊,魏應交和魏應充在潤泰集團尹衍樑陪同下,召開記者會。宣佈捐出 30億元成立食安基金會。尹衍樑保證說,若頂新拿不出這筆錢他會拿出。

對於馬英九有無收受政治獻金,11月 29日九合一選舉受頂新黑心油之累,國民黨敗選,選後 12月 21日周玉蔻還引用張榮豐的消息,私下透露,2012年大選時馬英九收受頂新2億元政治獻金。頂新集團立即發聲明稿,指出:「頂新從未提供國民黨或競選總部政治獻金,國民黨收受頂新集團政治獻金說法,與事實完全不符。」

這時敗選後神隱 18日的蔡正元,到中國一遊回國後爆料,2013年 8月立法院長王金平就拿一份報告給他看說:「除非奇蹟出現,連勝文不可能贏市長選舉。」他又說:「何況一年兩次食安風暴,連根拔除連勝文勝選機會。」

蔡正元說出頂新爆發食安事件時,連勝文要發表制栽頂新的政見,不料黨中央馬系副秘書長,行管會主委林德瑞打電話給中常委李德維,叮嚀勿提「滅頂計畫」,連勝文只好打消原意去找秘書長理論。沒想到這樣過了四日,總統卻自己開起記者會,大力推動滅頂計畫。

蔡正元說:「我想怎麼會這樣子呢?叫候選人在場上不要打這個槍,總統府反而在後面開大砲,我的形容是,連勝文簡直是被拋棄在戰場上的孤獨戰士,他非常勇敢也非常可憐。」蔡正元此說,引起社會對馬英九表面說要制栽頂新,其實裏子是保護頂新的行為極度不滿。

為了抑制馬英九收受賄款和政治獻金言論,2014年 12月 25日總統府行憲紀念日,法務部長羅瑩雪以「民主法治與言論自由」為題報告,說出:
「台灣媒體言論內容漫無節制,不實報導頻傳,常假評論之名,行捏造之實。」
指責社運團體手法激烈,並批評網路言論脫序。

即使法務部長羅瑩雪出面護短,但馬英九貪腐印象烙印人心。
2015年 1月 26日名嘴陳敏鳳繼又在電視爆料,2007年包括聯電宣明智、姜長安、邱羅火、劉英達、張崇德、林孝平等 12名電子業大享聚餐,共同湊出 2億元交給馬英九親信幕僚,當場宣明智捐8千萬元,矽品董事長林文伯捐出5 千萬元,剩下7千萬元由其他 10人分配。陳敏鳳電視言論遭親民黨副秘書長劉文雄證實,描述的細節不只時間、地點,交錢的細節,都交待得很清楚,實難叫人耍賴。

馬英九貪腐激怒早期支持他的名嘴周玉蒄,根據陳敏鳳和劉文雄電視所言,還有她收集的消息,向特偵組檢舉馬英九在 2008年總統選舉,收受電子業2億元政治獻金。經過特偵組表面性偵訊,號稱偵訊證人 110人次,清查資金10餘萬筆,最後「全都以缺乏證據,足以證明馬英九總統及國民黨有上開違法收受電子業政治獻金情事」。而特偵組僅敢對周玉蒄檢舉部份調查,對於仿間繪聲繪影流傳,【自由時報】報導李遠哲陳述兩位電子大老各 5億元,總共 10億元的政治獻金,還有吳文嘉在美麗島電子報報導收受頂新超過 10億元政治獻金,則不給予任何答案,經過特偵組調查後,原本期待很高的周玉蒄,不禁失望的高呼:「特偵組護航,台灣司法史上最黑暗的一天。」

政府護航黑心廠商排除異已,從一虛小動作可以得知,2015年 3月 10日頂新劣油案開庭,
傳訊民間「食品業界模範生」義美公司總經理室助理陳伯璋出庭作證。
結果竟遭頂新 13名律師圍剿,以「台灣是口蹄疫區,為什麼義美用台灣豬肉?」等無關該案糾葛。
3日後義美總經理高志明參加外交部,在圓山飯店舉行的「駐華使節新春聯歡晚會」,竟遭冷落對待,席開 20餘桌,高志明一人獨坐一桌,從頭到尾,連總統和副總統敬酒都沒發現,故意冷落處理。

高志明回憶當時情況,說出:「我個人曾經參與無數次類似國宴,昨晚卻是最傷感的一次,從頭到尾只有我一個人,沒有其他賓客同桌,外交部也沒有安排桌長招呼,冷冷清清,讓我吃了終身難忘的一人一桌國宴」。

馬英九啊,馬英九啊,以為人多勢眾,這種黑心的結黨營私到罔顧國人健康,讓國人飲用餿水油和越南地溝油,還不知羞恥,還能結合人脈,到國宴上排斥異已,這麼多不要臉的官員,不僅貽笑國際。雖然外交部長林永樂四次道歉,但彷間流傳這是馬英九的報復,網友說:「誰叫你不黑心,他們排擠你啦」。


頂新背後勢力
頂新黑心油事件,引來全國憤慨,使得原到手的鴨子又飛走了,原本在行政院護航下像徵台灣的 101大樓經營權,在公股 44%,國泰金 7.73%,中信金 6.12%,財政部可影響的銀行股約 13.85%,魏應交竟能以 37.1%擔任副董事長兼總經理,獨覽大權。
在輿論撻代下不但不辭職,直到金管會主委曾銘宗一通電話,才讓頂新讓步,可見頂新與馬英九當局勾結之深。

