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1 紅綠對決

為了避開藍軍主導的嫌疑,同時達成對中國表態,紅衫軍於焉形成, 9月 8日,施明德發表「九九運動宣言」後的隔日, 9月 9日開始展開所謂二十四小時倒扁靜坐。原本預計百萬人參加的活動,根據台北市警察局統計,約有九萬民眾聚集,在凱達格蘭大道靜坐。倒扁總部發言人范可欽表示:「民眾不散,倒扁行動就不會解散」。


對靜坐示威早習以為常的陳水扁,則採回到台南官田老家,並對外說:
「阿扁不會倒,因為臺灣不會倒,臺灣的民主自由法治之路也不會倒,大家要加油,阿扁要加油,臺灣要加油。」
又說:「人家說要反貪腐,阿扁完全支持和贊成,但反貪腐要先反對臺灣有史以來,最大的貪腐集團。
中國國民黨過去不公不義取得,霸佔臺灣人民的財產,都要還給國家。」
(四一二)


事實上,臺灣反貪腐能否成功關鍵在美國,陳水扁政府貪腐形象,在臺灣民調中,日趨低落,甚至低到 12%左右。
唯恐臺灣社會動亂,帶來中國入侵藉口,為雨綢繆, 8月 30日在陳水扁出訪帛琉時,美國在台協會台北辦事處長楊甦棣,就私下與立法院長王金平會面。美國希望他能在最危急的時候,肩負起穩定政局的責任。同時在 9月 9日,準備長期靜坐當日,施明德藉洗澡理由離開現場,到立法院中興大樓十二樓會見楊甦棣,楊甦棣問他兩個問題,一個問題是玩真的,或是玩假的,只是嚇唬陳水扁而已。第二個問題,則是問要玩多久,施明德回答玩真的,而且玩到阿扁下台為止。楊甦棣肯定這是臺灣民主運動過程必有的現象,但他也要求施明德信守承諾,絕不搞流血革命,施明德同意楊甦棣意見。


而幾乎是同時的隔日晚上十點,呂秀蓮和王金平也在立法院官邸密會,對後扁政局交換意見,參與人士尚有呂秀蓮辦公室主任蘇妍妃,臺灣心會副理事長張貴木,以及王金平秘書長吳東林等人,雙方同意結盟,萬一倒扁運動場面變得一發不可收拾時,呂秀蓮願意以備位元首身份收拾殘局,而王金平也傳達美方訊息:「如果紅綠戰爭一觸即發,呂秀蓮登高一呼,美方會支持。」(三七六  7)
對這個保證,11日楊甦棣第二次與王金平會面,再度強調,美國希望他能在最危急的時候,肩負起穩定政局的責任。
而李登輝也透過第三者轉達,同意呂秀蓮以備位元首收拾殘局,但條件只能當一年多總統,不再競選 2008年總統,因李登輝對民進黨四大天王深惡痛絕,認為這些人都是『陳水扁政權共犯』。如果呂秀蓮答應了,她的夢就立刻會實現,沒有必要再選 2008年總統了。這次密會雖是以收拾殘局為出發點,但影響所及,涉及國內外多方政治角力,使呂秀蓮不得不陷入長考。


而為了反制施明德準備在 9月16日,發起更大的倒扁運動,所謂「圍城之戰」,陳水扁為自衛也主張以戰反戰,發起更大型的「反倒扁運動」。故在11日,找來行政院長蘇貞昌,為「九一六」是否要舉辦活動密商。陳水扁希望借殼上市,由臺灣社出面主辦九一六活動,實際卻由民進黨動員參加。
但蘇院長卻有不同看法,他向總統報告,如發生流血衝突,會造成民進黨無法彌補的傷害。
蘇貞昌雖有意反對,仍遨不過總統執意進行。
根據《時報週刊》引述:
「對於蘇貞昌堅決反對九一六動員的說法和作法,陳水扁私下和幕僚說,對蘇貞昌的反對,他非常意外而且氣憤,阿扁甚至氣到從11日和蘇會面後,到九一六當天,都刻意不和蘇貞昌聯絡或見面。」
該週刊仍說:
「蘇貞昌最後仍未出席九一六,先前也接受幕僚建議,刻意缺席 9月 13日,如同『挺扁誓師大會』的民進黨中常會,蘇貞昌心中非常清楚,這樣一連串做法,不但可能讓他提早被陳水扁撤換,也同時象徵他與阿扁,已經正式分道揚鏢了。」(三七六7頁)


被外界解讀說陳水扁準備反制倒扁, 9月 13日民進黨召開中常會,後來被形容為「挺扁誓師大會」,黨主席游錫堃訪美改由代主席謝長廷主持,主要目的係為通過由陳水扁下達的 9月 16日「十萬人動員令」,來一場紅綠大對決。但黨內四大天王,都不願看到此景,結果呂秀蓮第一個發言,不但不被接受,反被臺灣社秘書長楊文嘉評擊為「反倒扁」,說呂秀蓮不守分際、且有篡位野心,氣得呂秀蓮幾乎要控告楊文嘉。


結果那次中常會,大家雖不願意看到紅綠對決,但仍屈服於總統意志。
「我們雖然不贊成倒扁,但不代表我們就是挺扁」、「阿扁不下台,連法律也難辦到」,由於陳水扁堅持不下台,使得挺綠人士,只能在挺扁和倒扁選邊站,由於憂慮綠軍內亂,造成臺灣失守,在本土意識高漲下,最後只有「含淚」挺扁一路,即使總統人格破產,支持度不到百分之十,也唯有此路可行。


為了說明民進黨挺扁並非就是貪腐。
謝長廷接受專訪一再強調,「清廉的標準由誰來決定?」
自己只是專心在選台北市長,他也認為阿扁犯不犯法應該尋求制度,就是法律程序來解決。
他說:「雖然制度不一定完全正確,但至少是制度,也只能相信制度,如果經過正式調查結果,有人犯罪,民進黨自己也會處理。」(三七六  7頁)


同時對於施明德揚言「圍城之戰」,發起大規模罷工說法,包括工總、商總、工商協進會、中小企業協會、工業協進會、以及電信公會等六個工商團體,也在十五日「圍城之戰」前夕,呼籲倒扁要理性抗爭,不要以罷工作為訴求手段,以免導致勞資雙方都蒙受其害。(四一二)
而對於施明德說要發起罷工,結果當時贊成罷工的民調很低,大家都不喜歡傷到臺灣經濟,
所以直到最後,甚至紅衫軍事件都已平息,仍沒有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