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7-9 海外台獨組織

全球能為臺灣奮鬥只賸海外臺灣人團體, 44年(1955)以廖文毅為首組成 33人委員會,從海外找來 24縣市組成「臺灣共合國」臨時會議, 45年(1956)成立「臨時政府」,廖文毅為第一任總統。為求與蔣介石對抗發表《臺灣民本主義》,因內容陳腐且以鄭成功自許,忘記鄭成功最後仍敗於中國,以至不為臺灣人認同。


廖文毅擁有臺灣獨立發言權, 54年(1965)蔣介石總統任滿,為安排蔣經國繼承必須尋求第四次連任。
為取得海內外擁戴假象利誘廖文毅回臺。
蔣經國軟硬兼施,指其弟媳和弟媳兒子叛反,被判死刑和無期徒刑,只要他回來就可減免。
5月 14日為救其姪子,未知會同僚變節投蔣,使得蔣介石得以對外宣傳:「臺灣獨立運動已經完全被消滅。」
對然廖文毅變節雖引起臺獨集團震驚,但無人指責,究竟在高壓下「白色恐怖」又有誰能豁免。
廖文毅回臺後,臨時政府的總統遺缺由高雄縣人郭泰成接任。


廖文毅終是過去人物需要尋找替代人物,臺灣青年從 39年(1950)起到美國求學者多, 47年(1958)已有 5、600人,他們為促進臺灣福利,以共同學術研究為名成立「在美臺灣同鄉會」。
且在費城,不顧國民黨監視危險,成立「臺灣獨立聯盟」(UFI),由受廖文毅影響陳以德為主席,出版《福爾摩沙》季刊。


海外台獨組織雖以日本較早,危險也最大,因日本感念蔣介石「以德報怨」,戰勝不向日本求償,許多行事都配合臺灣當局暗中遣返台獨人士,初期皆以秘密行之。
47年(1958)王育德和黃昭堂等人在日本成立「臺灣青年會」,每月以日文出版《臺灣青年》及羅馬拼音閩南字的《獨立臺灣》月刊,對日人和臺人不斷做獨立運動報導, 57年(1968)才將此組織改名「臺灣青年獨立聯盟」。
52年(1963)加拿大臺灣學生林哲夫、蔡明憲等人也組織「臺灣自決聯盟」,隔年改名「加拿大臺灣人權委員會」。至於歐洲,則有臺灣人張宗鼎、胡柄三等在 57年(1968)成立「台獨聯盟」。(三○四)

遺憾的是,這些為臺灣拼命團體,發展到 57年(1968)規模雖有日、美、加及歐洲等四個團體,礙於經費及國民黨消息封鎖,達到成就十分有限。 58年(1969)為整合海外臺獨勢力,這些團體除在四地成立總部,更在美國紐約設立「總本部」的指揮中樞,這個統合的新組織,稱為「臺灣獨立聯盟」英文為「World United Formosans for Independence」,簡稱為「WUFI」,由蔡同榮和張燦鍙分別擔任主席和副主席。


這個「台獨聯盟」在當局封鎖下,顯少為台灣人知道,即使有所聞,也因特務密佈及國民黨醜化黨外教育成功避之惟恐不及,使得這個海外臺獨組織,只能聯結「國際特赦組織」,成為搶救台灣政治犯的守衛天使。這個組織在 59年(1970)發生留美學生鄭自才、黃文雄二人刺殺蔣經國未成功,以及彭明敏從臺灣脫逃到瑞典成功案例,仍無法引起國內共鳴,故至蔣經國逝世,對島內獨立建國貢獻猶是有限。


49年(1960)日本發生一件極令人同情的事,美國總統艾森豪來臺訪問,臺灣青年郭錫麟分發傳單鼓勵臺灣人向艾森豪請願,卻以圖刺蔣介石與陳誠被通緝。機靈的郭錫麟逃到 1艘瑞典籍船上,到日本才被船主發現,將之遣送到屬國民黨船上,正駛回臺灣途中巧遇颱風,不得已暫時停靠鹿耳島,不顧颱風狂浪及手銬跳海求救逃生。
對於臺灣人,此種熱衷自治和獨立終在日本傳開,博得許多日人同情。(三○五)
當時日本正感恩蔣介石,配合國民黨將很多臺獨人士遣返臺灣。

這種不人道行為,直到 57年(1968)日本警察強制遣返臺獨鬥士柳文卿,與抗議遣返的「臺灣青年獨立聯盟」黃昭堂等人,在機場大打出手,終引起日人注意,因日本作法違反國際法和日本憲法,引起美國注意,因有礙國際視聽,日本不得不停止違反人權的遣返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