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4 黨政分離系統

國民黨離開執政總計 16年,陳水扁 8年以及馬英九 8年。
使得 2016年總統大選,國民黨幾乎推不出人選,與蔡英文對決。
2015年 5月 16日國民黨首次辦理總統候選人初選,只有民調不到 10%的立法院副院長洪秀柱,和前衛生署長楊志良領表參選,黨內大咖包括朱立倫、王金平、因垂簾聽政的馬英九沒有點頭,馬英九屬意的副總統吳敦義因民調過低,全部龜縮不敢報名,
被名嘴周玉蒄電視上嘰笑稱:「真是沒膽」。
國民黨會這樣完全是馬英九責任。
兩蔣時期,國民黨從中國撤退來台,實施「以黨領政」,行政院高官像謝東閔、李登輝、林洋港、邱創煥、吳伯雄皆出自黨部要員。
直到民進黨陳水扁上台才被迫中止。
等到馬英九上台,原本該恢復「以黨領政」。馬英九卻不作是想,開始行政權一把抓,故意施行「黨政分離」將黨矮化。

所以行政院部會首長,不從黨部遴選,從台北市舊官僚、「馬團隊」或稱「馬友友」、以及地方派系提拔,擔當各部會或黨直屬基金會要職。
舉例說,2015年馬英九任命的行政院長計有劉兆玄、吳敦義、陳沖、江宜樺和毛治國等人,除了吳敦義為舊官僚,與地方黨務關係密切,可協助馬英九爭取連任而遭重用。其餘行政院長幾與黨務無關。江宜樺從台大學者轉任研考會主委,後為內政部長,標榜「不入黨、不站台助選、離開時不強留」等三不原則,與黨部幾乎無關,卻能高掛院長職缺。

2012年馬英九連任內,陳沖組閣,江宜樺接手副院長,為符合政黨政治,在陳沖規勸下加入國民黨。
但被解讀是為參選下屈台北市長準備,引起黨內反彈,盼望參選台北市長的立委蔡正元說:「如果是因為有大官做,才加入國民黨,或為了當大官才加入國民黨,那加入國民黨的心意,就不符合國父孫中山先生創黨的意旨。我是鼓勵連勝文參選,那我自己尚未做任何決定。」
行政院其餘閣員,像楊秋興、管中閔、張善政,教育部長蔣偉寧、文建會龍應台、勞委會主委王如玄和陸委會主委賴幸媛都不是國民黨員。

行政院長非重要黨官出身,何況各部會,許多人僅是黨員或與黨無關。
雖然馬英九企圖架空國民黨,但仍需黨護持,特別是國會佔多數的立委成為行政院護航團體。
如何掌控國會立委,唯命是從,黨主席握有提名權,以及可以護航選戰的龐大黨產。
2015年7月開除不分區立委紀國棟黨籍,外人始知國民黨不分區立委都簽下俱結,不管行政院違反民意,像美牛進口,油電雙漲、證所稅、年金改革,最後不改革等胡搞瞎搞政策,只要挾黨命令,都要服從維護到底。為了掌控國會,馬英九總統兼任黨主席,成為行政院推動政策的保障。

陳水扁總統兼任民進黨主席,2007年參選總統的馬英九對外發表,若當選總統將專心國政:「不管在任何情況下,都不會競選黨主席」,
言猶在耳,馬英九一當選總統就不顧承諾,執意回鍋黨主席。
2009年4月吳伯雄任期將滿,傳出馬英九擬兼任黨主席消息,逼得吳伯雄出面宣佈,黨主席任滿不再參選。
6月中旬與馬英九共同召開記者會,希望馬英九兼任黨主席,他在馬英九當選總統時,就有意退讓等拍馬屁言論。

媒體流言,吳伯雄對黨主席退讓很不甘願,最後以提名兒子吳志揚競選桃園縣長為條件才勉強答應,這個傳言真假,除非當事人,外人無從知曉。
馬英九終在7月當選黨主席,原定9月就任,適逢發生八八水災延至10月舉行交接。
而吳志揚則在該年底參與競選桃園縣長,以39萬擊敗民進黨的鄭文燦的34萬票。

