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9-3 美麗島事件

許信良為社長,呂秀蓮為副社長的《美麗島》雜誌,鑑於黨外雜誌頻遭查禁停刊,為免黨內外對峙擴大,有意與國民黨溝通。
決定在創刊時邀請國民黨政軍要員共襄盛舉,以展示朝野共同促進民主誠意。在當局同意下,選擇中泰賓館舉辦創刊慶祝酒會。
不料酒會當天,卻被標榜反共愛國的《疾風》雜誌社等一干人。
手持「漢奸不可姑息,臺灣不可斷送」標語前來示威抗議。
這場隔著中泰賓館,黨內外對峙8個多小時,險些釀成全武行鬧劇,藉著電視播出,不但為《美麗島》雜誌帶來宣傳也帶來大量訂購。「中泰賓館事件」,因疾風事件反帶來豐收,故有「疾風吹向美麗島」笑談。


此外,因「中泰賓館事件」有《疾風》雜誌社等反共愛國人士示威榜樣,不僅使中壢遊行抗議事件,有了正確性,有樣學樣,開始掀起黨外遊行抗議的時代。這一年由於中美正式邦交,使得政治意識不同的黨外運動起了分野。部份黨外人士像陳鼓應、黃順興和張春男等對中國有夢想的,則在此年以後陸續「回歸中國」,以此做為對國民黨的抗議。


就在黨外人士透過《美麗島》雜誌,在全省擴大組織,仿國民黨設立民眾服務站方式,在 11縣市成立服務處舉辦活動。
蔣經國為維護其政權,在孫運璿行政院長任內,聽取副總統謝東閔「以台制台」建議,擱置由林金生出任省主席。
啟用了表面祥和,能言善道,口才足以掩飾獨裁,且肯向黨外下手的臺北市長林洋港為省主席。
黨外人士,也開始為貫徹其反對決心組織集結時。
68年(1979) 12月 10日終於爆發了有名的「高雄事件」即「美麗島事件」。
黨外人士以慶祝「美麗島」雜誌,在全島成立十一個分社為由,號召黨外人士聚集參加「世界人權日」,他們聚眾遊行、演講。

而蔣經國則以預埋情治單位,製造暴民,再以軍警回擊產生人民暴動,再指摘此人民暴動為「叛亂」等。
類似上海屠共,以及二二八大屠殺中常用的手法,派出軍警部隊大舉鎮壓。
並逮捕黨外 160多位人士,其中除許信良早已出國避難外,其餘人員包括黃信介、施明德、林義雄、姚嘉文、張俊宏、呂秀蓮、陳菊、林弘宣等 8人交付軍法審判。
最後以「意圖且著手顛覆政府」罪名,處施明德以無期徒刑,黃信介有期徒刑 14年,其餘各為 12年。
在施明德逃亡期間,以窩藏施明德為由,逮捕了基於「聖經」教導的人道協助,幫助施明德的臺灣長老教會高俊明牧師和林文珍長老,各判處 4年徒刑並沒收財產。似乎黨外人士經此逮捕,整個士氣打擊很大,臺灣重新籠罩在二二八肅殺的白色恐怖中。就在美麗島公開審判前 18天, 69年(1980) 2月 28日發生被視為「殺雞儆猴」警惕黨外份子的林義雄全家滅門血案,林義雄母親和一對女兒都被殺,其女林奐均重傷僥倖逃過一死。諷刺的是,血案發生後,林義雄夫婦還需對外發表:「感謝蔣經國的愛心,使他三人活下來。」的公開信(二○○  186頁)。


欲將兇殺案渲染為黨外內鬥結果,林義雄的助選總幹事游錫堃被誣指為兇手,約談 2、30次。
幸有林義雄生還女兒否認,才免去欲加之罪災禍(三一○  57頁)。
隔年又發生美歸國知名學人陳文成,在警總約談後被殺的「陳文成事件」。
這些殘忍案件,使黨外人士引起社會同情,表面上似是觸礁的黨外運動,因人民同情,實際卻是暗濤洶湧。
而「美麗島事件」也間接促進許多優秀律師,像「中國比較法學會」的張德銘、陳水扁、謝長廷、蘇貞昌和尤清等人相繼投入黨外。
也引起著名的學者,像李鴻禧、蔡墩銘、城仲模等人的關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