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6 台灣監察院

2004年陳水扁總統提名 29名監察委員,遭到國民黨杯葛,卡在立法院程序委員會,馬英九無視大法官第 632號違憲解釋繼續杯葛拒絕。
等到馬英九 2008年上台,公佈蕭萬長、錢復為審薦小組正副召集人,由胡佛、林澄枝、黃榮村、陳世敏、楊永斌為組員,重新提出第 4 屆監察委員名單,7月 4日通過立法院,監察院終在 8月 1日開始運作。

原本提名有王建煊、沈富雄、黃煌雄、黃武次、趙榮耀、趙昌平、林鉅鋃、馬以工、洪昭男、錢林慧君、周陽山、李復甸、杜善良、洪德旋、劉興善、余騰芳、劉玉山、陳健民、高鳳仙、楊美鈴、葛永光、馬秀如、李炳男、陳耀昌、吳豐山、沈美貞、尤美女、程仁宏、許炳進等人,王建煊和沈富雄為監察院正副院長。許多人都是金溥聰屬意。

金溥聰提名沈富雄,在立法院卻遭吳伯雄和立委邱毅反對,結果以 51票,沒通過立法院半數被否決。同時遭否決的,有被爆性騷擾、逃漏稅的許炳進9票。參與兩性平等、女權運動的尤美女律師,被指責辦案品質不佳,曾有「置人於罪」嫌疑,得票 47票。與原配離婚,讓元配獨立扶養四個小孩,元配罹癌猶置之不理的陳耀昌,13票被否決。馬英九後來改提名陳進利、尹祚芊、陳參祥等人,以陳進利為副院長。

王建煊一被提名就說:「要為監察院沒有牙齒的老虎裝上假牙,並在監察院底下設立像香港一樣的廉政公署」,對外宣示打貪抓腐決心。
馬英九則以小鋼炮和沈大炮稱呼二人,似乎要大力整頓監察院。結果提名通過立法院,12月 7日王建煊就在監察院內部會議,質疑監察院功能,指監察院要發揮職權,就要查能彈劾人的大案。至於人民陳情案,王建煊說:「都是一些小屁屁!」

監察院以「小屁屁」理論,推掉人民陳情案。而所謂大案,卻是清算前朝高官的工具,彈刻前行政院秘書長劉世芳龍潭購地案、前國科會主委魏哲和、捲入巴紐案的國安會前秘書長黃芳志。因委託詩丹雅蘭總經銷的台糖前董事長龔照勝。主導航發會投資高鐵的交通部長林凌三。宣傳入聯公投的前新聞局長謝志偉。農舍案前農委會主委蘇嘉全,以及南科減震案國科會副主委謝志清。數不盡的彈劾案,最後除蘇嘉全被記小過,其餘全判無罪。

同樣的彈劾,對於國民黨官員,就會高高舉起輕輕放下,成為沒有牙齒的老虎。
2009年 9月 10日台北大巨蛋案,經葛永光和黃煌雄監委調查,發現台北市政府同意「台北巨蛋聯盟」變更聯盟技術團隊,改名且違反促參法相關規定,通過遠雄重提之「投資計劃書」,對此提出39項糾正案。結果台北市政府不理,坐視弊案發生。
全國最大聯開案,總銷售達 282億元的美河案,2012年 12月遭監察院認定,台北市政府以低估土地,高估建物成本,將原本 5樓 700人計畫案,變更成 16埬 120公尺高,容納 2000多戶建案,圖利廠商。對此進行糾正和彈劾,最後只以偽造鑑價報告,移送捷運局二名官員了事,任由台北市政府,以損失達百億元的工程繼續進行。

最可笑的是,2013年 8月 14日基隆市長張通榮,關說酒駕,被高院判刑 1年 8個月。
監院曾兩度彈劾未過,第一次由楊美鈴和程仁宏提出,以 4票贊成、8 票反對未通過,第二次又以6票對6票而未過。
王建煊對監察院標準,比法院還要寬鬆大為不滿,大罵監察院「混蛋,連雞肋都不如」。
並說出監委多由政治酬庸產生,以「食之無味,棄之可惜」批評監察院。

