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9-1 唐景松出走

「臺灣民主國」的成立是極脆弱的。由於唐景松忌才把可能危及聲望的人都往南調。像他將守基隆獅球嶺抗法名將林朝棟調至臺中,並對奉旨來臺的黑旗兵名將劉永福置於臺南,如今又把極負聲望的丘逢甲調去守南崁。同時他也玩兩面手法,一面就任「臺灣民主國」總統,一面又以巡撫身份致電朝廷,表明受脅迫的無奈。他說:「俟事稍定,臣能脫身,即奔赴宮門,席蒿請罪」。


這樣的組合如何與「明治維新」後的日軍戰鬥。5月29日陸軍中將北白川宮能久親王,由旅順率領日本近衛師團來台,為避開淡水及基隆的防守,選擇從三貂角附近,臺灣東北角的澳底登陸,不到10日即於光緒23年(1895)6月7日佔領臺北。原來成立臺灣民主國唐景崧原本反對。後來發生遼東半島因列強干涉返還中國事件,如能依法炮製以空間換取時間或藉台獨抗日,或藉列強干涉阻止臺灣割給日本。設若成功不只大功一件,獨立不成也無損中日關係。更無損其在中國身份與地位。何況當時的臺灣仍有清朝正規軍3萬5千多人,義勇軍十數萬人。但聲言固守臺灣的中國士兵則不做如是想,臺灣已非清朝屬地,不須賣力固守。何況他們對臺灣言僅是傭兵,比起關心台灣,他們更關心自已的薪嚮(七十33頁)。


故當5月29日日本軍隊登陸澳底,攻向瑞芳和基隆時,他們不僅立刻棄守。更可笑的是,當台北方面派出援軍前往基隆獅球嶺支援時,他們不僅謊稱獅球嶺早已淪陷,且在豪雨中以無法紮營理由,提早撤回台北。而且這些增援部隊,竟因互搶戰功,自殺殘殺。這是前面部隊與日軍遭遇,殺死的日軍屍體,被後面增援的部隊找到,竟謊稱為其戰果。激起前面部隊不滿,不管日軍在前,竟然折返與後面部隊爭功相殘(七十33頁)。使得日本攻台,瑞芳和基隆兩役都以犧牲不到五人,就分別攻下瑞芳和基隆兩地。


基隆淪陷後,就在6月6日日軍準備乘勝攻打台北之際,突有台北人名叫辜顯榮者,隻身前往基隆日軍司令部求見樺山總督,表明係受台北士紳委託,願意協助帶領日軍進入台北城。原來自從基隆淪陷後,唐景崧即知勢不可為,第二天夜晚以五萬美元,賄賂士兵協助其從淡水逃往中國。


陣前將帥逃亡,使得整個台北城守兵先是憤怒,後是憂慮拿不到薪餉,開始劫掠總統府。不僅放火燒總統府,搶劫百姓,更將守城大炮卸下典賣。最後從基隆敗戰回來的殘兵,入城後發現已無所得,更加不滿。不僅加入劫掠,逢人就搶,稍一抵抗即濫殺,且為爭奪掠品相互殘殺。到處燒殺姦劫,使台北頓成人間地獄。為結束中國兵此種人神共憤行為,台北士紳考慮再三,唯有求助日軍早日進城,故委託辜顯榮至基隆求助日軍。使得日軍終在不發一兵一卒下,得以佔有台北。

 


李政隆台灣史研究室 Copyright © 2001-2018 轉載請先告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