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1 財政部長宋子文

取得上海巨大商賈為腹地,又有宋子文襄助,蔣介石財務起了很大改變,不必像北伐用豪取豪奪等勒索方式奪取財物。
宋子文採用更有效方法,在國民黨治理範圍廢止軍閥地方「釐金」制,改為全面稅收,讓地方軍閥全然仰賴中央。
並收取煙酒稅和鹽稅,鹽稅歸其弟宋子安收取。
收回何應欽軍火購買權利,以豐厚回扣組織 3萬私人部隊,美其名「鹽稅徵收旅」保護(二九四  114頁)。
其次則是發行高獲利的國家債券賣給銀行,再轉賣給資本家,使這些擁有巨大債券的資本家,為免債券損失不得不擁護蔣介石。


原來透過政府發行公債只可權宜行事,因過度發行高獲利債券,將誘使銀行只對債券有趣,忽略對國家開發工農商業貸款需要,有礙國家建設。而國民黨所為正是促使中國繼續貧窮作為。事實上 17年(1928) 11月,宋子文向當時私營的中國銀行和交通銀行借款成立中央銀行。透過宋子文管制,中國財務開始步上軌道。但一心想收買軍閥,控制軍隊的蔣介石卻不管後果,命令宋子文大量發行債券,截至 20年(1931)根據林森等監察委員,彈劾宋子文的記錄,其中說到:「宋子文由一窮措大,變成大富翁,等於王侯。主管財政已逾6載,所發公債已逾4萬萬餘。」(二四二  291頁)


有了軍、黑、特,又掌控財務的蔣介石, 20年(1931)底「寧奧分裂」下臺,國民政府以為趕走了獨裁,在南京召開第四屆一中全會,選舉林森為國府主席,孫科為行政院長,希拉弗(Sterling Seagrave)在《宋氏王朝》描寫當時情況:

-------------------------------------
「他們發現國庫已經空空如也,軍隊又不合作。雖然蔣介石已經辭去國民政府主席,但他仍舊控制著軍隊,對孫科的命令充耳不聞。
宋子文在與蔣介石談話之後,辭去財政部長,回到上海。離開南京之前,他有先知之明帶走財政部的全部文件和檔案,務使國庫分文不留,顯然這也是蔣介石教他的絕招。
大部份的省政府還是效忠蔣介石,把徵收到的釐金和鹽稅扣住,不肯交給孫科政府。
突然間,浙江和江蘇的軍事指揮官,向孫科請求發放龐大的薪餉。
新政府剛剛宣誓成立,卻已經破產,變得軟弱無力。
當宋子文公開預測孫科的政府將在 3個月內垮臺時,神經過敏的上海掮客,也就不再購買新債券和承作新貸款了。
內外煎迫的孫科宣佈,債款延後 6個月償付。
第 2天,1932年 1月 13日上海各銀行出現擠兌人潮,當投資者想在證券市場和中國經濟潰決前,保留一部份利益時,政府就派出大批人員干預。由杜月笙領導的『國內證券持有人協會』發動會員,大打抗議電報給南京政府。
在幾天內,孫科政府、青幫頭目和張靜江之間就達成協議,上海商界同意貸款給政府,但政府必須拻復償付債券。
政府遵守諾言,重開證券市場,償還投資者。但杜月笙和他的弟兄自卻食言而肥,不再貸款給政府。」

(一三七  386頁)


新政府既無力償付債券及軍餉,不得已召開緊急會議讓孫科辭職,汪精衛繼任行政院長,居功的宋子文為行政副院長兼財政部長(二九四  114頁),蔣介石復職為軍事委員會委員長。蔣介石以黑幫、特務和財政三管齊下,不費一兵一卒,不僅從「寧粵分裂」中反敗為勝重新掌握兵權,且其復職方式,實已向世人宣示其獨裁形勢已告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