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 貮、馬英九當選總統(上)

馬英九治國理念
民進黨執政失敗,台灣人望治心切,懷念國民黨執政,馬英九長相俊秀在「人美心善」觀念下,擄掠許多婦女選票。
2008年選舉結果,馬蕭以 765萬票,得票率 58.45%,囊括婦女 65%選票,以 221萬票懸殊比例勝出謝蘇的 544萬票。
成為台灣史上得票數最多的總統。

同時合併大選舉行的台灣「入聯」及「返聯」公投,因領票人數未達過半門檻,全遭封殺。
馬英九勝選時,興奮地說:「我們贏了。」
對馬英九言不只總統勝利,國民黨 25個縣市長,取下 15席縣市長寶座。
立法委員 113席,首次採用一選區兩票制,民進黨僅得 27席,無黨籍 1席,而國民黨取下 77席、親民黨 1席及無黨籍聯盟 3席,總計 81席,超過四分之三席次。
在此背景,讓馬英九選後對外宣稱:「完全執政,完全責任。」

馬英九以延續蔣家兩代統治者自居,卻不是接續蔣經國晚年的民主開放,而是承繼蔣介石「黨政軍警特」的白色統治。
1981年為滅絕海外台獨言論,他完成「恐佈主義與台灣獨立運動」論文,為蔣氏父子獨栽辯論。
以為統一若寄望台灣民主絕無可能,最佳方式乃是回歸獨裁,利用專制體制決定台灣未來,是促使統一有效做法。
若能任內完成,將使他博得統一中國「歷史定位」的民族美名。

馬英九施政表面清廉,卻是貪腐,為了掩護台北市長任內利用職務,從事官商勾結圖利財團,將簽約文件全以機密封存,連議會也無法查閱,使得台北市長任內,即使網民指出涉有 217件弊案,也都查無實據,使馬英九得以清廉形象成為國民黨總統候選人。

2006年繼任的郝龍斌市長如法泡製,不只沒檢舉,反過來幫忙掩飾。
直到 2014年九合一選舉,「在野大聯盟」柯文哲當選市長,針對馬郝前市長與建商簽定合約予以解秘,公開網路。
才被發現經手的建設幾乎都有弊案嫌疑。於是成立 21人廉政委員會,首先將比較大的案子,像遠雄大巨蛋、新店美河案、太極雙子星案、松山文創園區,三創資訊園區等,以「五大弊案」為名開始追查。

這些弊案共通點,都是利用獎勵投資的促參條例,選擇台北市精華區,以不受議會監督,所謂BOT或聯合開發進行。
招標前訂定嚴苛條件嚇跑競爭者,好讓指定廠商得標。得標後,藉由甄審委員會或行政權介入,變更招標條件、提高容積率、變更都市計畫、減少應付權利金和租金等作爲圖利廠商。

台北大巨蛋為柯文哲查弊第一案,這是 1991年台北市立棒球場舉辦中華職棒總冠軍賽時,天降大雨,使得球賽無法進行,上萬觀眾喊著:「我們要巨蛋!」
開始展開巨蛋規畫,原屬意在關渡平原興建,後來改換基地為市立棒球場,2002年成立「台北體育園區籌備處」,始將松山菸廠列為大巨蛋興建場址。

2004年BOT招標,就發生總樓地板面積包括停車場說明,故意讓競標廠商誤以為可建面積很少,無利可圖不參與,造成遠雄企業的大都市建設公司和日本竹中工務店組成的「台北企業巨蛋聯盟」一家得標,然後開始議約。可以說從招標、甄選、議約、簽約、環評、都審,每個階段充滿弊案陰影。

馬英九為了護航遠雄,指定財政局長李述德議約主持人,17席甄選委員,私下違法增添「李建中、劉宗榮、楊忠和」三人,湊合府內主管共計 10席護航。
遠雄得標經過談判, 2004年 9月 23日進入關鍵談判, 9月 20日馬英九密會趙藤雄,私下達成不要營運權利金,日後可建商住銷售的都市變更協議。
李述德為掩護議約,以「不要一條牛剝二次皮」,取消約28億元營運權利金,造成市府嚴重損失。

馬英九與遠雄談妥議約,又發生竹中工務店討取議約後多出利益,雙方失合,竹中工務店決定退出,以智慧財產權拒絕巨蛋聯盟使用得標圖說。
按理遠雄無法履約,必須重新招標。市府一反常態,不只准許變更,且同意竹中工務店改由 HOK SVE公司承接,將得標的「台北企業巨蛋聯盟」更名為「遠雄巨蛋事業有限公司」,雙方在 2006年10月重新簽約。

簽約後馬英九以行政栽量權掩護遠雄變更設計,使得 2007年 9月大巨蛋經行政院核定為國家重大建設時,已完全違反招標規定,招標時體育館與附屬設施樓地板比為 32%對 68%。現在變成購物中心、商店街、高級旅館、電影院等商業設施 68%,體育館只佔 32%,儼然掛羊頭賣狗肉,假體育圖利商業。

荒誕的是,為了保護遠雄,竟修改合約到不合理地步,將原本招商以商業盈餘貼補體育館虧損,結果變更為商業所得全歸遠雄,體育館虧損由市府負擔,若遠雄虧損過大以致無力負擔,市府還得照價買回。北市府過份偏坦遠雄的不平等條約,被稱為現代版「馬關條約」,遠雄原本就該見好就收,無奈貪心過甚,不思公共安全,為了擴大地下商場營業面積,將距離12.7公尺的板南捷運線,原本開挖 13.5公尺的地下停車場,再往下開挖至 22公尺,比捷運站 16公尺還深,結果造成 2015年4月20日一場小地震,震醒台北市民對捷運施工疑慮,被爆違反捷運法,捷運局卻始終不敢吭一句語。

大巨蛋儼然國父紀念館前的商業怪獸。甄選議約過程黑箱,不符公平正義,許多人指稱是馬郝貪腐傑作。
因為遠雄與市府簽約前,發生竹中工務店退出巨蛋團隊,趙藤雄兩度晏請甄審委員吳光庭、陳錦賜及曹壽民等敘餐,檢調查出 2006年 5月陳錦賜帳戶,多出自稱向遠雄借款的 290萬元,因無法做為賄款證據不起訴簽結。而馬英九是否貪腐僅能成為彷間猜測。

馬英九涉入大巨蛋並非僅有,馬郝任內的重大建設,像八十多件捷運聯開案、台北車站旁,名為「京站」的交九BOT案,興建初期就不斷傳出弊案。
只是馬英九全以機密存藏,讓人調不到資料。
只有知情的馬郝心腹,以為台北市藍大綠小,只要國民黨永遠執政,這些密件就會石沉大海,永遠成謎。

豈料人算不如天算,2013年 3月發生洪仲丘案,與中國簽訂服貿協議過程黑箱,激起年青人抗議的 318太陽花學運。
這時又發生台大醫生柯文哲,因台大器官移植團隊,誤將愛滋病血液注射人體,原本與他無關案件,因器官移植法為他所定,故以督導不週,被監察院彈劾,激起柯文哲鬥志以「在野大聯盟」身份投入 2014年台北市長選戰,意外當選。
才將文件解密,使人得知馬英九貪腐程度,堪稱國民黨建國以來最惡劣者,「亡黨在馬」之說,不徑而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