被指責的監察委員,則以此案係屬「刁民違法鬧事與民代關說」,張通榮諸多言行令人厭惡,並不構成彈劾理由。
結果被親民黨副秘書長劉文雄爆料,監委曾五次被招待到基隆長榮桂冠酒店接受宴客,監察院及委員雖出面澄清,但已無法取信於民,又被加冠說謊。

民國史上監察院最敗壞的事,當屬 2013年 9月國民黨內鬥,馬英九欲鬥倒王金平的「馬王鬥」,為協助馬英究鬥倒王金平,違法提供情資的特偵組檢察總長黃世銘遭到彈劾,由洪德旋、吳豐山提案彈劾。2013年 11月 28日第一次彈劾,以 5票對 5 票,贊成反對各半沒通過。接著二次流會。在國人指責下,不得不於2014年1月7日二度召開彈劾案。出席委員有趙榮耀、程仁宏、劉玉山、周陽山、葉輝鵬、楊美鈴、葛永光、高鳳仙、黃煌雄、黃武次、陳健民、馬以工等12人,經過辯論最後以6票贊成6票反又沒能通過。

根據網民搜索意外發現,反對委員竟有民進黨籍黃煌雄。
以及原為刑警,一路受王金平提拔,不知飲水思源,採取迴避讓彈劾黃世銘案,無法過關的余騰芳。(四五六)
院規定二次彈劾不成,不得再彈劾,除非法院判決,否則無人有權要他下台。
這個結果讓人民非常失望,廢掉監察院幾乎成為全民呼聲。
監察院是「走狗院」,被民進立委吳宜臻批評說:「違法亂紀亂權的部份都已經被確認,監察院還不買單,那實際上是監察院的問題,監察院真的廢掉算了。馬派的監委或想要尋求下屆連任的監委非常努力的幫黃世銘護航,假任期保障之名,行放任濫權之實,我覺得這是我們國家之恥。」。
國民黨立委王惠美也說:
「檢評會原本要黃世銘撤職,結果竟然是彈劾不過,就比較不知道監察院的彈劾標準,到底是什麼。我想最後歷史會給個公道。」(四五七)

馬英九任內監察院盡幹狗屁倒灶事,卻要國家每年花費7億餘元預算,
成效是 29位監委,共提出 2668件調查,彈劾成案 136件,平均每位 4.7件,一年不到一件。重要的是,國民黨關鍵案件總是無法通過彈劾。
統計從 2008年馬英九總統就任,六年內彈刻五十位特任、政務官和民選首長。
中央層級 30位,除了前行政院秘書長林益世、立法院秘書長林錫山、監察院秘書長陳豐義、台酒公司前董事長偉伯韜、台電前總經理李漢申等五人外,其餘全是前朝高官。

這個結果,使得基督徒自稱「聖人」的王建煊,做了基督教「公義、憐憫、信實」,最差的示範,顯示他的權位來源,不過是利用族群優勢和吹捧馬英九得來。幸而退任時還知反省, 2014年 5月 9日王建煊自爆他一生最後悔的一件事,就是當上監察院長,這是人生最大錯誤,宣稱自己到監察院工作,叫做「入監」,他的認罪悔改卻遭沉溺權位的監委質疑說,「所言不當」。

2014年又到了第五屆監委提名時刻,7月 4日立法院臨時會,馬英九經過上屆監委提名,已經知道推舉心腹準備為下台脫身,同時用來對付下任總統,做牽制「鬧場」道具,名評論家南方朔在《台灣監察委員難產》一文中說:
「現任監察委員從 2008年到 2014年 7月,任期 6年,幾乎毫無表現。原因就是現任總統根本不希望它有表現。監察權不彰,行政院缺乏了有效監督懲罰,政府才可以恣意而為,少掉了許多麻煩。」又說:「馬英九剩下的兩年任期以及 2016年選出的總統任期都被涵蓋,因此第五屆監委非常重要,馬英九當然全部提名向他效忠的人馬,如果這個監委名單通過,馬任內的政府就可能不被監察院懲罰,而可以不斷杯葛騷擾,如果民進黨 2016年贏得大選,民進黨總統沒有監察院的支持,他一就任就等於跛腳。」(四五八)

