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5 軍警特與黑道

改造軍隊人事
孫子兵法云:「最好的防守就是攻擊」。
馬英九預防弊案可以二種方式,利用國安系統掌握資料,天下烏鴉一般黑,像馬英九特別費,幾乎行政高官都有,最後從民進黨蘇貞昌口中說出:
「歷史共業」,讓黑資料的人共乘一船,使人不敢查弊,進一步相互掩護脫罪。
其次則是提前安排司法、檢調,甚至更高層監察院、大法官,即使弊案被發現,在調查和審判過程中,都能在安排成爲無罪。

這在人看來困難的事,若了解國民黨就不困難。
兩蔣利用極權統治台灣,有警備總部和調查局掌握全國情資,說你是匪諜,你就是匪碟。
說你不是,你就不是。全國生活在白色恐懼,還有誰在乎兩蔣貪腐或圖利財團。
64年蔣介石逝世,白雅燦以「29問」蔣經國有關遺產問題,以叛國罪判無期徒刑。
當時有位計程車司機對黨外雜誌說,這個問題還要問嗎?
全台都是他們的,要的誰敢不給,還嘰諷白雅燦為此受害真是傻瓜。

將台灣恢復白色統治,更是預防弊案被發覺的攻擊辦法。
就像毛澤東說「槍杆子出政權」,如何掌控槍杆子,馬金體制有一套運作模式。
2009年4月爆發國軍將領買官傳聞,第一個被影射將領為陳水扁執政,總統府戰略顧問霍守業。
同時讓扶台興、黃崑益等退役將領出面證實陳水扁執政,國軍買官盛行。

根據傳聞說出將官升遷,都是靠官夫人在軍中組成的「婦聯會」喬價碼和人事,行情公開升少將 150萬元,中將 250萬元。
這些傳聞指名道性,說有位現役中將夫人在升官前得知花錢疏通,曾向友人透露:「不惜傾家蕩產,也要讓老公升中將。」
這類謠言透過媒體,買官傳聞不只席捲國軍體系,危及指揮,使國軍長久經營的威信和清廉幾乎被打趴。

馬英九任命「319真調會」陳肇敏為國防部長,在社會壓力下立刻成立「國防部廉政建設行動專案編組」,與法務部王清蜂、檢察總長陳聰明、台灣高檢署檢查長陳大和召開會議,決定與監察院余騰芳、黃煌雄、李炳男共同組成專案小組,在馬總統下令的肅貪期限內,完成軍中肅貪任務。

結果發現陳水扁從 2004年到 2008年缷任,升官 240人次,升官後二年內申請退役或調動,陳水扁被控「升退」自肥,就是讓將官升官後馬上退伍,可多領退休金的自肥案,增添社會對民進黨貪腐不滿。這些指控不只傳聞,媒體報導國防大學陸軍學院前院長黃炳麟、陸軍八軍團前副司令朱延昌都是升中將當日退伍,這些憾情報導,固會加深人民對前朝不滿,更是損及軍隊聲譽。

這時剛巧發生軍備局王宗德等三位上校洩露工程標價案,於是以監聽情資,加深民眾對軍中貪腐印象,並以落井下石陳述手法,表示後面一定還有更大枷。對此軍中貪腐,監委余騰芳表示一定追查到底,不管層級有多高,「一個都不會放過,一律要約談」。

至於買官傳聞霍守業,最後由金防部司令陸小榮出面向媒體喊話,力挺霍守業清白,若霍遭起訴他必辭官。
使得陸總部只能以記過輕輕懲處帶過。雖然國軍買官案媒體吵得沸沸騰騰,法務部特偵組簽發「特他」案,不只確認扁家洗錢案,貪污所得超過四十億元,因陳水扁掌握上將級人事核章權,因此將陳水扁列為涉案對象,開始調閱陳水扁執政八年,所有現退役上將 30名名單,揚言準備從金流,追查「買官錢」的流向。

