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6 烏龍報導

隨著北高市長選舉的逼近,臺灣媒體開始有亂報的情況產生。為使新聞報導能夠客觀、公正、事實,新聞局成立了「新聞公害防治委員會」,簡稱「新防會」,對臺灣發行較大的幾份報紙進行檢測,結果發現從 95年(2006)4月各報開始出現烏龍報導,像 4月 23日《中國時報》四版頭以「總統府不夠清廉,第一家庭形象不佳,扁指泛藍情報組織搞的鬼」,第二天總統府立刻出面澄清,指「扁指泛藍情報組織搞的鬼」子虛烏有,其實是一件嚴重的「離間報導」和莫須有指控。


5月 30日《聯合晚報》以邱毅爆料,「吳淑珍美國買『大華超市』為扁卸職後移民美國找退路」,另外又以「趙建銘疑赴越南洗錢,與『華國幫』葉國一合夥投資,金額達十億美元,可能循陳哲男管道洗錢」為標題,大肆報導(四二一),事後卻發現這些指控皆非事實。


而 6、7兩月,根據新防會報導,更有 15件烏龍事件,《中國時報》8件,《聯合報》4件,《蘋果日報》3件。
這些事件都集中在政治事件,尤其對離間綠營的團結,提高馬英九身價的報導較多。像 6月時,《中國時報》報導「李登輝倒扁」、「呂王聯盟」,《蘋果日報》報導「前女友爆陳致中愛用禮卷」。7月時,《中國時報》報導「李登輝要扁知所進退」,不但遭台聯否認,李登輝甚至在記者會上澄清,這是「無影的代誌(絕無此事)」。


該報更報導「扁式『恐嚇』,王金平氣得跳腳」,以及「閃靈主唱連署籲扁下台」,事後卻遭當事者王金平,和閃靈主唱們出面否認。更稀奇的是,竟然可捏造完全沒有的報導,像馬英九學生時代曾為保釣健將,日本對他的「反日」立場頗為疑慮,故為解釋立場,他繼訪美之後,在 95年(2006) 7月 10日訪問日本六天,拜訪了東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東京府知事山田啟二等地方官,推動城市外交。


但媒體為抬馬英九身價,竟以日本將繼任的首相安倍晉三、外相麻生太郎為馬英九貼粧,報導馬英九訪日時,不但會見了安倍晉三,且盼有「馬英九效應」,這個報導造假可說到達極點,說話的語氣和內容巨細靡遺。但刊出後,馬上為日本官員出面否認,說根本沒有「會面」之事,報導內容實欺天下百姓。面對日本官員指控,馬英九回應居然老神在在的說:
「訪日期間見過誰,他和副主席江丙坤從未點名過任何人,在日本、臺灣、甚至包括接受媒體訪問、記者會,都是如此,他信守和日方承諾,對外界的報導,不證實、不否認,更不會評論。」(四二二)
為《中國時報》圓了這個大謊。從這事件,誰還能說馬英九不是政治鬥爭中的「大內高手」。


到了北高市長選舉前夕,10、11月份,報導烏龍事件更創歷史的新高,總計 67件,其中,《中國時報》以 29件領先諸報,《聯合報》以 22件次之,《聯合晚報》則以 9件佔其次,最後則為《蘋果日報》和《自由時報》。

而在媒體造假過程中,發生了一件趣事,即紅衫軍運動時,民進黨主席游錫堃批評倒扁的紅衫軍說:「倒扁就是中國人糟蹋臺灣人。」結果卻被《中國時報》惡意解讀,故意製造族群衝突的假新聞,以游錫堃罵紅衫軍「中國豬」為題,刊登在 9月 25日的頭版。茲事體大,這則假新聞,雖在游錫堃抗議下馬上更正,游錫堃仍不改其志,向法院提出控告。為此,當日由趙少康主持的「超級新聞駭客」電視節目,前台北市勞工局長鄭村棋在節目中,不停的指罵游錫堃是「狗」、「陳水扁的走狗」,而與之同台的立委洪秀柱,也附合地說,是「最忠心的狗」、「比狗還不如」,因此以妨害名譽罪,兩人都遭到起訴。


由於不甘受假新聞操控,斷章取義,受傷至深的游錫堃,於是在 12月 28日對外發表:「即日起,民進黨拒絕接受中國時報採訪。」又說:「有關中國時時報日後對民進黨的報導,我們民進黨不予證實,所以我們也希望全國民眾、鄉親父老,如果要知道民進黨的消息,請改看其他媒體。」對此不當報導的媒體,行使「拒訪」的抵抗權,正是民主的表徵,媒體非弱者而是強者,才須抵抗。


若媒體是弱者,那執政者早可以命令關門。
試問兩蔣時期,對於胡錦濤主掌的中國,須使用「拒訪」的抵抗權嗎?
2002年中共十六大期間,《深圳周刊》發表一篇〈肥金手記〉,對內定總書記的胡錦濤揶揄一番,結果主編金敏華立刻被免職,刊物受嚴厲整頓,這是目前的中國。至於兩蔣時期的臺灣更不用說,不然何以當時會被稱為「白色恐怖」時代。


所以政論家胡文輝說的很對,他在《恐龍變寒蟬》一文中說:
「游錫堃認為遭『媒體』侵害,除了提出告訴,更表示民進黨拒絕接受中時採訪,引發新聞自由與拒訪抵抗權論戰,援游者認為,媒體因認同歧異,假新聞自由之名,做政治打手,游當然有權行使抵抗權。援中時者則指為,壓制新聞自由、製造寒蟬效應。」
又說:
「中時集團與國民黨有近百億的黨產交易,黨產來源『不公不義』,這件交易至今『不明不白』,是否政媒利益輸送?中時還參加國民黨黨產小組、監委薦遴小組等,這不是『黨用媒體』嗎?」然而也是民進黨立委的段宜康竟說:「竟不知臺灣解嚴二十年後,本黨戒嚴!」把受害者的弱勢者行為,當做強者看,以為是「戒嚴」。

而 12月 30日,行政院長蘇貞昌也說:「我沒有什麼黑名單」,對黨內主席,遭媒體攻擊無法招架的抵抗,竟以白色恐怖的「黑名單」相提並論,腦筋實有夠壞。這些主政者的媒體顧忌,讓人可肆無忌憚攻擊政府,也是造成今日媒體成為亂源的原因,而民進黨所以會遭到這麼大的攻擊,則是「咎由自取」,軟弱帶來的必然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