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4 臺灣的危機

日本周邊的危機,比較難解決的反倒是臺灣。特別是中國崛起後,面對中國每年暗地高達數千億美元的國防預算,並已有能力以飛彈射下衛星後,對臺灣問題,已非過去傳統的思維模式。臺灣人能否守住臺灣的問題,成為美日間,臺灣是否重要到不惜一切犧牲,都要保護的問題。對此問題,負有全球戰略思維的美國,因有北韓、伊拉克以及伊朗等問題,須借重中國折衝協助故不表態。僅能以臺灣不能通過軍購案,大肆責備臺灣,並揚言必要時將責任卸給臺灣。


但臺灣問題,尤其曾統治臺灣五十年的日本,看法就不同。因為設若中國佔有臺灣,除非美國願意付出更大犧牲,不惜一戰,否則以美國的民主特性,是不可能開戰的。第二次世界大戰,在日本節節進逼下,美國遲遲未敢對日宣戰,就是一例。若不是日本偷擊珍珠港,才不得已宣戰。故臺灣問題也是一樣,若美國不敢開戰,誓必走入對日本非常不利的持久戰,如此一來,必會損害日本和南韓的能源運輸,以及在東南亞的貿易利益,甚至造成長期重大損失。
何況日本後門洞開,付出的價格更高。
除非日本投降,否則是經不起持久戰的。


臺灣問題使日本有識之士人人自危。
「人助不如自助」,未雨綢繆,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終於在 96年(2007) 1月 9日將 43年(1954)應美國要求成立的日本防衛廳,正式升格為日本防衛省(國防部),原屬防衛廳「長官」久間章生改稱「防衛相」也就是「部長」,開始可以單獨享有預算權,其任務也從「防衛日本」邁向可對外派遣維和部隊。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說:「這是日本邁向全新建國基礎的第一步,同時也是日本國民對外宣示,日本是一個民主國家的決心,具有維持國際和平與安定的象徵。」


日本前外務省條約局長東鄉和彥 95年(2006) 12月底對外表示:「臺灣對日本安全保障非常重要,台日具有民主共同價值,新首相安倍晉三是一位非常親台的政治人物,日中展開高層對話,也有助於臺灣的安全。」亞洲安保論壇幹事宗像隆也說:「若中國合併臺灣,臺灣海峽、巴士海峽都將受到中國支配,日本與韓國將受到控制,南海變成中國領海,中國將確立其霸權。這意味著美中冷戰,取代了美蘇冷戰,人類將再度面臨存亡危機。」又說:「北韓進行核武,中國口頭表示反對,卻從未給予任何有效壓力,北韓使用原油的八成來自中國,只要中國停止供應,北韓軍隊根本無法出動,可見北韓已實質成為中國殖民地,讓人不得不認為中國期待北韓擁有核武。」


事實上,美國與中國隨著中國軍備擴充,彼此對立愈來愈尖銳。遠的不說,就以最近發生的北韓和伊拉克而言,北韓若非核武試爆,對中國和俄羅斯產生的威脅遠甚於美國,引起中國和俄羅斯緊張,出面強迫北韓達成協議,否則談判將永沉壺底,不知所終。所以說和北韓和談成功,以其說是協助美國,無寧是完成了中國和俄羅斯的要求。


而伊拉克,這個讓美國至今仍不知如何結束,讓布希聲望達於谷底的海外戰場,中國則利用其超過一兆美元外匯,打開經濟外交大門,大量購入石油。尤其從被美國指稱為「恐怖主義國家」的伊朗、和蘇丹購入石油,更助長石油價格高漲,使伊朗和蘇丹獲利,讓伊朗利用賺來的錢,協助伊拉克什葉派人士,而蘇丹則用來資助查德境內的反政府軍。

為逼使石油下跌,美國雖獲得遜尼派的沙烏地阿拉伯協助,曾將石油從每桶七十八美元高價,逼回五十美元,但維持不了多久,馬上又漲過六十美元。伊拉克成為美國無法控制的地方。這個在中東始終與美國為敵,卻與中國「共舞」的回教國家伊朗,從北韓案例中,發現擁有核武談判的諸多好處。

於是對外發表,將發展只用於和平用途的濃縮鈾,但濃縮鈾隨時可製成核武原料,故被懷疑將用於核武,遭聯合國禁止,而無視聯合國禁令的伊朗,結果在 95年(2006)12月 23日遭到聯合國制裁。就在伊朗堅持不放棄核武計畫,與美國、歐洲對立時, 2007年1月美國《航空及太空科技周刊》報導,伊朗已計劃將總重三十噸的彈道飛彈,改造為衛星運載火箭,近期將發射衛星至太空,進一步提高與美歐對峙籌碼。而伊朗的技術若沒有中國背後協助,本身是無法達成的。

而中國將來也會利用衛星殺手技術,摧毀臺灣唯一的民用偵側衛星,其次再截斷美國的內部通訊,製造恐慌,進而達成拖延美軍救援時間。當然美國早有防範,像發展每顆只十公斤的奈米衛星,以及太空防衛系統做為保護。但對臺灣而言,也應自我發展應變計劃和措施,像在短期內補上另外一顆衛星,或由美國協助發展低層的衛星科技或嚇阻性武器。賓州大學教授林霨指出,過去美國建立的延伸性嚇阻武力,在中國、北韓甚至伊朗,各自發展核武後,未必能有效保護亞洲盟邦。亞洲各國對美國的保護也愈來愈存疑,自行發展嚇阻性武力,像核武或傳統武器,可能是未來的趨勢。


曾任美國駐中國大使李潔明也說:「華府從來就不曾認為中國的軍事擴張是和平導向,美國對此應有所防範。中國發展衛星殺手,可能影響美國對台海的估算,但美國對臺灣仍有防禦承諾。」(三五○6)96年(2007)就職美國情報總監麥康納,在參院作證中指出:「中國從 1999年快速軍事現代化,顯示中國的軍事企圖,不只是解決臺灣問題而已,中國正在發展多種傳統和新式飛彈,具備攻擊美國本土與海上目標的能力」。


而對中國潛艦多次侵入日本海域,追蹤美國航空母艦小鷹號一事,美國海軍情報處也透露,中國正從事大規模的潛艦建軍活動,包括多艘核潛艦,以及五艘號稱可配備射程八千公里,巨浪二型飛彈的新式戰略 SSBN核潛艦。而購自烏克蘭,整修後的瓦雅格號航空母艦,也將在 2020年下海服役。


雖然美國至今不表態臺灣解決方式,而胡錦濤也多次表達:「要寄希望於臺灣人民。」但面對中國擴武,96年(2007) 2月 28日美國國防部防衛安全署(DSCA)仍對外宣佈,將售臺灣二百十八枚 AIM-120-C「先進中程空對空飛彈」,以及二百三十五枚「小牛空對地飛彈」,總計美金四億二千多萬元。(三五○  5頁)這些飛彈與其說是防衛,倒不如說是安臺灣的「心防」。因這些飛彈面對中國排山倒海攻勢,以及近千顆飛彈,應沒什麼作用才對,臺灣人民在意的卻是日本和美國的決心。


但中國也不要得意過早,快速的經濟發展,需油量必大增。「經濟發展靠能源」,有了能源,還要擁有巨大艦隊護航,外太空的監控佈局,都成為中國必走,與美歐日俄競逐的道路,「中國崛起」似乎與二次大戰前「日本崛起」沒什麼兩樣,但後果是否會和日本一樣,就要靠中國人的智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