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2 國民黨重施故技

現在他們又要聯合起來重施故技,因軍力不足, 3月 2日接受臺灣人代表提議,答應政治協商不派軍隊來臺北。答應學生自願團體,配合市長及市警局的青年團維持社會秩序。答應重新擬妥基本改革,在 3月 10日前提出研議。而且,對中山堂召開的「二二八處理委員會」,陳儀要求「委員會」要有商會、工會、學生團體、社團、及臺灣政治重建協會等重要代表與會,企圖一網打盡的意圖甚明。不料,當晚就被發現陳儀背信,南部派來軍隊因新竹市民機警破壞鐵軌,被阻隔在新竹。


3月 3日台北市「二二八處理委員會」派出代表到美國領事館請願,要求糾正不實報導。警備總司令柯遠芬則答應委員會七點要求,除恢復交通、撤出部隊,答應處罰擾亂秩序的軍人,更強調不調兵北上。二二八受害最大的「忠義服務隊」在該日成立。這個服務隊,原是熱心青年和學生為維持社會秩序組成,不料部份人士為 CC派滲透,成為兩邊破壞日後「處理委員會」被指責把柄。

3月 4日因應全臺不滿情勢高漲,臺北中山堂聚集 1千多人,聆聽委員會與政府代表討論,同意各地普設處理委員會分會,由議會及傑出人才選出維持社會秩序。要求解除街上士兵武裝。更重要是向中國政府解釋「臺灣人民只是要求省行政公署的改革,別無其他用意。」(一七三  270頁)這天臺灣上空,出現蔣介石簽名空投,允諾起義者停止抵抗則不採取鎮壓的傳單。


臺中「處理委員會」在林獻堂、莊遂性策劃下,拒絕讓共產黨謝雪紅等 200多人的「二七部隊」參與,以日軍臺灣人最高軍階「大尉」的吳振武替代。謝雪紅更在 3月 11日晚被要求離開。「二二八事件」發生時,嚴家淦適在臺中一直受林獻堂保護,這也使得臺中在二二八事件中傷亡最少,未像嘉義、基隆和高雄遭到致命屠殺。然而注意的是 3月 4日中國表面派遣監察委員楊功亮來臺調查,實際卻是掩飾援軍來臺,陳儀也表現無比合作,說他已命令所有憲兵及警察不可攜帶武器,因此學生們也不可持有武器。(一七三  272頁)臺北、基隆等地因此解除武裝,都是後來被屠殺毫無抵抗原因。


3月 5日在臺北市長游彌堅請託下,中山堂集合許多青年。這個由民報記者蔣時欽主持的臺灣省自治青年同盟,仍在訴說中央德政,呼籲台人發揮守法精神。同時蔣渭川也上臺演講,雖說要打倒舞弊官僚,但也一再強調擁護中央政府。就在大家爭論中,時間對陳儀有利,他一面對各地「處理委員會」虛以委蛇,一面向蔣介石請求調兵。


在台灣首先發動屠殺行動就是被稱為「高雄屠夫」的高雄要塞司令彭孟緝。
由於高雄「處理委員會」及「總指揮部」佔領市內政府機關,看管 700餘名官員,彭孟緝下達格殺令,令 1個連分坐 4卡車,以 7、8挺機槍沿街掃射。 3月 6日對到要塞談判的 5位代表,當場格殺了林界、涂光明和曾鳳鳴,扣留議長彭清靠,趕走市長黃仲圖,趁市民不備衝下要塞屠殺聚集在市府等待談判的 300多位地方士紳。
3月 6日到處流傳陳儀不顧聲明從中國引進軍隊,中國沿海廣播亦是如此警告臺灣朋友,說報復的武力已經集結完成。
有些委員也發現了,他們並非集結力量抵抗,反而是否認處理委員會所做的建議及行動(一七三  285頁)。
台灣大多數人對陳儀聲明仍是深信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