馬英九當選黨主席,接著10月舉行中常委選舉,46位候選人選出32席,各地盛傳賄選,不只賄贈高檔禮品,還傳出從黨代表綁票到中常委,一票 3萬元的買票行情。還有集體鎖票、換票傳聞。雲林縣和台中縣的政見說明會,考紀會主委阮剛猛還為有人買票而發飆。

馬英九回鍋黨主席,並沒有帶來選風改善,依照國民黨考紀會調查,新科中常委楊吉雄與江達隆涉嫌賄選「人證物證齊全」,因波及黨代表人數眾多,只能高高抬起輕輕放下,僅取消當選資格,遑論停權或開除黨籍。黨內中常委選舉,馬英九的清廉標準再次破功,暴露貪腐本質,只是未廣為人知悉。

為堵住社會輿論批評,重建黨威,最後由文傳會主委李建榮出面,呼籲當選最高票洪玉欽等22名中常委請辭重選。
馬英九回應樂觀其成。對於中常委不名譽選舉,2008年起擔任國民黨二屆不分區立委紀國棟,2015年就在電視政論節目說:「那次選舉,前後同時收到二張當選證書,真是史上笑話」。紀國棟長年在電視上為黨辯護,只是幾次講出真話,2015年7月被國民黨以言行傷害黨,多次溝通無效為由,與張碩文、李慶元、楊實秋、中央委員李柏融等五人,同時被開除黨籍。

許多脈絡看出馬英九根本不在乎國民黨,在其建構政商體系,國民黨只是幫兇,「黨政分離」將原本黨部掌控軍警特,轉移為個人效力,利用黨內建構的情治體系,透過監控等手法,轉移監視對敵,並保護行政部門衍生的官商利益,才是馬英九關心所在。

原本期冀國民黨重掌政權,可以像兩蔣時期,由黨直接指揮行政院。未經由黨內磨練,無法就任行政院部會首長,原本以為一當選就擁有權利的中常委,大家力爭結果,竟以賄選收場。面對黨內賄選,社會原以為清廉治國的馬英九,會大刀闊斧藉機清黨,掃出貪腐,不料卻是雷聲大雨點小收場,成為社會訝異。

中常會賄選給社會不好印象,也給馬英九「黨政分離」,架空中常會找到理由。按照國民黨章「中常會是全代會閉會期間,黨內最高權利機構」。馬英九另外安排中常會舉行前二天,先召開只有總統、副總統、行政院長、立法院長、國民黨秘書長五人在內的「府院黨高層會議」,俗稱「五人小組」。

同時恢復馬英九2005年擔任黨主席設置的「中山會報」,搶先中常會前一天,讓不必全代會選舉的馬友友,所謂「馬金體制」及行政單位,通過中山會報結論移交中常會。中常會對於中山會報移送內容只能同意,使得黨章規定最高權利機構中常會淪為虛構,行政院一躍為黨的上級領導。

馬英九圖利行政院,將兩蔣「以黨領政」變成「黨政分離」或「以政領黨」,黨被隔離執政團隊,中山會報取代中常會。行政院各部會首長雖非黨員,卻可透過中山會報形成黨決策。中常會成為政令發佈執行的傀儡,讓人查不出黨政分離。馬英九所以回頭緊抓黨權,除了龐大黨產可應付選舉,且黨主席有提名立委權,讓黨立委聽命,即使行政院違反民意,讓含瘦肉精的美國牛肉進口,股市交易除證交稅另徵證所稅、一條牛剝二次皮,年金改革到最後為選票考量不再改革,以及兩岸黑箱作業,成為國民黨權貴爭利的 ECFA案,都在國民黨緊急動員,民間形容「含淚、含恨」立法院的投票部隊。

