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3-2 新十大建設

此外,擬在北中南部設立國立藝術館、流行音樂中心、以及臺灣博覽會。這些屬消費性建設,姑且不論各地文化中心,至今無法發揮其功能,臺灣是否有能力躍進一步,管理更大型的藝術中心。就以台中市想要建設古根漢美術館一案而言,許多中南美國家,像阿根廷等不是封館,就是國家每年尚要編列很多經費加以支持。

對於臺灣文化建設欠缺軟體,客委會主委羅文嘉就曾表示過:「國家級客家文化中心先前根本缺乏軟體規劃內容。」(三四四  49頁)而在北中南各蓋一座讓青少年表演的「流行音樂中心」,不但被民進黨內林濁水立委,批評為「荒唐到極點的設計」。就是主管的高雄市文化局長管碧玲也說:「如果高雄流行音樂中心硬體蓋好了,卻不知道營運方向和軟體內容,我會很心虛。」(三四四  49頁)


諸如此類,由於欠缺評估能力,加上提出計劃事出偶然,使得其他建設,像在高雄擬建設新一代,可容一萬五千TEU貨櫃船停靠的洲際深水港。還有為解決高山水庫沈泥,供水不足,企圖在桃園、雲林、台南及高雄等地,建設平地水庫海淡廠,提供各都市供水問題。其他建設,像各地急需建設的污水下水道工程,以及與交通有關,台鐵捷運化。開發花東及南投等觀光價值,而有的第三波高速公路。


此外,像在台北、台中、高雄等大都市建設捷運,以及臺灣建置寬頻管道,所謂M化等建設。
這些計劃因此被質疑,是否跟古根漢美術館、音樂流行中心等一樣,同樣被視為荒唐。
甚至過量的建設,如何遊說環境保護運動團體,都無法說明,因而都被擱置在立法院中。


事實上「新十大建設」,陳水扁曾在 90年(2001)以「政府改造委員會」名義,對外揭示「民間能做的,政府不做。
地方能做的,中央不做」。所以其中很多建設,都準備採取委外建設及經營等,所謂 BOT方式進行。
然而隨著高鐵建設採 BOT方案,卻衍生許多問題,像得標廠商財力不足,銀行不肯貸款,在經費無著下,施工遙遙無期。
政府又不能坐視,任其倒閉危害政策,必要出手相助,結果是政府出錢,經營權卻掌握在私人的弊端出來。


總之,由游錫堃院長推出的「新十大建設」,不管規劃內容是否恰當,卡在立法院也是不爭的事實, 93年(2004) 1月並被立法院封殺。所以臺灣經濟繼續惡化,債務高築,已成為不是執政黨該扛的責任。在野國親兩黨無理杯葛,反成為陳水扁施政「外行領導內行」,可以推卸,避開國人指責的地方。而在這些逐日增加的國債中,最為人關心的倒不是這些建設,還有兩件事,那就是捐地節稅,以及中央補助公教退休人員優惠存款的十八%的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