頂新鮭魚返鄉,以空賣空賺取大額金錢,仗著朝中有人,敢與民間輿論對抗,2014年 10月 13日為了讓民間相信政府,有能力處理頂新。財政部次長吳當傑說:「台北 101主要股東中,公股持有4成4是最大股東,頂新則有 3成 7,財政部已向持有和持有股權的中信金,明確表達不要讓頂新取得台北 101經營權,『民股皆已表態支持』目前董事會中,公股佔 6席董事,頂新有 5席董事,中信金和國泰金各擁一席董事」。

政府到底貸給頂新多少錢?
財政部國庫署署長凌忠嫄表示,截至去年底,八大行庫實際核貸給頂新集團共 142億元,其中 9億元屬魏家個人名義貸款, 133億元為頂新核貸總額。等到黑心油事件爆發,第一銀行 10月 13日率先開槍,針對頂新尚未動用授信額度拒絕撥款,合作金庫也跟進。至於頂新為併中嘉,擬籌款愈 500億元聯貸案,包括台銀、土銀、合庫銀等銀行,也皆表明不會參貸。

頂新知道自己捅下漏子,擁有台灣過去的一切成為不可熊,但無奸不商,開始玩弄自我炒作房地產本領。2014年12月6日頂新以251.4億元,準備將101大樓37.17%股權,賣給馬來西亞富商 IOI 地產總栽,傳與中國高層關係密切的華裔富商李深靜,由於售價過高,且買賣合約在金管會和財政部反對下,不可能通過投審會,被形容為假交易。

2014年12月26日周玉蔻赴特偵組由林宗志檢察官調查,再爆吳育昇曾以立委身份取得衛福部內部機密報告,洩密給頂新,她說:「馬英九總統的政府和馬英九總統本人、立法院國民黨團、國民黨委員、非常明顯地集體做圍事,包庇、袒護頂新魏家疑雲。」(見 “ 華視社會中心” 稿,2014年12月26日),另外周玉蔻又質疑兆豐證券董事長劉大貝,曾指示不要緊縮頂新銀根,並影射 101 頂新集團派任董事胡定吾、鴻海郭台銘等人,一起提告。

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特別是馬英九為門神的奸商,說話如同泡尿。頂新對食安基金一直不兌現承諾,直到魏應充覊押期滿,討論是否延押時,唯恐遭受延壓,立刻在 2015年 1月 22日突然匯入 65億元償還新燕貸款。

俗語稱「有錢能使鬼推磨」,2015年 1月 28日彰院審判長吳永梁、受命法官呂美玲、陪審法官張琇涵,被檢察官以偷擊形容,突然變更9點開始審理庭,直到晚上 12點,傳喚 10名證人,只詰問 5人,仍有重要證人未詢問下,突然變更為覊押庭,晚上 2點,竟在魏應充不認罪,有串證套招可能情況下,且情節重大,竟以「有逃亡之虞,無覊押必要」理由,准以 1億元讓魏應充交保,其餘四名被告陳茂嘉、常梅峰、揚振益各以 500萬元交保。

彰院護航黑心廠商,成為台灣司法史上不公不義案例,引起全國80%民調不滿,證實台灣司法「有錢判生,無錢判死」,「法院果然是國民黨開的」,國民黨敗選後重要的民怨。對於魏應充交保一事,彰化地檢提出抗告,第二次審理,不變更法官,結果 2月 3日以增加交保金 3億元,維持交保原判,足證「台灣司法已死」,民間傳言,從此案例得到證實。

2015年 1月 30日魏家以「有逃亡之虞,無覊押必要」1億元被交保,經檢查官抗告,2月3日判決增加交保金為 3億元。全民罵翻的彰化地方法院,可見台灣法院如何不公不義。最令百姓氣憤的是,等到 2015年 11月 27日彰化地院判決,審判長吳永梁、受命法官呂美玲,及陪審法官張琇涵,仍可以「有錢判生無錢判死」,不顧輿論對頂新魏應充人等人等何厭惡,仍宣判無罪引起國人憤怒。

這個判例,反觀陳水扁前總統被法院認定有「逃亡之虞」,是因為海外有資產;反觀魏家不只海外有資產,魏家更有私人飛機,且在爆發黑心油案,魏家飛機還突然飛離台灣,載走被各界懷疑,有重要證據或政商文件至海外隱匿。

至於頂新自抬身價的 101大樓股權,在金管會不放行,又沒有追價情況下,2015年 3月 6日馬來西亞 IOI 集團,宣佈取消原訂台弊 251億元購買頂新持有101大樓3成7股權。這個價格是真是假,只有當事人頂新自己才明白。

至於頂新最想染指的中嘉案,當然在人民憤怒下民眾呼籲NCC不要放行。
加上原本應允聯貸的銀行,也紛紛取消,逼得頂新也只能對外宣佈放棄。
雖然中共全國政協主席賈慶林明確指示:「要推動兩岸大交流,就要深入鄉鎮和社區與各階層」。
又說:「尤其是中南部地區,深入基層民眾,認真傾聽台灣鄉親心聲。」
以鄉村包圍城市,本是共產黨起家策略,如果能擁有中嘉,如虎添翼,無乃情勢演變如此,若欲得到中嘉就需另起爐,或許遠通是個選項。

                   


李政隆台灣史研究室 Copyright © 2001-2018 轉載請先告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