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4 打倒新軍閥

北伐成功後再來就是排除異已,所謂「異已」是指北伐中有功將領,蔣介石指稱為新軍閥,他說:
「要完成國民革命,非將新軍閥一起打倒不可。」(二四二245頁)
蔣介石以進為退,首先以身作則請辭黨政軍各職,要求各集團軍編遣,他說:「此後軍權統歸政府。」
當然他請辭一定獲得慰留。有了慰留接著要求國民黨中執會通過他為國府主席。
18年(1929) 3月蔣介石就以主席攬權召開第 3次國民大會,正式通過實施「訓政」。


蔣介石為打敗有功將領,可說用盡了誘騙收買、分化離間等齷齪辦法個個擊破。像對付第四集團軍的李宗仁,先收買唐生智策反李宗仁手下,使駐守平津白崇禧部隊,原屬唐的部屬反對白崇禧,使白崇禧不得不亡命出走。再由吳稚輝等人出面保證,騙李宗仁親家兩廣軍閥李濟深北上軟禁,趁李宗仁不在國內,3月起兵攻打武漢,使李宗仁部隊寡不敵眾終至失敗。雖說兵不厭詐,但蔣介石以國府主席,卻用蠻橫手法對付部下,原本出面保證的吳稚輝得知受騙也只能自嘲說:「蔣介石是個流氓出身,今已黃袍加掛,一躍而為國府主席,自然目空一切。」(二四二243頁)


蔣介石對付李宗仁作法,引起蔣介石結拜第二集團軍馮玉祥注意。他批評說:
「蔣專弄權勢,不尚誠意,既聯甲以倒乙,復拉丙以圖甲,似此辦法,絕非國家長治久安之計」
不久蔣介石又以同樣手法鬥垮他。因怕馮玉祥取得山東坐大,要求進佔山東須按協約撤軍的日軍暫緩撤軍,再以不發薪餉洩其士氣。
蔣介石辯稱:「東南隊伍無餉則譁變,而西北軍則素能吃苦,暫不發餉,亦無甚影響也。」(二四二256頁)
然後再以重價收買重要部屬韓復榘和石友三,使馮玉祥自知不敵而下野。


蔣介石打擊異已過份攬權作為,引起國民黨內改組派不安,以國民黨落入「新軍閥」和「腐化份子」為由,指責蔣介石召開的三大全會為非法,成立「護黨革命大聯盟」,深受打擊的第二及第四集團軍餘勇,結合第三集團軍閻錫山重組「護黨救國軍」,取得海外汪精衛聲援,決定共同征討蔣介石,他們在討蔣宣言如是說:
「本黨組織為民主集權制,某(蔣)則變為個人獨裁,偽三全代表大會指派圈家之代表,數在80%以上;本黨政治在扶持民主政治,某則託名訓政以行專制,人民公私權利剝奪無餘,甚至生命財產自由亦無保障,以致黨之不黨,國亦不國。去歲以來分崩離析之禍,皆由此釀成也。某不唯不怍且方以催殘異已,屠戮無辜為快心之具。同人等痛心疾首,務以整個之黨,返之同志;統一之國,返之國民,在最短期間必依法召集本黨第3次全國代表大會,解除過去之糾紛,掃蕩現在之障礙,使本黨之主義與政策得以實現。」
(二四二267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