2014年 5月 8日馬英九公佈 29位監委名單,他們是張博雅、孫大川、高鳳仙、程仁宏、楊美鈐、余騰芳、李炳南、尹祚芉、沈美真、林雅鋒、江綺雯、章仁香、江明昌、方萬富、王美玉、李月德、劉德勳、陳慶財、薛春明、陳小紅、施鴻志、蔡培村、王惠珀、包宗和、康照洲、許國文、許文彬、范良銹、仉桂美等人,公佈的名單,許多人是利益團體、涉入關說、違法等弊案,更有人還遭監察院糾舉。

這群監委提名人有中選會主委張博雅,馬王政爭時,連夜簽發撤銷王金平院長公文到立院,為馬出力,故被提名監察院長。余騰芳為王金平拉拔的人,監察院彈刻黃世銘案,刻意迴避護航,做出不利王金平作為,飲水不思源遭世人唾棄。李柄南為前新黨秘書長。
涉入美河案的薛春明,經手公共工程和食安問題,多次被糾正的范良綉和前食管局長康照洲。

施鴻志為挑園航空城都市計畫審議委員,審議過程黑箱,對抗議群眾提出許多不當言論,
且航空城正由監察院調查,若讓他當上監委,將成為護航笑話。
李月德為馬市長任內審計處長,特別費案,即使發現3754張發票有造假嫌疑,不去查扣,反為馬英九背書,涉嫌瀆職。
陳慶財行政院副秘書長,前主計處副主計長,2006年為馬英九處理黨產,成立七人小組人頭戶掩護黨產。

名單公佈社會譁然,媒體戲稱「史上最爛監委名單」,批評是從垃圾桶裏檢回的爛貨,完全看不到任何綠營人士。(四五九)
不僅清一色「保皇黨」,被認為馬英九安全下莊的安排。提名觀感不佳,7月4日民進黨立委使用技巧性杯葛投票,就是領了票,佔住投票位置不投票,拖過投票時間。只能延到7月28日第二次投票決定。

認為必過的馬英九得知消息,開始補救,10日邀請五院院長茶敘,希望二次臨時會過關,馬英九說:「如果讓監察院空轉,大法官解釋那是違憲行為」。事實上監察院空轉,豈不是馬英九始作甬者。
事實證明,陳水扁執政沒有監察院,違憲又如何?馬道過歉嗎?既然無須追究,不必負責,國人都以陳水扁執政為例,要求廢掉監察院。

自由時報記者鄒景雯爆料,馬英九為了通過立法院,7月11日第11次訪問中南美洲,出國前要求總統府秘書長楊進添傳話給王金平,要王金平議事上協助,王金平也向楊表明立場,就是主持院會絕對保持中立,但是立委的想法與情緒,府裏也該多了解,他不便干預(四六○)

鄒景雯繼續爆料,有位前往總統府的財團老闆,餐會中向朋友說:
「馬先生居然為了監察委員同意權問題,打電話給我,要我多幫忙,是不是跟一些在立法院講得上話的委員,請他們讓這些提名人過關。」
根據報導,這位老闆的話,同席政商名流聽了,都相信是事實,不會膨風渲染。
馬先生自己顛覆不沾鍋形象,以電話促請財團把手伸入國會,關切往來關係立委,他的話留下一桌的驚訝。(四六一)

就在馬英九為監委提名拍胸膀保證清白。不料馬英九赴中南美洲訪問時,爆發大溪蜜月灣開發案爭議,引起「台東美麗灣翻板」的批評,羅許基金會董事長許國文,被爆該基金會董事,不只有馬英九心腹羅智成、駐美大使金溥聰也曾擔任董事做「門神」,金溥聰轉任國安會秘書長,改聘立法院副院長洪秀柱為董事,使監委酬佣特質成為民間質疑,在媒體冷嘲熱諷中,許國文不得已,以「一個不受尊重的監委,要如何對可能的行政制案進行調查」為由,自行退出監委提名。印證馬英九提名真是不堪檢驗。

