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7-5 「興揚」迷航之旅

臺灣由於中國崛起,外交處境更是堅辛,所以陳水扁就任總統後,更是尋找機會訪問邦交國。
但每次出國就會碰到一個問題,就是過境美國。
而美國也會將接待的規格反應在對陳水扁的好惡上。
90年(2001)出訪中南美洲,過境美國紐約和休士頓。
94年(2005) 9月 20日陳水扁訪問中美洲,雖遇聯合國開會期間,仍讓陳水扁過境邁阿密。
95年(2006) 1月陳水扁出訪南太平洋友邦。
但當 95年(2006) 5月準備第二次出訪南太平洋友邦馬紹爾、吉里巴斯、吐瓦魯及另一非邦交國,所謂「興揚之旅」時,卻遇到了困難。原來 2、3月間,陳水扁照例向美國提出過境請求時,美國因對陳水扁片面改變「終統」不滿,故到臨行前二日才給予回覆,去程只能過境夏威夷,而回程則在阿拉斯加的安克雷奇過境,同時要求只能加油,不能過夜,甚至公開活動。而美國也表示,這個行程係由布希親自裁決,表示不能變更。


美國這種無禮行為惹火陳水扁。就是小國也有自尊,此次陳水扁出訪勢在必行,原因是因應國內連宋捲起的「大陸熱」,同時也轉移弊案不斷焦點。故在次日,接見美國在台協會處長楊蘇棣堅持「如果不是紐約,我就不過境了!」不知陳水扁所處四面楚歌環境,楊也不甘示弱回答:「悉聽尊便。」但也不忘提醒臺灣「是否以後也就不要『過境』了」。迫於無奈,當日臺灣雖發表了來回都經阿拉斯加過境,而美國也同意。不料到臨行時,陳水扁又改變主義,使美國國務院不得不臨時突然對外宣佈,「陳水扁已經主動取消過境美國,確定在前往巴拉圭途中,不會過境美國阿拉斯加。」


事實上,這次陳水扁過境美國,可說是近十年來,美國給臺灣領導人最難堪的待遇,美國媒體紛紛報導,這是因為陳水扁「終統事件」,給阿扁的教訓。而陳水扁在這種逆境中硬要闖關的做法,與美國衝突做法,雖令台獨人土憂慮,但也有人叫好,因為一直乖巧聽話的臺灣,也應適時「反對」美國,就是「軍購」也是如此,臺灣甚至可以提出「不抵抗政策」。雖須付出一定代價,也唯有置死地而後生,才能測出臺灣對美國或日本重要。但看在統派和反對者眼中,都以為是羞恥。以「台獨」理論大師自翔的林濁水,就斥說這是一次「丟臉的外交」。


而美國這種對台的屈辱,雖說陳水扁本身該檢討,但美國自以為老大,多年來養成臺灣被保護的形象,對臺灣幾乎到「呼之則來,喚之則去」的地步,忘記了臺灣守在東南亞海域瓶頸,對美國和日本的重要。不將臺灣視為一個「國家」,將臺灣以「臺灣關係法」視為「國內法」,既是「國內」又不自由,彷彿被囚禁任其耍弄。

面對美國這種屈辱性的「過境」安排,陳水扁還以「不過境」的反抗,是可以令人理解的。但打破傳統不過境美國若成事實,對美國操控臺灣會成為不良慣例,故氣急敗壞的美國國務院,也不理睬陳水扁要求保密,而逕自對外發言,甚至十幾次違反國際禮儀,不禮貌的以「他」指稱陳水扁,並運用力量,使回航仍得到阿拉斯加過境。事實上,這次沒經過美國同意的「興揚之旅」,起飛後,原本希望過境的黎巴嫩,卻因消息外洩遭拒絕,只得轉往阿聯大公國的阿布札比加油,然後又到荷蘭阿姆斯特丹,以「商務包機」名義中轉加油。


由於飛機飛往那裏,都會遭中國打壓,美國也有意讓陳水扁出醜,經常會臨時修改航線,故要極盡保密。使這次出訪,不但對前往的國家充滿未知,也充滿驚險,故要「東竄西奔」。甚至為了防止洩密,當局還切斷飛機上的衛星通訊,使得這次出訪,有人要戲稱它為一次「迷航之旅」以及「流竄之旅」。早已因投資中國轉藍,長榮張榮發說:「拼這種外交有意義嗎?」尤其對此次陳水扁探訪的對象,像歷經 37小時飛行,訪問的巴拉圭,被在野黨批為「金援外交」,干涉巴國內政,還有訪問已斷交 28年的利比亞,被視為臺灣外交一大突破,然而不為統派媒體認同,反以「利比亞為支援恐怖主義的國家」論斷其外交的正確性。
這些批評直到 5月 16日美國也與利比亞復交,才停止對陳水扁的攻擊。(三九八)


事實上,美國國會很在意美國國務院,對陳水扁所經歷的風波,國務院所為當然遭到批評,美國副國務卿佐利克因此必須對國會說明,他說:「美國必須慎重處理有關問題,美國不能助長『台獨』傾向」,他說:「因為臺灣獨立就意味著戰爭。」所以當議員談到臺灣也是一個「國家」時,佐利克立刻就糾正說:
「自從卡特政府以來,我們就一直維持一個中國政策。這個政策是基於美中『三個聯合公報』和『臺灣關係法』,我們尊重臺灣創造的民主和經濟成就,但我們不鼓勵希望尋求臺灣獨立的人。」
又說:「二十世紀九十年代,我們幫助他們進入亞太經合會議,後來幫助他們加入世貿組織。
但美國必須十分小心,我們不鼓勵希望尋求臺灣獨立的人。讓我說清楚,獨立就是戰爭。」
(三九九)
然後又加強語氣說:「臺灣獨立就意味著戰爭,這也意味著美國士兵可能因此喪生。」(三九九)


美國對陳水扁無情,確實傷了很多臺灣人的心,沒多久美國從久等的軍購案中,也學會了誰才是真正的朋友。所以等到 96年(2007) 1月 9日陳水扁又要出訪中南美洲,名叫「嘉欣之旅」,去參加尼加拉瓜新任總統奧蒂嘉就職典禮。美國已改變主義,去程不但允許轉機美國舊金山,在舊金山過夜,並進行十四場接見。其中包括美國前國防部長裴利、美國在台協會理事主席薄瑞光,陳水扁說:「這是我的第一選擇,總算如願以償」。只是回程,專機從尼加拉瓜飛往美國洛杉磯時,結果在飛超墨西哥領空時,遭到中國壓力被拒絕,只得繞道多飛四小時,才抵達洛杉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