為了永保馬英九地位,自喻為馬英九生命共同體,以「馬枯我枯、馬榮我榮」自許,善於拍馬屁,深獲馬金喜愛,綽號「白賊義」的副總統吳敦義,等到 2012年 5月 20日馬英九連任,以民進黨 2003年九全大會通過的「黨政同步」,讓陳火扁總統兼任民進黨主席為例,建議國民黨效法寫入黨章,讓總統成為國民黨當然黨主席,落實「以黨領政」的「黨政合一」政策。

馬英九當時民調高,不需「自肥條款」未予同意。隨著政績敗壞,民調如同溜滑梯直直落,不到一年民調只賸 9%,唯恐 2014年九合一敗選,失去主席職位, 2013年 11月通過中常會修改黨章:「總統為當然黨主席」。緊接著國民黨19全大會,馬英九強調,修改黨章是他最後一任為黨利益必須建立的制度,避免黨內出現「兩個太陽」,故須修改黨章「總統兼黨主席」落實黨政密合,沒有自肥問題。

馬英九民調低迷修改黨章,被視「保馬行動」,意味九合一敗選,總統不必負責,甚至2016年大選失利,馬英九仍可不負責任的當主席。人算不如天算,馬英九萬萬沒想到,2015年底九合一選舉,因為政績太差,敗到六都選戰,僅新北市以 2萬 4千票險勝。其餘皆大敗,雲林縣長候選人張麗善,民調雖勝李進勇仍吞敗戰,選後前縣長張榮味感嘆的說,不管如何為選民服務,選戰還是敗給一句話,即是:「選給張麗善,就是支持馬英」,就足以讓整個選情翻盤,可見人民對馬英九之厭惡。

國民黨大敗,馬英九成為千夫所指,雖有黨章保障,要求下台不絕於耳,馬團隊也是馬友友國策顧問陳長文等人,也投稿媒體勸其「雙辭」,辭總統也辭黨主席。在全民要求,馬英九雖是戀棧主席,無奈輿論如潮,媒體報導周美青出面勸導,告知以後女兒們仍要做人,才讓馬英九表面辭黨主席,另立新北市長朱立倫兼任黨主席,開始馬英九垂簾聽政政策。

馬英九以「黨政分離」行政攬權,讓黨遠離行政體系,表面上國民黨執政,其實與行政系統毫無關係。黨部人才若不能藉行政操練,協助宣傳政績,是無法培植後繼人才。將人才深鎖黨內,沒有知名度,沒有政績,也沒有爆光機會,成為社會陌生。造成黨內無人才,連同陳水扁8年執政總計15年,黨政分離結果,國民黨知名人士全在行政院,黨成為行政工具。

2015年馬英九任期屆滿,等到推舉候選人,才發現黨內除了立法院、地方首長,媒體爆光率大尚可一戰。其餘後繼無人。
民調結果,黨內能與民進黨蔡英文競博的人,只有新北市長朱立倫和立法院長王金平二人。

兩蔣時期朝中大臣必是黨出身,黨是行政院人才庫。
馬英九任內實施「黨政分離」,部會首長少與黨有關,黨淪為後宮,成為行政院工具。
地位旁落,除了選戰或行政,代替馬英九遙控立法院,幾乎無什價值,開始引進大量台灣人填充黨職,藉此博取族群融和,用人唯才美名。

空而無實的國民黨,等到 2014年九合一敗選,馬英九辭黨主席,人事改組,朱立倫為黨主席,郝龍斌、黃敏惠為副主席,秘書長李四川,副秘書長為黃昭順、盧秀燕、和江政彥。組發會主委蘇俊賓、文傳會主委林奕華、行管會主委江政彥、國發會主委管中閔、考紀會主委黃昭順,和青年團總團長林家興等人。以朱立倫為主席的黨組織不只聲望低,沒有行政閱歷,難與馬英九的行政院分庭抗禮,若從權利分配,行政院與黨部主從立判,行政院是主,黨為從屬。黨若無行政院配合,只是會吠不會咬人的狗,若要狗咬人,權利在行政院,如此看來,黨主席除了黨產,權利還在馬英九手中,朱立倫只是傀儡,這是國民黨敗亡的前奏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