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 中國國民黨軍事失敗

蔣介石不只經濟失敗,軍事也失敗,誠如徐詠平在《陳布雷先生傳》敘述的:
「 1月 9日,瀋陽淪陷,以後東北漸失,華北震動。
3月,山東、河南激戰。
4月,陝北匪軍南犯。
5月,泰安失陷。
6月,開封失陷。
7月,襄陽失陷。
8月,東北匪軍進犯熱河。
9月,濟南失陷。
10月,長春失陷。
11月,徐蚌會戰開始。
11月1日物價管制解凍,金圓券崩潰,物價狂漲。
失敗主義到處流行,和談空氣極為濃厚。
北國冰天雪地,平津危殆;南京秋高氣爽,京滬交通混亂。」
(二四二  705頁)


美國援助蔣介石的武器設備,因蔣介石政府腐敗最後全淪為共產黨接收。為向反共的美國國會交待, 8月 5日美國國務院發表轟動一時的《中國關係白皮書》,說明「失去中國」並非美國不援助而是蔣介石政權的過份無能和腐敗。而蔣介石似乎已預知中國即將淪陷,該年 9月 22日即令國防副部長到上海,將聯合國救濟總署及美國儲存在倉庫的巨額物質,拆除後的上海工廠,開始轉運臺灣(一七三  351頁)。


為使臺灣免於受中國金圓券捲起的經濟風暴拖累,命令金圓券不適用臺灣,臺灣另外發行鈔票,且為收拾中國殘局,11月28日美國冷淡氣氛中,蔣宋美齡銜命赴美尋求援助。 12月 29日任命在臺養病的陳誠為臺灣省主席,蔣經國為臺灣省黨部主任委員,做為撤臺前準備。這位與蔣介石同鄉,保定軍校畢業,黃埔軍校教官的陳誠,在蔣介石保薦下,成為贛軍第11師師長。
19年(1930)中原大戰因戰功擴編為第 18軍。
27年(1938)蔣介石在重慶以「復興社」和「CC派」部份班底,組織「三民主義青年團」,陳誠出任書記長,並出任「中央訓練團」教育長,成為蔣介石手邊除 CC派、復興社,第三個特務勢力團體。


抗戰勝利,蔣介石為打擊非嫡系部隊,任命陳誠為中央軍事改組委員會主任,開始採用混編和編遣手法消滅非嫡系部隊,且暗中培植勢力,不僅引起嫡系不滿,也引起非嫡系不滿。形成被編遣部隊,集體到南京「哭陵」的投共事件。同時為遣散淪陷區偽軍,也造成日軍訓練的四十萬關東軍集體投共。


後來蔣介石又任命他為東北行轅主任,他以嚴厲壓制,結果造成東北將領不滿,對其命令採消極不合作方式。
加上抗戰後,他主張與共產黨「分疆而治」,他說:
「我們在勝利後,需要解決的問題太多了,沒有能力再去為東北費心思。
所以我主張以長城為界,共產黨以東北、內蒙為主,山海關以內歸我們控制。」
(二○二  366頁)
結果是造成整個東北淪陷。


陳誠就任時,中國不穩定帶來美國憂慮,深怕控制東南亞海口的臺灣,落入共產黨之手, 37年(1948) 12月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第37號檔案記戴:
「臺灣、澎湖各島之形勢,關係日本與馬來半島之航路,亦控制菲律賓與琉球之交通,
如果臺灣落入不友好國家之手,美國在遠東地位將受嚴重損害。故美國無論如何,
應不惜一切方法,使其永遠屬於對美友好之政權。」

(二四二  267頁)


美國對臺灣評估,唯恐中國不保臺灣也不保,考慮讓臺灣獨立或由聯合國託管。為使臺灣獨立, 38年(1949) 2月美國派遣大使館參事莫成德(Livington T. Merchant)來臺,企圖拉攏陳誠、孫立人割據臺灣,但為陳誠等拒絕(二三八  268頁)。

臺灣此時能領導獨立人才,已在二二八事件中消滅殆盡,非短期能培養,故評估結果,在 3月檔案記載:「臺灣人民對政府誠有不滿之情愫,但臺獨無堅固之組織與共戴之領袖,不足以成大事。
是則欲使臺灣免入共產黨之手,惟有向聯合國要求託管之一法。」(二三八  267頁)
這是當時美國對臺政策。
二二八事件無睹臺灣人的悲慘,向其求助,卻以「臺灣為中國一部份」回絕的美國,終改變其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