特偵組也將買官矛頭對準前國防部長李傑,因他任內晉升 291個將領,上將 16人、中將 58人、少將 217人。
李傑擁有陽明山柏園山莊豪宅,被立委薛凌踢爆,使他廉潔聲譽遭到質疑。
國軍買官偵查對象不只將官,文官出身的前國防部長蔡明憲,也列為首要偵查對象。
這次調查對將領之深入,誠如 5月 19日新新聞週刊記者李彥謀形容:
------------------------
「這個堪稱台灣有史以來最大的將領集體買官疑雲,偵察難度不小,特別是數百位將級以上軍官,釐清晉昇與買官之間的關係就已曠日費時,涉嫌買官者有的已經退役,有的早已不在國內,有的不願再談,被指為賣官者亦同。」又說:「然而有的將官現在正位居要津,全面清查難免搞到人心惶惶,涉案將領若一一被懲處,會不會動搖國本,都不是司法可以解決的問題。何況這中間的白手套早有一套自我保護的防火牆,將買官賣官的證據藏得不著痕跡,這才是調查困難的根源。」
----------------------------------

事實「項莊舞劍,目在沛公」,馬英九以買官傳聞,深入國軍將領人事,目的是藉肅貪達到將領資料掌控,是不是聽命,足以做為日後以他為領導核心的軍事佈局。台灣軍隊國家化,經過李登輝和陳水扁將近二十年改造,已不是任何軍種或個人可以掌控的事。若欲建立新的領導體系,必須重建新的人事系統,特別對指揮的將領,馬英九使用買官報導,配合特偵組的專案調查,深入國防部將領情資,讓馬英九所屬情治體系掌控國軍將領,成為改變國軍效忠對象關鍵,對未來實施獨裁統治或對中共疏誠會有幫助。

馬英九見目的已達,加上涉嫌買官的民進黨五人小組黃芳彥、陳哲男、林文淵、邱義仁、陳唐山不是出國、退休就是投入地方選舉,且傳聞買官的送錢途徑,立法院的重量級立委柯建銘、李俊毅與薛凌等人,與民進黨早被打成貪腐團體,能以查無實證放手,就像個鬧劇消失在人群中。

馬金體制利用媒體製造弊案,藉機得到所有將領升遷管道,人事背景,分別派系,成為改造軍隊調整人事,佈置效忠的指揮系統。
這種藉由追查貪腐,深入軍隊情資的將領買官案,並非僅有個案。馬英九如識途老馬,複製在各個領域。
2013年藉口情治首長嫖妓插手情治單位,改造情治首長,這是馬金得以很短時間控制軍警特體系的原因。

這種作法真的帶來果效,許多將官為了交心,捉住馬英九急統主張,爭取機會在中國表態,直接宣示與馬同心作為表態。
2011年 6月 8日前國防大學校長夏灜洲,率 21位國軍退役將領到中國與共軍舉行論壇,說出:「今後不要分什麼國軍、共軍,我們都是中國軍隊」的失格談話,引起朝野譁然,同聲譴責。馬英九也以「錯愕、痛心」,強烈指責要求相關單位查證。不料 9月 3日輿論漸息,退役將領舉辦「軍榮眷同心挺馬後援會」,馬英九特意對他握手致敬,夏灜洲說:「馬英九向他說一句『你委屈了!』讓他心結全解開了。」

2012年 2月 8日中國西安舉辦西安事變研討會,夏灜洲受中共中央調查部長羅青長之子羅援邀請,上台致詞語出驚人說:
「國軍和共軍雖然理念不同,但是為了中華民族的統一,目標是完全一致的。」
此話一說完,台下掌聲如雷。國防部發言人羅紹和出面回應說:「夏灜洲先生發言屬於個人行蒍,軍方沒有評論。
但國軍是國軍,共軍是共軍,此一分際,十分清楚,不容混淆。中華民國國軍現役或退役軍人,均知之甚詳,沒有模糊的空間。」

顯然國防部說明不足說服人心,國共軍認同混淆結果,2014年 5月 23日發生中央大學通訊系統研究中心主任陳崑山,拿到校務基金代墊農委會 2億 5千萬委託金後, 2013年 8月帶著國土安全資訊、國安系統分析衛星影像等極密的情報技術神秘失蹤,這個衛星遙控專家棄職投共,被爆逃往中國大陸,入選中國吸收海外人才的「千人計畫」。

2014年 7月 7日中國舉辦七七抗戰 77週年紀念,習近平主持,郝伯村受邀高歌中國國歌「義勇軍進行曲」,
對此敵我不分情況,前總統李登輝只能無奈地說:
「該歌曲以前是軍歌,後來變成中國國歌,對於國民政府來說,算是禁歌,『可以問他,是在何心情下,唱那條歌』。」
台灣軍隊透過這些退休將領,足以讓人了解馬英九對中國統一的用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