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5 天下圍攻

終於來到決戰日子, 10月 10日國慶日,當陳水扁國慶講話時,國親立委包括宋楚瑜主席在內,突然拿出預備好的「阿扁下台」紅布條,掛在兩旁主席觀禮台上,高聲喊「阿扁下台」口號,比倒扁手勢。並與民進黨立委,演出全武打。
宋楚瑜甚至帶頭穿著紅西裝走下觀禮台,竄入表演儀隊中,與安全人員大玩「貓捉老鼠」追逐遊戲,穿插鬧場,成為全球笑劇。
事後,代表親民黨發言的黃義交說:「不如此激情演出,不足以表達在野黨的強硬立場。」
雖如此說,但以堂堂主席,卻以下三濫失序行為演出,成為全球笑話,讓人嫌惡與不齒。(四一二)
而且紅衫軍也因人數不足,不足以發動「天下圍攻」。
雖然如此,在未申請情況下,卻以路上埋伏突擊方式,攻擊欲參加典禮的民進黨立委林國慶、李明憲等人,阻撓參加大典的政府官員,並搔擾外賓座車。使先前宣示,「愛與和平、非暴力」淪為空談。(四一二)


事實上,臺灣對於每年舉辦國慶日,早有意見。
尤其贊成台獨者,更認為國慶日是中華民國的事,中華民國如同蔣介石說的,已經亡國,那為什麼還要有慶典?
更何況台獨反對的,還有國旗和國歌?
而這件對國民黨來說,維護中華民國,相當於認同他們過去的政權,被認為是重要不過的事。
可是如同國旗,臺灣人不可對國旗不敬,但自稱外省籍的馬英九,卻可在台北市舉辦的各項活動中,說拆就拆,說沒收就沒收。
現在也是如此,臺灣總統一定要舉辦國慶,而他們卻可視其不存在,要鬧就鬧。
既如此,那臺灣定期舉辦這活動又有何意義,所以總統在國慶演講中也說:「那以後就可不用辦了!」


但一直以來,將這個慶典視為重要的,行政院長蘇貞昌批評紅衫軍沒有遵守向立法院長王金平所作「國慶不鬥場」承諾,民進黨主席游錫堃更批評泛藍和倒扁群眾,故意破壞國家慶典,「讓國慶日變成國恥日」。
事實上,也無法掌控整個場面的王金平,則回應說:「這是臺灣社會多元化的一面,不必大驚小怪,大家過了就好。」
同時參加慶典,美國在台協會臺灣辦事處處長楊棣甦也認為,不可思議,他反問說:「大家不都應該要有禮貌嗎?」(四一二)


然而,不知此舉已觸怒大眾的施明德,雖說無法達成「天下圍攻」,但仍有能力癱瘓台北市交通。
故在下午,改變包圍策略,率隊繞行東區,在 SOGO百貨前席地靜坐,使東區交通完全打結。後來並佔據忠孝西路,直到凌晨四點,才在警方驅離下,讓出一部份車道。總計「天下圍攻」,參與的人數,根據台北市警局估計,約有 12、3萬人,不到「九一五」當天的三分之一。這個後來被視為,另一個鬧劇的「天下圍攻」,臺灣長老教會總幹事張德謙說:
「『十月十日天下圍攻』正好給臺灣社會一個好機會,一起來圍攻這個不屬於臺灣的國慶,讓臺灣人有創造自己國慶的權利。」
《自由時報》記者鄒景雯也說:
「依創黨歷史,唯一對這個日子有光榮的,當屬中國國民黨,照理其最該捍衛雙十國慶,免於受到羞辱,不料這個政黨,昨日卻成為顛覆中華民國建國日的首謀和幫兇。」(四一二)


對於這個倒扁活動,後來也是以佔據車道方式,移師台北車站。
使得台北市車站癱瘓,有人開始責備馬英九不動用公權力,將這些未申請活動驅離。
針對這點,台北市長馬英九則說,「天下圍攻」群眾人數,遠多於警方無法驅離。《自由時報》更以「巴黎七十萬人示威,四千警察搞定」,而「美國五十萬人遊行,三千警察防脫序」報導,批評馬英九說謊,是「不為也,非不能也」(四一二)。


而馬英九為了向紅衫軍表達,整個運動過程中,他雖未如宋楚俞全程參與,但他還是積極倒扁, 10月 11日,明知不可能通過總統罷免案,仍在立法院程序委員會中,提出「第二次」罷免案,結果僅得 116票同意,不但未超過三分之二門檻,且還比第一次罷免案,得票數還低。孫子兵法云,「一而再,再而衰」,馬英九倒扁終究要以失敗收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