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5 中原大戰

19年(1930)終於爆發民國以來最大規模「中原大戰」,戰況之慘烈,蔣介石說:
「18年間,長江、黃河、西江三大流域,滿染國民革命軍相砍之鮮血,人民生命財產,隨之蕩析者,更不可勝記;
至於今春以來之大戰,戰區之廣,戰禍之烈,不特北伐之役未足與擬,即民國以來絕無其例,抑亦中國數10年來所未有也。
鳴呼此中國之浩劫,而中國國民黨之奇痛也。」
(二四二268頁)

雙方動員總計一百五十萬大軍,陷入猛戰膠著,最後置於關鍵地位的張學良東北軍,接受蔣介石 5百萬現金及 1千萬公債賄款助蔣(二四二  270頁,當時工人月俸約為 12元),收到宋子文電匯定金的9月18日,通電蔣介石決定派兵入關,使「護黨救國軍」側腹受敵終至失敗。


「中原大戰」以為大權在握的蔣介石,開始清除異已。
20年(1931)原本期待能聯結立法院長胡漢民召開國民大會,成為黨政軍大權獨攬的中華民國總統。
卻為主張以「黨」領軍,反對獨裁領黨,唯恐黨成為獨裁工具的胡漢民反對,以法律程序阻撓。
蔣介石未能得逞囚禁胡漢民,引發政壇軒然大波,最後雖放人,已難獲人民信任。
這時的中國,尤其「中原大戰」後,他採聯甲打乙,再聯丙打甲,衍生更多新「軍閥」佔有原來勢力。


5月他們聯結汪精衛等人,在廣州成立國民政府抗蔣,即為「寧粵分裂」。
後來粵軍北伐連戰皆捷,就在乘勝征剿蔣介石時,不料 9月 18日爆發了日本侵略東北的「九一八事變」。
全國悲憤情緒下外侮臨頭,雙方只好偃旗息鼓。蔣介石則以下野化解人民指責。
然而這時蔣介石已非一般軍閥比擬,蔣介石軍事表現固然平庸,北伐各軍紛傳捷報,唯獨重要的「南昌戰役」及「徐州戰役」,蔣介石均為搶功親征卻吃敗戰,若非各軍援救得宜,差點使北伐功敗垂成。


戰場劣績卻可靠政治「天才」彌補。其天才除表現在政治手腕,亦表現在黑幫、特務和財務管理。
蔣介石與黑幫關係,不僅早年在上海曾拜黑幫頭目黃金榮為師,與青幫杜月笙有同門之宜(二四二  79頁)。
上海清共後杜月笙以助蔣有功,被授以南京陸海空軍總司令部少將參議,又提升為上海剿共司令,青幫賣鴉片藉此由點而面,遍及全國。國民政府參與賣鴉片為知識份子反對,蔣介石表面雖配合成立「反鴉片局」及「全國禁煙委員會」,且發表禁鴉片的慷慨談話,說:「國民政府將不會從鴉片稅拿到1分錢。如果國民政府被發現把鴉片稅當作主要收入之一,就不值得你信賴。」(一三七  422頁)


政府的禁鴉片組織,僅止於幫助杜月笙打壓異已成為專賣的保護,蔣介石談話後的第 2年,禁煙局就從 3個省份收到1千7百萬元的鴉片稅(二九四  189頁)。當時設在日內瓦的「反鴉片情報局」為杜絕鴉片,派來波蘭籍會員伊蘿娜蘇斯訪問杜月笙,她反問杜月笙,說蔣介石自已承認每年鴉片收入只有 2千萬元為不誠實,他們用吸毒人數乘以每日鴉片配合量,然後再乘以每盎司的價錢,白紙黑字地證明了蔣介石的鴉片收入應有 5倍之多。杜月笙卻替蔣介石反駁說,蔣先生所說的都是實話(一三七  413頁)。


事實上,中國禁煙局的收入,根據「反鴉片情報局」斯諾在 21年(1932) 5月的報告,中國禁煙局的收入就有 2億,費用全盡入青幫和黑幫手中,屬於政府則由孔祥熙管理(二九四  190頁)。25年(1936)中國財政岌岌可危,為慶賀蔣介石 50歲大壽,杜月笙出資孔祥熙出面向美購買 120架飛機,其中一架飛機寫著「上海禁煙局」,其金錢來源即是賣鴉片(二九四  189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