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9-4 邱毅爆料

對台開案及第一親家案,在人皆曰不可能破的弊案時,最後成為可能,除了檢調認真,在媒體壓力下,鍥而不捨追踪外,與執政黨意識形態對立的邱毅,不斷爆料,雖然許多爆料子虛烏有,但已使邱毅成為藍軍打擊英雄。原一度要風光訪問中國,據聞還要像連戰、李敖般,在「北大」辦演講,但中國顧慮,他那種「亂槍打鳥」若教會中國人,必造成中國天下大亂,故臨行前被取消。


事實上,邱毅的爆料,雖造成陳哲男、趙建銘等人被判罪,但許多虛假的爆案,加上媒體故意炒作,不但造成臺灣社會動盪,也造成許多當事者,無法彌補的損傷,邱毅也成為被告。
就如邱毅爆料,誣指趙建銘夫婦在日本東京世田谷區擁有豪宅。
而且又說,趙建銘去年(2005)曾以駙馬爺身份,到宏盛建設興建的「帝寶」看房子。


「帝寶」曾是黨產中廣所在後來賣給宏盛建設,等建完房子成為台北市最貴住宅,每坪高達三百萬元,政商名流的最愛。
故邱毅爆料,說宏盛大老板林堉璘與陳水扁熟識,故讓趙建銘「以人頭戶一點二億元買下二百十坪,換算每坪的價格五十七萬元」,如此低買高賣,賺「戴帽子」的差價為數可觀,把趙建銘塑造成高官貪腐子弟形象。


其中最令人詬病,乃是 95年(2006) 11月 9日他爆料陳水扁兒子陳致中,在美國紐約銀行有巨額存款,該年 9月 26日止戶頭有五億四千多萬元。但因爆料風聲走露,上月急匯出一億多元,其中一筆錢係匯至陳致中岳父黃百祿戶頭。他同時爆料,陳致中在美國除存款,尚擁有市值超過千萬美元豪宅,且投資大華超市超過四百萬美元,同時他的財產報稅,每年都超過二萬五千美元以上,可見其財產之多。


接著爆料,陳水扁女兒陳幸妤在美國紐約銀行的密帳,餘款竟高達美金 1854萬元,相當於台幣六億一千萬元。
消息傳出輿論譁然,陳水扁名譽掃地,「清廉總統」竟是偽君子的「貪腐總統」造成全國憤慨,後來雖然證實都是亂爆料,但先入為主觀念,加上又有陳哲男、趙建銘等第一親家犯罪實例,嚴重造成社會對陳水扁的不信任。


故而有心人甚至放出「一妻、二秘、三師、四親家、五總管」,謔稱為犯罪集團之中傷。
而所謂「一妻」係指第一夫人吳淑珍。
「二秘」即指副秘書長陳哲男與馬永成。
「三師」為律師林志豪、醫師黃芳彥以及會計師張兆順。
「四親家」則為趙玉柱、簡水綿、趙建銘以及趙建薰。
而「五總管」則指內政部、交通部、金管會、公平會以及國科會等,當時都有首長或副首長涉罪緣故。
在邱毅不斷爆料中,最引起國人注意的則是「國務機要費」案。
就在他爆料時,6月8日高檢署查黑中心,接獲一封檢舉信函,檢舉對象為總統夫婦,除具體而微陳述,陳水扁如何假借他人消費發票,報銷國務機要費,有貪污之嫌疑。同信函還附上臺灣紅負責人李慧芬,在台北君悅飯店的發票影本作為證據。 23日檢舉人旅居澳洲臺灣紅公司負責人李慧芬親自出面說明,從 93年(2004)多次來往臺灣住宿君悅酒店發票,交給杏林製藥負責人,也是她的堂姊李碧君轉交總統夫人吳淑珍,作為「國務機要費」報帳。


審計部也在隔天發表拿民間友人發票報帳是違法行為,地檢署也表示將願配合深入調查。但因「國務機要費」涉及國家機密,唯恐為害國家安全,總統府原本拒絕審計部派人查帳,但在巨大輿論壓力下,最後雖同意審計部查帳,但仍不許帶走所有報帳憑證。陳水扁對國務機要費解釋說:
「他沒有A一毛,是因為把錢拿去做機密費,因為一半還不夠,才會到處湊發票,拿的發票就是這部份。」
至於做了那些機密事項?
陳水扁透露曾拿出 50萬美元,支付給卡西迪公關公司,在美國做公關,其餘就不願多說。
7月 20日,邱毅終於拿出李慧芬提供,總共 336萬元無買受人發票,質疑都是被吳淑珍拿去報帳,高檢署查黑中心於是在當日,根據證據分案偵查。
總統府也緊急發表聲明,說部份國務機要費是用來強化對澳外交關係,所謂「南線專案」使用。
不同意總統府說法的李慧芬, 7月 22日,又返台以證人身份接受查黑中心詢訊,
而被懷疑為南線秘密外交,台澳中間人,李慧芬的前夫邱達偉也返台說明,但都無法取信於民,所說對案件無濟於事。


7月 25日,無視於國務機要費「機要」性質,陳瑞仁檢察官親自帶隊,到總統府查帳。
27日,總統府緊急聲明:「過去以來一直都是這樣,不管是沒有單據,或是附了單據卻沒有說明,審計部從來沒有表示不同意見,現在既然認為不妥,府方將進行檢討。」雖有此聲明,但辦案檢察官陳瑞仁,仍照樣約談了陳水扁總統、夫人吳淑珍、前總統府辦公室主任馬永成、關係人李碧君、李慧芬、前總統李登輝等人。並在 7月 31日,辦案人員再度到總統府,目的是扣押 89年(2000)1月到 95年(2006)6月所有國務機要費支出憑證影本。並約定 8月 3日準備以「潛在性被告」身份偵訊陳水扁總統。


不料此一消息卻被總統府,以總統親民,願接受平民般審訊,在新聞稿中對外發佈,使得偵訊因此延至8月7日。8月20日,查黑中心再度偵訊吳淑珍,坐在通風電動椅上的吳淑珍,並不否認收集發票報銷國務機要費。她說目的也是為了「秘密外交」。同時在偵訊時,她也抱怨外界對她珠寶的質疑,但她說:「絕對不會公開珠寶的來源」。


對此國務機要費負責偵訊的北檢署檢察官陳瑞仁,司法官訓練所二十三期畢業,75年(1986)開始進入檢察體系,曾查辦台東達仁鄉長協助山老鼠,起訴包括鄉長在內十幾人。接著偵辦南迴鐵路工程弊案時,下令南迴鐵路停駛,現場挖掘取得偷工減料證據而聲名大噪。後來公費留學美國取得法學博士後,回國在台北地檢署服務,偵辦林肯大郡和東科大火案。然而真正使他享有全國知名度,則是偵辦眾所矚目的「軍購洩密案」及「尹清楓命案」,都因涉及軍方高層查無證據,弄得灰頭土臉,因而發起成立「檢改會」(三七六 5頁)。
而偵辦「臺灣禿鷹案」也雷聲大雨點小,
不管如何,偵辦陳水扁的「國務機要費」,成為可以改變過去無能的形象。
「給我一根槓桿,我就能撼動整個世界!」就是他喜歡說的一句話。(三七六  4頁)
所以偵辦中也不管憲法規定如何,總之,從總統身上將可扳回過去失掉的顏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