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著者序

為何要寫《新臺灣史》理由很簡單,因為我是個基督徒,寫過《臺灣基督教史》,在寫基督教史的過程中,發現中國為了有利統治,漢化臺灣人,像過去連橫所著《臺灣通史》,都是以漢化為目的而寫,甚至可至中國求官。所以扭曲、造假的內容很多,無法稱得上是一部真正的臺灣史。其他雖還有人著史,但都是架構在《臺灣通史》的基礎上,是以漢人自居的主觀歷史,偏離客觀歷史陳述的條件。故在此原則下,臺灣到目前為止,可謂「無史」。

臺灣是我的故鄉,魏徵諫唐太宗說:「以銅為鏡可以正衣冠,以史為鏡可以知興替」。做為一個臺灣人,以及上帝的僕人,所求的不過是故鄉的繁榮,以及「福音」的廣傳。但觀乎目前臺灣政治社會環境,由於無史,致使政客橫行,政黨惡鬥,造成民生凋弊,國力日衰。整個社會的環境惡性循環,致使許多年青人也遠離政治,甚至以政治文盲為榮。殊不知「覆巢之下,豈有完卵」。所以覺得有必要重新整理臺灣歷史,讓全臺灣人知道我們真實的「過去」。

或許有人會批評,許多論述太過主觀,是每個寫史的人不能避免的問題,總之「愛之深、責之切」,臺灣是我的母親,敘述時難免嘮叨,這是「愛」使然。有人也會批評寫史,哪有寫的年代與當今如此接近,這會犯了大忌。對許多發生的事件,太早蓋棺認定也是不好。但因臺灣政治風氣實在太差,有必要「正衣冠」。當然這對我而言,惹來的麻煩將不少,甚至禍及官司。但俗語云「既要進廚房,就不要怕熱」。我的生命都是上帝所賜,做上帝要我們做的事,才是生命的意義。當然知道,在寫的過程中,涉及人物數百千人,難免有錯。雖經再校仍不能免,若因此損及他人,也先在此致歉,請來信指教,讓我得以更正。

這本花費十數年完成的《臺灣史》,我仍要感謝很多人,最重要的是我所信靠的主耶穌。若沒有聖靈開導,許多地方就會停留在屬人的情感,和激昂的意識衝動中,無法用心平氣和的心思,評估臺灣需要的歷史價值,這個價值,就是聖經所說:「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神同行」。

而神是愛,神的愛甚至是「將他的獨生子賜給我們,叫一切信他的,不至滅亡,反得永生。」若能學習主耶穌的愛。我想在歷史,難免對人會有批評,但這個批評,對願意悔改的人而言,將會變得很有意義。

總之,由於筆者才疏學淺,對《新臺灣史》著作,若非弟兄姊妹指正,像林美蓉姐妹、蕭宗健弟兄等的協助,錯誤就會更多,尚祈各位先進者給予指正。
最後願  上帝賜福我們。
 
 
主僕  李政隆敬上  2007 /04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