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4 法務部檢察署

法務部的檢察署是行政體系,具有自動偵察犯罪的權力機構,要成為缷用比較簡單,只要找到親信擔任法務部長即可,2008年馬英九就任總統,劉兆玄找到馬英九欽定的王清峰擔任法務部長。
王清峰,1987年致力雛妓救援,創辦婦女救援基金會並擔任第二屆監察委員,1996年搭配陳履安競選副總統未當選。
1998年針對台籍慰安婦,拍攝「阿媽的秘密」紀錄片獲得金馬獎。
2004年參與「319槍擊案真相調查委員會」受知馬英九,成為馬英九總統首任法務部長。

王清峰一上任,立刻展開前朝清算,將新舊政府交接法務部長施茂林,根據例行規則,應回任最高檢察署主任檢察官,以「不宜、不妥」駁回。
這種不問情由,違反部長回任機制,
最後由人事行政局與銓敘部出面代為善後,讓施茂林才得以台北地檢署檢察長身份辦理退休,成為法務部長回任一審檢察體系的首例。
此事凸顯王清峰做為馬英九司法打手之兇悍,不問情理和法律。
令人側目是馬英九一上任,委任陳長文律師以瀆職、偽造文書等罪,對起訴特別費的檢察官侯寬仁開刀。
地檢署唯恐惡例一出,捲起對檢察官控告的海潚,不予起訴。
記恨的馬英九猶不忘追殺。

前法務部長李進勇指出,2010年 1月馬英九前往宏都拉斯參加新任總統羅斯(Porfirio Lobo Sosa)「久博之旅」,起程前仍不忘整肅侯寬仁,透過陳長文聯合報投書,建議法務部針對侯寬仁偵辦太極門案懲處。
當晚準備起程,馬英九還剪報親筆寫下「請王部長清峰一閱並說明」要求撤查,王清峰隨即發函高檢署追究行政責任,沒能成功。
2月,王清峰再接再厲發函高檢署,以特別費案,侯寬仁「筆錄嚴重失實,請查明責任並將懲處結果具報」要求嚴懲侯寬仁。
因嚴懲決議不符期待,再三駁回高檢署考績會,直到決議對侯寬仁作出申誡,並處以3年內連續兩次考績乙等,斷其升官後路方才罷休。
馬英九非友即敵,心胸窄隘,從追殺候寬仁可以看出可怕心態。

侯寬仁案被認為是總統干預司法,殺雞儆猴特例,馬英九則以自己並無實際下令查辦,只是將輿論投書轉給法務部長。
由此可知王清峰部長懂得馬用心,「馬之所欲,常在我心」,凡是馬交代任務勢必完成。
至於過去包裝婦權的社福面具,等上任法務部長就拋開,
王清峰實際就是馬英九司法御用同路人,掌控了法務部等同掌控檢察署,特別是調查犯罪權力中樞。

王清峰不是女權悍衛者,從執掌法務部,以及 2012年兼任紅十字會總會長,被形容馬英九國師陳長文專屬救濟機構,不被國際認同的台灣紅十字會,將八八水災、日本 311賑災等數十億元民間捐款,最後被發現根本沒有使用,或未發給災民留置至今,下落不明。被新北市分會長張孟喻拿雞蛋猛砸前會長陳長文,自我批評紅十字會已成為「黑十字會」,王清峰做為總會長不謀改進,被懷疑過去利用社福全係博取虛名,圖謀高位,何況王清峰就任部長後,不再聞問婦女權益。

紅十字會不名譽事,2015年 8月馬英九舉行八八風災6週年紀念,馬英九頒贈勳章、獎章給參與的八八風災重建人員與團體,在一片罵聲和質疑中,代表紅十字總會長王清峰竟能在致詞中,厚顏地說:
「紅十字會不僅是在國內,在國際也從事各種賑濟、復原、重建工作,看看人家看看我們自己,我們要說『台灣真了不起』。」
可見王清峰不只臉皮厚,也不知檢討的缷用工具。

王清峰具備的屬性,成為馬英九眼中表現優秀親信,足以鞏固馬金司法檢察體系。同時利用通過「法官法」擴大法官定義,將隸屬行政體系的檢察官納入,與隸屬司法體系的法官,同屬司法權實踐者受到保障。讓檢察官評鑑及懲戒,交由司法院職務法庭審理等,保護為他賣命的檢察官。

不聽話檢察官,法官法第90條規定「法務部設檢察官人事審議委員會,審議高等法院以下各級法院及分院檢察署主任檢察官,檢察官之任免、轉任、停止職務、解職、升遷、考核及獎懲事項。前項審議之決議,應報請法務部部長核定後公告之。」。
而審議、推舉、調升主任檢察官設置的「檢察官人事審議委員會」簡稱「檢審會」,為了拍總統馬屁,特別訂定審議規定,即對檢察署一審主任檢察官,二審檢察官調升人員,檢審會必須提出1.5倍候選名單供部長圈選,跳脫「法官法」檢審會決議後,僅供部長核定模式。

利用檢審會做為甄選缷用檢察官手段,讓法務部長壟斷檢察官升遷管道,這種明顯控制檢察體系,「順我者生,逆我者亡」,仿效明朝東廠做法,引起基層檢察官不滿。馬英九得勢時沒人敢言,直到後馬時期,一連串惡政引來民怨,民調只賸9%,開始檢察官逆擊。2015年7月13日檢察官人事審議委員,士林地檢檢察官蔡啟文聲請假處分,要求暫停此不合理升遷制度,以法務部長壟斷檢察官升遷,基層檢察官仰承上意就能高升,所謂「一紙升官圖,百鬼夜行誌」。

即使蔡啟文假處分,得到檢察官改革協會劉承武等檢察官認同,也獲得許多人贊成,俗謂「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蔡啟文籠罩在馬英九缷用勢力,豈有贏的道理,果然不到一個星期,就被高等行政法院駁回。
法務部次長陳明堂為此,還感到欣慰,所謂一丘之駱,法務部病疴已重,不是貪腐就是官僚。

被馬英九高度肯定的王清峰,所以下台因 2010年治安敗壞異常,民間要求對重大要犯處以極刑,亂世用重典呼聲高漲,與公開表態廢除死刑,拒絕簽署四十多位死刑命令,並對檢察官施壓,希望不要起訴死刑的王清峰,引起社會爭議,在輿論壓力下 2010年 3月辭職,由最高法院檢察署主任檢察官曾勇夫接任。

曾勇夫繼續為馬英九佈署,排除非親信檢察官。
2011年 7月將查賄不分藍綠,公認全台查賄選第一名,高雄地檢署檢察長邢泰釗,將不分藍綠許多候選人及樁腳起訴,以當選無效解職。
法務部假藉檢察官人事審議論功行賞,任期未到,升官調職到金門高分檢檢察長「冰凍」起來,三年後檢察高層人事異動,廉政署人事易動,原為署長熱門人選的刑泰釗,又以「親綠色彩」被「留金察看」。「順我者生,擋我者亡」,邢泰釗反映馬英九司法體制用人原則。

自以為效忠馬英九的曾勇夫,因為法務部預算必須通過立法院,與立法院長王金平走得太近,2013年也被整肅,馬英九為了鬥倒王金平,發動「馬王鬥」,利用曾勇夫做為鬥爭王金平誘餌,俗謂「兔死狗烹」,在馬金情治掌控體制下,只得請辭下台,餘缺由羅瑩雪接任法務部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