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0. 臺灣的社會問題

「積極開放」中國投資,當然造成產業外移,掏空臺灣經濟現象。
臺灣宛若金融風暴來臨,不僅股票指數,從過去萬點一路下跌, 90年(2001) 10月 3日來到 3346點。
即使行政院祭出「挽救股市六大措施」、「財經六大利多」等措施,仍無濟於事。
許多人不堪受損因而倒閉,甚至跳樓自盡。臺灣失業人口也跟著對中國開放,開始增加。
李登輝時期,失業率原本維持 2 - 3% 間,88年(1999)為  2.9%,隔年為  3%左右,等到陳水扁政府通過開放,二個月內,廠商出走七千多家。
失業率便呈戲劇性增加,民國 90年(2001)爆增為  4.6%,隔年為  5.2%,再隔年為  5%。(三三○)
到了92年(2003)9月失業人口已達五十二萬九千多人。(三二一  63頁)


這個數目也可從領取勞工保險失業補助金得知, 88年(1999)發放的補助金為五點二億元,但到 91年(2002)增至一百零二億元。為了解決社會龐大失業問題,行政院因此推動「公共服務擴大就業方案」,通過二百億元,以臨時約僱辦法提供失業者短暫就業機會,短期內做為8萬戶失業家庭的補助,以「腳痛醫腳,頭痛醫頭」辦法,才使得該年度申請失業補助金,得以緩和下來。


但「公共服務擴大就業方案」究屬短期救濟,絕非長久之計。等到約僱期滿就又失業, 92年(2003)11月實施方案結束,失業率立刻跳升到五%。時離總統大選不久,民進黨為贏選舉,只得再延「擴大服務就業方案」半年,提出七十億元掩飾昇高失業率,解決嚴重失業問題。(三二一  66頁)
事實根據調查臺灣長期失業人口,88年(1999)李登輝時為三萬人。
次年陳水扁接任總統,為三萬九千人,隔年再開放中國投資,增加到五萬八千人。
隨著台商前往中國投資,長期失業人口跟著大量增加,91年(2002)為九萬四千人,
92年(2003)則突破十萬人為十萬五千人。(三二一  68頁)


隨著開放中國投資,臺灣經濟成長率呈現下滑,像李登輝執政的 88年(1999)為百分 5點 42,隔年尚能維持百分 5點 86的成長率,可是等陳水扁上台宣佈鬆綁「戒急用忍」後, 90年(2001)立刻呈現幾十年來難得一見的負成長,負百分二點一八。加上股市下跌,來到歷史性的新低點,「臺灣經濟風暴」傳言甚囂塵上,成為當時的憂慮。為了挽救經濟,臺灣政府在隔年採取一連串措施,1月宣佈「土增稅減半」,企圖熱絡「火車頭」建築業,帶動產業復興。
3月對垂危的傳統產業,宣佈「五年免稅」政策,8月並宣佈「開放陸資」來台投資房地產。
直到隔年, 91年(2002)臺灣經濟成長率,重回百分三點五九,才解除人們對經濟困境的疑慮。


對於臺灣經濟所以能夠再起,許多人都將之歸功於對中國出口,像 89年(2000)出口二百四十九億美元,佔出口總值比例百分二四點四,而進口只有六二點三億美元,出超一百八十七億美元。
到 94年(2005)出口七百六十二億美元,佔出口總值比例百分三九點一五,而進口只有二百億九千多萬美元,出超 560多億美元。(三三一)
對中國大量出口結果,也帶來大量的外匯存底,89年(2000)年 5月陳水扁上台,外匯存底為一千一百三十億美元。

92年(2003)年時增為二千零六十六億美元,佔全球排名第三,僅次於日本的六千七百多億美元,及中共四千多億美元。而韓國則以一千五百多億美元居後,香港以一千一百八十八億美元居第五名。(三二一47頁)
而臺灣的外匯存底,到 95年(2006)9月止則為二千六百億美元。


對中國進出口總值增加,帶來臺灣經濟的繁榮,這是不爭的事實。
然而是否完全有利臺灣,並非如此。
原因是早期臺灣對日本也是大量入超,當時臺灣正值經濟發展,中小企業在在需要日本產製的工業原料及設備,所以曾發生整船的香焦輸日,也換不回一套設備的批評。所以即使八年抗戰,仇日至深的國民黨,也不得不對日大量入超,這是造成民國 60年代,臺灣經濟所以快速成長原因。


今日中國經濟成長亦復如此,須靠國外,特別是臺灣的化工原料、設備和技術轉移。
然而對臺灣而言,將設備和技術轉移中國,臺灣決不會像日本一樣保留技術,幾乎傾囊相授。
經濟學家黃天麟對此種現象也說:
「表面上,我國對中國之貿易年年順差,累積也達一千二百多億美元。但出口順差並不代表賺了錢。」
又說:
「同期間我國對日本的貿易逆差,也達一千八百多億美元,
其中有一大部份進口,就是對中國出口所需的原料及半成品。」
(一五九88頁)
對中國出超,不否認帶來短暫利益,但長久的商業競爭,以及經濟大量倚靠中國結果,在兩岸敵對下,對臺灣其實是有害無利,非常危險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