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9-3 香港佔中運動

1997年 7月 1日鄧小平主導「一國兩制」,承諾「港人治港、民主回歸、特首直選」50年不變的「基本法」,簡稱「特首」的「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由香港分區代表和選舉委員會間接選出。任期五年可連任一次。起初香港脫離英國統治,對於特首由中共指定尚可接受,根據基本法規定,中共治港應採民主漸進,直到 2007年方可由港人普選特首。不料,2004年 4月中共第十屆人大常委會重新解釋基本法,否決 2007年特首普選,延到 2017年才得以普選特首,2020年普選立法會。

對於延至2017年普選特首,成為港人不得不接受事實,為避免中共失信,2014年3月21日香港大學鄭宇碩教授發起12個泛民主派政黨及團體,共同敦促香港特首及立法會普選的「真普選聯盟」,批評現任特首梁振英及中共當局在推動香港普選,毫無誠意,玩假的普選。

針對以上批評,3月24日北京官方指出,對抗北京的人不能勝任特首。香港民建聯主席譚耀宗引述中國人大法律主委喬曉陽的話,中央對香港特首人選有三個堅持,一普選,二必須愛國者,三特首人選最終是北京決定。這種假民主的特首選舉引起港人抗議,3月27日香港大學戴耀廷、中大陳健民以及朱耀明等人發起,揚言北京若無意兌現特首真正普選承諾,明年7月將率萬人「佔領中環」,發動「佔中」行動,並公佈行動綱領。

中國以防止「港獨」「危險主張」藉口,2014年3月北京召開人大及政協會議,香港人大代表吳秋北提案基本法23條涉及「判國、分裂國家、煽動判亂、竊取國家機密、禁止外國政治性組織在港進行政治活動、禁止香港政黨與外國政治性組織建立聯繫」等立法,未立法前先將中國「國家安全法」適用於香港,就如同粵門一樣。

原本小規模的「佔中」行動,受到台灣 318太陽花學運鼓舞, 6月 7日發生示威者衝入立法會大廳事件。就在北京和香港政府譴責聲中, 6月 10日北京又發佈「一國兩制」白皮書。對特首普選,中國國務院港澳前常務副主任陳佐洱指出:「中國主權及國安一定優於香港的繁榮,不存在妥協;若干港人對『一國兩制』的理解存在困惑及混淆,不知『一國』大於『兩制』,不存在『平起平坐』。」持續打壓港人爭取普選行動,使港人治港夢想破滅。
使得「真普選聯盟」和「佔中」行動因此結合, 6月 22日推出「全民公投」活動至 29日總計投票人數超過70萬人。中共喉舌「環球時報」以「香港非法公投人數再多,也沒有十三億人多」反駁。不只全民公投人數出乎意外,就是7月1日舉行愛與和平「佔中」行動,遊行人數超過 50萬人,創下歴年紀錄,雖然香港政府宣稱只有九萬多人,其結果凸顯中國「一國兩制」,其實只是「一中」的民主裝飾。

2014年 9月 1日人大常會副秘書長李飛在亞洲博覽館宣佈香港特首條件,除愛港、愛國,還須經北京遴選 1200 名提名委員過半同意,以 2、3人為限。學聯代表周永康離場,抗議中共背信棄義,否決香港民主,以香港最黑暗的一日形容,他說:「這不是香港最黑暗的一日,而是香港公民覺醒的開始。」又說:「經過這一仗之後,支持民主的大多數,包括溫和派學者都給中共逼到無路可退,誰還相信和共產黨談判可以有民主呢?誰還會相信一國兩制、高度自治的謊言呢?」

真普選召集人鄭宇碩回望 30年,他認為中共的騙術主要有兩個方向,他說:「首先是中英聯合聲明,中共答應給香港人高度自治。鄧小平也說過,馬照跑舞照跳,甚麼都不管。但現在呢?中央有關領導人說,北京一定要管香港,不是不管香港,這種態度改變非常巨大。」又說:「中共承諾循序漸進,香港最終應該有民主的,但目前人大常會的決定,是一種倒退,這個循序漸進在哪?經常都是說件成熟的時候便有民主,怎樣才算條件成熟?所以大家也看到清楚了,說來說去,這個黨要把香港權利都抓在手上,它絕對不允許香港有真真正正有主。」(五○三)

2014年 10月 10日馬英九國慶談話,呼籲中國走向民主憲政,並表示支持香港爭取真普選的行動,對香港政改,國台辦發言人范麗青要「台灣方面不應對此說三道四」,並希望台灣「尊重大陸十三億人民的選擇和追求。」事實上中共范麗青的話是錯誤的,中共不管生活在這土的特異性,將香港比喻為13億人口的選擇,而不給予香港人生活的選擇,這句話如若適用香港,那台灣下場豈不也是如此。

所以在香港佔中運動,人民非常努力,但在不講理的政權,且在數量懸殊下,最後還是失敗收場,對於香港爭取民主的失敗,不願多費文字描述,總之民主是爭取來的,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台灣也是花費將近七十年時間,才能掙脫白色恐佈的桎梏,相信香港有朝一日也必如此。

       


李政隆台灣史研究室 Copyright © 2001-2018 轉載請先告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