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1. 臺灣兩岸局勢

陳水扁上台時,對中國表達善意,提出「四不一沒有」,卻不為中共接受,以「觀其言、聽其行」做為答覆。不久 6月 13日南韓總統金大中,和北韓金正日在北韓平壤,舉行五十五年來的歷史性會談,使臺灣與中國和談,有例隨例,又成為可能。不料, 10月唐飛辭去行院長,改換張俊雄上台為院長,賴英照為副院長。就在此時,中共軍委副主席張萬年,又在解放軍工作會議上,揚言臺海五年內必有一戰,而解放軍會先發制人,癱瘓臺灣的供電系統和作戰能力。
有關中國武力犯台又成為新聞討論的焦點。


89年(2000) 6月底美國防部向國會提出《中國解放軍軍力年度報告》,其中對台海安全情勢,他們提出短期內,即2005年以前,臺灣掌握制空、制海及反登陸優勢。而中期階段,即到 99年(2010)中國雖可建立一支聯合部隊攻台,但必遭受重大損失。至於長期雙方的實力,必看雙方的軍力消長,尤其要看臺灣本身的軍事發展,能否超越中國。(三二○  94頁)
但到時中國即使攻台,也須解決很多問題。該年 8月對中國石油問題有研究的美國經貿研究中心也提出報告說:「曾有一位在中國石化工業服務的政協委員強調,美日等大國都有三個月的戰略存油,臺灣也一樣。
現在台獨聲勢這麼囂張,中央老強調,必要時不惜以武力解決,但實際上稱得上戰略儲油卻只夠一周。」
報告上並稱:「要談打仗根本是騙人的,人家靠操縱國際石油價,就可以把我們整得雞飛狗跳了。」(三二○  94頁)


中國攻台問題,即使被視為親中的助理國務卿謝淑麗(Susan Shirk)對「美國是否應涉入台海問題」,不客氣的在「美國大使館電視網」,對大陸人士表達美國對兩岸關係的處理原則,她說:「就美國的安全利益而言,兩岸若真爆發衝突不僅是負面,因我們(對台)不僅在法侓上有承諾,而且在道德上也須涉入。」(三二○  135頁)若台海發生戰爭美國會涉入,也間接得到美國盟邦的日本證實。 89年(2000)11月前日本海上自衛隊司令山本誠來台參加「臺灣的國家安全保障」時,自信的對臺灣軍事形式發表演說,他說:「根據我過去在自衛隊與美軍進行協同訓練的經驗得知,如果中國對台動武,美國一定會插手,只要臺灣人民自已不認輸,中國絕對無法征服臺灣。」(三二○  136頁)


至於中國將來是否會以飛彈攻台,87年(1998) 3月美國傳統基金會雪費分析,將來影響台海均勢的新武器有六:
一、配合中國發射的衛星,中國已向歐洲尋求協助,希望能製作高解析度的雷達衛星。
二、具有可改變彈道極難擊落的M-9飛彈性能,若能配上研發中的全球定位導航系統(GPS),當能更精確攻擊目標物。
三、可發射SS-N-22的超音速驅逐艦,這種飛彈發射配合船速很難防禦,目前中國已對外購買兩艘。
四、在俄羅斯及以色列的協助下,中國未來十年可能採購到的八架空中預警機(AWACS),可提供攻台時的空中和海上情報。
五、同樣在俄羅斯及以色列的協助下,十年內可能佈署的新式戰斧級長程巡戈飛彈,這種飛彈可從海上、陸地或空中發射不易攔截。
六、發展性能優異的潛艦,中國除可能得到俄羅斯協助,發展核子潛艦外。對已採購到的四艘性能較好潛艦,到 2010年可能增至15艘,這些將對臺灣的封鎖產生威脅。(三二○115頁)


雖然臺灣在 88年(1999)8月及隔年1月陸續發射「中新一號」及「中華一號」二枚衛星。中國也在該年 10月起陸續發射「資源一號」、「烽火一號」、「資源二號」等衛星。真正具有導航作用則是隔年 10月發射的「北斗」等四枚導航衛星。雖說這些衛星可發揮局部「區域性」的運作機能,但與臺灣在美國關係法下,美國以二十四枚導航衛星構成的「全球定位系統」(GPS),仍有很大差距。

至於中國已研發射程 2500公里的巡戈飛彈,雖說從兩伊戰爭及伊拉克對付以色列戰爭中得知,除非攜有核彈,否則破壞力仍是有限。何況臺灣除擁有愛國者飛彈、神盾級戰艦、已研發的「反戰術彈道飛彈」等外,並向美國提出採購長程預警雷達,並積極籌建「戰區飛彈防禦系統」(TMD)。雖說臺灣對中國飛彈有多重的反制系統,但中國擁有飛彈,對臺灣仍具嚇唬威脅。故有人主張仿效美國國防部作戰綱要,「反制敵人戰區飛彈的作戰方法,乃是在發射以先,先攻擊、摧毀或瓦解其戰區飛彈」,故有「攻擊是最有效的防禦」之說。


臺灣早在 77年(1988) 1月因中山科學院張憲義棄職潛逃美國,帶走蔣經國時期暗中進行核武生產的機密文件。這件後來在美國壓力,不得不拆毀生產設備了事的「核武事件」,顯示臺灣早有製造核武能力。因此有人主張,像 93年(2004)5月美國國防部送交國會的「中國軍力報告」,就建議可「考慮」採取攻擊行動,讓臺灣發展攜帶核彈飛彈,對準北京、長江三峽水霸、上海、廣州等飛彈射程範圍,實施不得已時的「嚇阻作用」。(三三五  1493頁、三二○  130頁)
當然這決不是美國、中國和臺灣所樂意見到的事。
所以向美國購買武器成為臺灣自衛維一選擇,這就是臺灣必須軍購理由。


就在中共武力犯台恫嚇中, 89年(2000) 11月 7日美國舉行第四十三任總統大選,開票結果難分軒輊,尤其關鍵性的佛羅里達州投票數非常接近,只得重新驗票,過了一個多月,代表共和黨的布希,雖在整體票數敗給民主黨的高爾。但美國選舉並非直接選舉,係以州代表得票數為勝負關鍵。而州代表票,則由州選舉結果,決定全州投票對象。結果佛羅里達州高爾敗北,以代表票一票之差,布希當選美國第四十三任總統。

90年(2001)1月 20日就任的布希總統,就接到來自中國的挑戰。那是該年 4月,美國 EP-3 偵察機在海南島上空照例巡行,卻遭中國殲八戰鬥機擦撞,殲八戰鬥機毀人亡,而受創的 EP-3 偵察機緊急降落中國境內。雖然有人認為攜有先進設備的偵察機,落入中共手中,會提昇中國技術能力。但美國華盛頓時報,卻不作如是想,軍工專家富蘭肯斯坦,卻以中國過去曾購買蘇愷 27型戰機,及其版權為例說明,他說:「中國從俄羅斯或其他國家採購,就等於默認他們自已的國防工業,不能設計和製造所需的武器,中國的國防工業是國有企業中最差勁的企業。」(三○九  165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