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7 造假掰案

有人以為馬英九當上總統,完全拜陳水扁貪腐所賜。
馬英九八年施政敗德,陳水扁一直是馬英九提款機,世人喜歡用日本怪獸名稱呼陳水扁為「扁唯拉」。
意即馬英九每次走到政治困境,就會址出陳水扁來自保,同時以假清廉,掩護黨內貪腐。這個自以為是的公式,不只應用台灣各式選戰,也被應用在不當政策上,每當政策遭到嚴重批評,就會拿出陳水扁政績做比較,說明自己有多好,這種自我肯定的駝鳥心態,「自戀狂」,常被媒體人批評是否患有嚴重的「人格分裂症」。

最要不得的是,每當遭遇政敵,就會利用媒體和司法工具來瞎掰。
2012年總統大選,馬英九為勝選,醜化對手蔡英文,先以陳水扁醜化民進黨,說是貪腐政黨,蔡英文也是。
為取信竟可「無中生有」掰出「宇昌案」。
這在選後,才知馬英九的詭計,不只有經濟部長劉憶如配合背書作偽證為貪腐案件,當然更有特偵組,全場配合演出。

宇昌案
宇昌案是陳水扁執政,為了讓台灣經濟產業發展,除電子業另闢以生物科技為主的產業鏈,來富遮台灣經濟。
這個新產業投資太大,成敗未定,若不由政府出面輔導投資,民間是無法獨自完成的。
2007年剛巧傳來美國 Genentech公司將併購 Tanox公司,合併後無法同時滿足兩間公司原本研究經費,可能會釋出研究經費較大的愛滋病用藥 TNX-355。

中央研究院長翁啟惠找來院士陳良博、楊育民、何大一等人評估,認為機不可失,由彼等先自行成立一間新公司叫「TaiMed」,設法取得TNX-355專利,再經由國料會陳建仁與經建會主委何美玥,向行政院長蘇貞昌提出報告,建議以國家發展基金進行投資,當時必須克服兩個困難,一是取得立法院通過《生技新藥產業發展條例》的法源根據。
然後協調經建會和經濟部,根據新法源,以引進新科技名義,動用國家發展基金,當時負責溝通這項業務,就是行政院副院長蔡英文。

就在蔡英文完成上述程序,「TaiMed」公司卻以美國授權金要求過高,找不到投資人計畫作罷。
蔡英文也在5月21日缷任副院長回到民間。沒想到2007年8月Genentech公司突然與Tanox公司完成合併,楊育民等認為這是重啟談判好時機。
因為生物科技產業,研發成本高,募資困難,而蔡英文剛好缷任,因此李遠哲、翁啟惠、陳良博等人聯手找她,希望利用她的人脈與聲望,協助募資與整合,擔任公司無酬金董事長。

為了台灣未來生物科技發展,蔡英文答應了。
楊育民與陳良博二人成立了控股籌資的台懋公司,以及專心研發新藥與生產的宇昌公司,因為新藥投資風險高,許多原定投資者紛紛打退堂鼓,形成資金缺口,為了讓公司繼續運作下去,蔡英文只得自掏腰包,投入家族資金填補缺口。

2008年 3月國民黨勝選,馬英九上台不樂觀生技產業,減少國家發展基金應允撥款金額,且以台懋生技創投公司未正式成立為由,將允諾投資的 8.75億元取消,使得原本與 Genentech公司授權協議,最低投資額 3000萬美元出現美元缺口,蔡英文不得已協調潤泰集團尹衍樑參與投資,尹衍樑後來將宇昌改名中裕新藥公司。而蔡英文也當選民進黨主席,請辭董事長,將宇昌持股全部出售。這件為了讓台灣生物科技產業在台生根發展過程,原是功勞一件。

不料 2012年總統大選,選前不到二個月,爭取連任的馬英九和吳敦義二人政績差,民調低,選情非常不利,2011年 11月副總統參選人吳敦義突然提出,蔡英文在行政院副院長任內,批准了國發基金投資宇昌生技公司,缷任後跑去當董事長涉嫌圖利自肥的質疑。

接著「聯合報」等媒體,以社論呼應評擊,國民黨立委邱毅等人打蛇隨棍上,開始造謠說蔡英文沒出一毛錢,卻騙取國發基金數千萬元,將向特偵組告發。最荒唐的是,吳敦義夫人蔡令怡,12月 11日在彭湖造勢,竟砲轟說:「蔡英文把國家 11億,挪移到他們家公司。」民進黨發言人和律師蔡令怡以散佈不實訊息,意圖使人不當選對蔡令怡提告。

對此提告,吳敦義表示:「蔡令怡有正義感,很善良,一向不會亂說話,一定是有所本才提出。」
又說:「如果這個數字有點不對,我應該是道歉的。」
沒想到隔日,吳敦義竟又加碼說:「蔡令怡說11億實在太客氣了,應是14億。」

馬吳民調低迷選情危險之際,經建會主委兼國發基金會召集人劉憶如、邱毅等立委召開記者會,指控蔡英文違反政務官之旋轉門條款賺取暴利,並指控院士陳良博、何大一等人利用國家資金圖利自身,要求監察院和特偵組偵辦。

12月12日經建會主委劉憶如,公佈了二份自稱已解秘的極機秘文件,證明蔡英文副院長時,的確批示宇昌前身TaiMed公司的投資案,劉憶如並透露2007年3月另有一件TaiMed募資的英文說明書,蔡英文就列名「主要負責人」,說明任內就已圖利自己。國民黨醜化蔡英文,媒體炒作民進黨貪腐,民進黨可謂百口莫辯。國民黨立委林益世竟還譏諷說:「蔡英文把自己決掉了,蘇貞昌也被蔡英文矇了。」

俗語說:「說謊十次,就有人相信。」
經過媒體宣染蔡英文有口難言,前中研院院長李遠哲,與學者包括愛滋病雞尾酒療法發明者何大一等人出面連署說:
「宇昌案給科學工作者很深感觸,生技本無色,但選舉政治正踐踏生技幼苗,宇昌案是很好的生技成功典範,卻難逃政治抹黑。」

就在蔡英文不知文件內容困於解釋,民進黨政策會執行長陳其邁,翻箱倒櫃找到原稿,發現劉憶如文件竟是經篡改日期的文件。
故意將8月蔡英文已下台文件篡改為3月,蔡英文還當副院長時文件,成為蔡英文任內圖利自己的鐵證。
這種極端惡劣,故意毀人情節的犯罪手法,劉憶如被捉包後雖然道歉,不過卻說:「是民進黨時期留下的文件太複雜,才會誤植時間。」
而配合劇情演出的林益世立委則說:「我們是根據行政部門提供的資料,我有什麼好道歉的呢?」

蔡英文最後被證明無辜,2012年 8月特偵組以「查無不法」結案。
但大選期間,蔡英文歷經媒體採訪、解釋、辯解,各種的抹黑,以及特偵組等莫須有調查,形象大損,民調大落,成為沒能當選的關鍵之一。
「宇昌案」雖使馬英九連任,但其齷齪的媒體操作讓社會認識馬英九的陰險,開始不信任馬英九,不到半年民調降至史上最低的 9%,直到任滿民調始終不上。
至於隨意指控蔡英文,為馬金集團偽造文書的劉憶如,因為檢察署是國民黨開的,加上國民黨多數立法委員,想查門都沒有,只能不了了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