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2-1 本土派黑金

國民黨的貪腐,因有嚴密的組織做為後盾,使得黨政高層的貪腐,不易被人察覺,就像偵辦「拉法葉艦案」一樣,明知有高額佣金,也無可奈何。何況許多重要工程,像過去建設的十大工程,追加的價格,竟可高達預算的四、五倍,甚至十倍以上。過去曾被批評為世界最貴的台北市捷運工程。此外,還有核四工程發包,也被質疑工程費過高,到處「賄聲賄影」傳聞不斷,都成為民間僅能懷疑,而拿不出實據來的羅生門。

可笑的是,像這種有黑幫紀律的政黨,其領導者,縱使在國外擁有龐大存款和房地產。在國內往往又要賣羊頭掛狗肉,裝出廉潔形象,穿平價衣服或夾克,住不起眼的房舍,所以人民很難發現其核心人物,特別是大老和高層掌權者的弊端,除非黨內鬥爭,像 89年(2000)總統大選,被鬥爭下台的黨主席李登輝左右手,前投管會主委劉泰英,就因受賄疑案被判刑。已經黑得不能再黑的國民黨,趕快利用此機會,將過去所有貪腐問題,全部歸罪李登輝。


有嚴格紀律的國民黨,雖然無法讓人碰觸上層的貪腐,但不保證其下層的外圍份子,特別是本土公職人員也能例外。
這些外圍份子,像立法院長劉松潘,立委王滔夫、林明義、林進春、吳德美、邱毅、郭廷才、曾蔡美佐、廖福本、馮滬祥、傅昆萁、張文儀等。(三四○)還有各縣市長和議長,像屏東縣長伍澤元、基隆市長許財利、台東縣長吳俊立、新竹縣長鄭永金、彰化縣長張朝權、苗栗縣長何智輝、台南市長施治明、雲林縣長張榮味、高雄市議長朱安雄、屏東市長黃清漢、台南縣議長吳健保、宜蘭縣議長林榮星、台中縣議長張清堂、台南市議長黃郁文、還有已被槍決的屏東縣議長鄭太吉。
這些被求刑的人,其中涉入貪腐的,都有一個特點,那就是本土人佔多數。
難道說,這是臺灣人比較貪腐的天性使然,還是延續日據時代不好的教育所致。
但值得注意的是,國民黨來台時,臺灣人尚不知道何為「紅包」,是國民黨帶來的文化,才讓臺灣人知道紅包的用途。


但曾幾何時,臺灣人卻成為全部貪腐的代名詞,難道說教會臺灣人紅包用途的「外來政權」,就不貪腐嗎?
舉個例說,像發生於 81年(1922)被葉菊蘭爆料,後來以 18億元發包的「十八標」工程,原本要價 35億元,總計超出17億元利益,涉及關說的國民黨新連線立委,後來因交通部拒絕發言,以無證據收場。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個集體貪腐案,這些關說的立委,有人離開國民黨去開創「新黨」,利用媒體,以形象良好的王建煊為黨主席,重新包裝,最後不但漂白成功,也都成為社會反貪腐的先鋒。

 
所以有人戲稱二千年總統大選國民黨失敗,也許是件好事,得以藉此下野機會漂白。事實上對一向沒有史實觀念的臺灣人,存在的歷史觀都很短,就像民國四十年代出生的人,是不會知道十年前發生的二二八事件,更不知道相隔二十年前日本人統治的情景。民國七十年代出生的人,也是如此。僅能道聽途說,或從長輩口中勉強湊出早期情景,與真正的史實相距甚遠。臺灣人不知自己的歷史,更不會知道國民黨剛統治臺灣時,種種的恐怖事宜,所以要改變臺灣人的想法,尤其是臺灣年青人的想法,方法非常簡單,只要掌握媒體,就是十年前的大惡棍,也可以改造,成為人人稱讚的反貪腐人士。這是個諷剌的說法,其實也是現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