王建煊院長對提名不當也有意見,7月 25日茶敘媒體「大鳴大放」,指出監察院實際是一截盲腸,應該「關門大吉」。
這截盲腸為何割不掉,他認為重要原因,就是技術上必須要修憲,不僅工程浩大且有風險,萬一修憲改變國體,中華民國名字不見了,那就茲事體大。
他說:
「這並非無解決之道,陳水扁總統執政時,監察院空窗期三年多,名存實亡,大法官會議解釋違憲,但朝野如有共識,監委提名在立法院行使同意權時,只通過三至五人,這在其他國家也有體制可援,因為監察院是柏台御史,現在台灣要找二十九位德重的柏台御史實非易事,同時如只有三至五位監委,反可集中力量辦重大案件,御史形象更可顯見,像中南美洲國家的監察史就只有三到五人。」不過對於馬英九新的監委名單,他又自嘲說:「這並不是針對本週預定由立法院行使同意權的新任監委被提名人,因為就算這一次被刷掉二十幾人,總統還可以依憲法將監委補足為二十九人。」王建煊說的雖是事實,卻完全又是屁話一場。

位高德重的柏台御史尋找不易,王建煊批評監委提名人,不外是馬英九「家臣、家奴及樁腳」。王建煊對此再以「監察院」實為「陷害忠良院」開炮,他說監察院偶或有一、二項佳作,但終究是個「陷害忠良、阻礙行政效率、妨害國家進步」機構,監委委員更是接受「請客、關說、旅遊招待」對象。
因為提名飽受外界批評,國民黨立委不服氣,發生跑票,結果第二次選舉,程仁宏、余騰芳、李炳南、沈美貞、薛春明、施鴻志、理惠柏、康照洲、許國文、許文彬、和范良銹等11人被刷掉。馬英九亡羊補牢,企圖博取社會公信,將審薦小組由7人擴至11人,原來審薦小組7人有前監察院長錢復、前大法官吳庚、資政林澄枝、中研院士李羅權和朱雲漢,遠見雜誌發行人王力行等人。

二次審薦,只有錢復不甘扮演「花瓶」,且為提名負責,決意退出審薦小組。【新新聞雜誌】報導《補提名監委有吳敦義人馬的味道》一文,諷剌地說:「總統府的監委審薦小組七位『公正人士』,注定是扮演『花瓶』的命運,『曾經被他丟到垃圾桶裏』的人,還能鹹魚翻身,就讓人跌破眼鏡;唯有錢復決意退出第二波審薦小組,用行動『抗議』自己被當成政治工具,也只有像他這樣看透世事的人,才瞭解自己只是顆棋子」。

接著又說:「並非人人甘當傀儡,然而自己審薦的名單被刷下11人,仍在第二梯次補提名時,再次充任馬政府化粧師,真讓人覺得『勇氣可嘉』。」
此次遞補審薦成員,有台大特聘教授孫璐西和陳振川等人。台灣學術風氣之敗壞,由此可知。

遺憾的是,9月22日提名了前國安會副秘書長葛光越、客委會鍾萬梅、監察院副秘書長許海泉,被稱為公投殺手的前公審會成員朱新民、廖達琪,以及發表推崇專制政府體制,建議總統任期延長為10年的林建山。「馬王鬥」監聽案的調查委員,柯建銘控告羅瑩雪偽造文書,幫羅瑩雪脫身的法扶基金會董事長林春榮等人,此外學工程的蔡根榮,醫療相關的江東亮和蔡正河兩位人士。

此次提名,副總統吳敦義出面保證,絕對「乾乾淨淨、清清爽爽」。言猶在耳,立刻遭立委管碧玲爆料,環球經濟研究社林建山,持有美國拉撒勒大學經濟管理博士假學歷,雖然林建山火速請辭已來不及,根據檢方與美國調查結果,2015年1月30日以偽造文書罪移送起訴。

馬英九將監察院當作政治酬庸,引起宋楚瑜不滿,2014年 10月 8日接受電視專訪,說南京中山陵門前,應該樹立一顆大石頭,寫著「中國國民黨葬總理孫先生於此」。宋楚瑜自曝曾建議國民黨榮譽主席吳伯雄,可以準備一塊大石頭,刻上「馬金葬中國國民黨於台灣」,因為馬英九總統會毀掉國民黨,他的政策作法讓人民無法接受。

宋楚瑜說:「馬政府沒照顧基層升斗小民與中下階層,反倒放任財團炒土地,甚至政府帶頭炒土地,發生像美河市土地徵收、大埔事件這些鴨霸作法與重重弊案,且監委只要查過這些案子,就不會再被提名,違反五權憲法的制衡制度與三民主義中的民生主義基本政策,在此情況下『他們還會含淚、含血、含恨繼續投票下去嗎?』」(四六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