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7-6 整肅吳國楨

與美國關係穩定,蔣經國認為吳國楨已失利用價值,由於吳國楨主張落實本土化政策,與蔣經國意見相左,蔣經國質疑他說:
「將來都是臺灣人怎麼辦?」。(一四三466頁)
蔣經國實施白色統治,吳國楨曾當蔣介石面前給予諫言,不應讓蔣經國搞特務,應多做些社會福利工作,主張為求臺灣民主,應讓蔣經國出國。因得不到回音,更上書蔣介石直言:「鈞座愛權甚於愛國,愛子甚於愛民。」(一四三  563頁)
他晚年回憶錄,對當時臺灣有很深刻印象。
他說:
「在我當政的 3年多,沒有一天不和秘密警察發生衝突。他們嚴刑拷打,敲詐勒索。
他們倚仗強硬後臺,濫用職權,根本不把法律放在眼裏。
臺灣實際上已變成了一個警察之國。」
(二五○  49頁)


上有陳誠下有蔣經國兩面挾持,吳國楨幾次提出辭呈都不獲准。直到 42年(1953) 4月蔣介石自覺與美國關係穩固才准許,省主席一職由中央銀行總裁俞鴻鈞接任。 5月 24日吳國楨準備離台赴美,蔣介石卻計劃上機前謀害,因蔣宋美齡適時勸阻才罷手。
此舉造成美國會強烈反應。逃過一劫的吳國楨,因兒子留在臺灣沉默以對。
次年臺灣爆發總統府秘書長王世杰貪瀆案,蔣氏父子企圖藉此抺黑,為保名節吳國楨展開回擊。
他給國民大會一封信,指出臺灣在蔣氏父子白色統治,生活沒有自由。
他不諱言指出蔣經國企圖違憲繼承父位,以及國民黨一黨專政、黨工在軍隊的不合理,更指出臺灣在特務橫行下,人權無保障,言論不自由,整個臺灣受到思想控制。他呼籲國民大會應立即停止一黨專政,撤銷青年團,取消軍隊設立黨部,並限定特務權限,最後要求設立一個組織委員會,受理思想控制及言論不自由事宜。(三○三  451頁)


吳國楨甚至將他與蔣經國和彭孟緝交往經驗,以〈你的金錢正在臺灣建立一個警察國家〉為題,43年(1954)6月發表在美國觀察雜誌(Look Magazine)。同時為拯救在臺兒子,他拿出撒手鐧提示蔣介石要他壞事作絕的密件,蔣介石心驚才得終止在臺和美國媒體對他的撻找,並且被迫放人(二四二  799-804頁)。

吳國禎案對蔣介石雖以羞辱收場,對蔣經國卻是一場接位勝利。吳國禎言論雖引起美國注意,當時適值美蘇冷戰加溫時期,共產黨在世界各地興起,在美國舉國恐共之際,美國參議員麥卡錫(J. R. McCarthy)揭竿反共,指責政府內部共產主義,正是造成中國淪陷和共產黨坐大原因,他的言論在美國造成旋風,促成很多對批評蔣介石者迫害,因他們深信臺灣的蔣介石正在外面努力護衛著美國的民主體制(一七三  405頁)。在此環境,所有反蔣都應被拋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