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5 臺灣共產黨

對出賣臺灣人的「半山」,吳濁流批評說:
「背叛本省人的半山們,他們雖有種種派別,不過在打倒本省知識階級,以求自已的飛黃騰達,卻是一致的。」(八一  193頁)
這種屠殺遠似秦始皇焚書坑儒,蔣介石在臺灣準備以愚民政策,做為日後專制統制的意圖甚明。
像這樣一邊以回歸祖國心情盼望被憐惜,一邊則以奴化的殖民地不能被信任,且在政府恐共心情下,展開一連串對臺滅英行動。
83年(1994)時任臺灣行政院長俞國華,在立法院發表對二二八感言,他說:
「二二八事件正如滿州人入關屠殺漢人一樣,死了人是免不了的。」(二九六)
以不同種族入關的屠殺比喻二二八事件,可以代表當時徹退來臺中國人的心思。


據受害家屬名牧林燕臣孫子林宗義博士「為何建立二二八紀念碑」一文,形容當時死亡和失蹤人士,總計達二萬八千多人
(二九七)。
不只其父林茂生,是臺灣第1位榮獲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哲學博士,時任臺大文學院長, 3月 11日被人帶走就無下落至今。
中國制憲國大代表林連宗、張七郎,張七郎兩個兒子張宗仁、張果仁,還有省議員王添灯等遭害,這樣的案例當時屢見不鮮。
國民黨為掩飾殘酷屠殺,就將責任完全推卸給在臺灣不成氣候的「臺灣共產黨」謝雪紅等人。


日據時不斷與日人鬥爭的謝雪紅,二二八發生時,曾與少數中共派遣在臺特工,在臺中組織以青年學生為主的「二七部隊」。
這個部隊由日軍徵調海南島,大難不死歸來的黃圳島為指揮,為減少台中市傷亡,選擇烏牛湳對抗軍隊。起義失敗後解散,黃圳島改名黃金島倖免於難(六  135頁)。謝雪紅早在戰前脫隊,逃至香港成立「臺灣民主自治同盟」。
且與「二二八」被捕後來脫逃的西螺人廖文毅,共同成立「臺灣再解放聯盟」。


國民黨利用中國淪陷的「恐共」心理理由,將屠殺說成制止「共黨」煽動,國民黨這種複雜的政治鬥爭手法,對剛離開日本異族統治,心思單純的臺灣人是永遠無法理解的。蔣介石政府因著陳儀的撲殺,果然使臺灣人對「政治」望之生畏,不敢集會、不敢結社、更不敢請願遊行,白色恐怖不但鞏固了一黨專制,成為剝削臺灣最佳藉口,國民黨從此對臺灣統治可謂已到「予取予求」地步。


二二八事件,美國大使司徒雷登根據臺北領事館報告,《關於臺灣情勢的備忘錄》呈給蔣介石過目, 3月 22日終令陳儀去職,將臺灣改省,任命外交部長魏道明為臺灣第1任省主席。陳儀因接收臺灣有功,高升為浙江省主席。可嘆的是,陳儀離去時又可以大量蔗糖、稻米和聯合國救濟總署的二十萬噸肥料救濟品為擔保,從臺灣取走了 490億國民幣(一七三  328頁)。
直到 38年(1949)1月企圖策動與蔣介石如同父子的湯恩伯倒戈投共,反被湯恩伯檢舉押解來臺,39年(1950) 6月予以槍決,了結其在臺灣引起的公憤。(一六三  116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