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4 媒體攏斷

馬英九能夠贏得二次大選,關鍵在媒體,台灣媒體從國民黨入台,一直掌控在國民黨手中。
有計畫培植不讓台灣人染指的媒體人,消滅日本延伸的台灣新文化。
尤其早期台灣文學發展,圍繞報紙等媒體為中心的文學報導,台灣人不只語言弱勢,一不小心,就因報導內容不見容當局,鎯鐺入獄甚至槍決。
對台灣人危險工作,自然落入外省族群手中,不管文學創作,演藝甚至媒體,表面上台灣作品,操刀者卻是外省籍人士。

省籍不公平待遇,1960年台灣發行《自由中國》雜誌的雷 震、夏濤聲、劉子英、傅正等外省精英,準備籌組「中國民主黨」被捕,雷震等人以「煽動判亂罪」判刑十年,劉子英十二年,傅正三年感化教育。其中最不幸的乃 是台灣人蘇東啟,上書為雷震說情,家中搜出《自由中國》雜誌,以叛亂罪判死刑,後來在社會不平輿論改判無期徒刑。

同樣的犯罪,首謀外省精英判處五至十年,只是旁觀或不平台灣人,就以死刑或無期徒刑侍候。
殺雞儆猴警告台灣人,退出台灣文藝創作,更不得參與媒體。
台灣人即使想創作,在電視沒發明前,全靠平面媒體,沒經特權同意,你的作品永遠沒有發表機會。

隨著科技進步,媒體從平面轉向多元,從無聲到有聲,除報紙還多了廣播電台、電視、電影、網路和手機等等,
這些媒體不只需經費,也需經政府同意,在政府補助政 策下,造成媒體全面倒向國民黨。以廣播電台為例,政府和國民黨特權幾乎獨佔所有節目。
1990年代正是李登輝上台,台灣解除戒嚴,許多不公不義的政治抗 爭、農勞問題,高雄二輕污染以及杜邦化工廠來台設廠的環保問題,社會運動方興未艾,抗議團體急著找到媒體發聲,設備低廉發射容易的地下電台應運而生,全台 到處可聽到地下電台廣播。

地下電台多到如雨後春筍,在政府管制下,地下電台只能偷偷經營,無法與合法電台競爭,開始轉向強烈的政治主張,和收入較好的賣藥行列。
強烈政治主張,造成台地下電台影響選情,許多政府不欲人知的馬路消息,透過地下電台,成為人人盡知的街頭話題,造成國民黨選情不利,開始取 締。

這時地下電台賣了很多偏方俗稱偽藥,成為國民黨掃蘯藉口,2008年馬英九上台,要求 NCC輔導地下電台合法化,願意接受輔導者自動關台,否則強制取締。等到大家都關台,才發現輔導合法是騙局。
接著想走回頭路,才知馬英九早先一步下令 NCC訂出過去沒有的法規,像租屋或租地給地下電台或發射台 的地主,都要接受刑法處罰,如此一來,地下電台只能乖乖放棄,馬英九連取締地下電台也要行使詐術,可憐。

台灣人不懂媒體,即使李登輝和陳水扁時期,開放電視和有線電視頻道,然而台灣人缺乏技術和管理人才,只能像股票般切割股份外賣,最後回到識貨的外省媒體人手中。羅馬不是一天造成的,台灣人成為省籍媒體控制的跑龍套個體,參與人少,成為日後圍著媒體發展的電影、戲劇,影視事業,直到如今,遠遠落後香港、日本以及韓國原因。

馬金體制是操控媒體高手,不僅金溥聰媒體出身,更能識時務推出合宜媒體的宣傳效果,應用在政治鬥爭。
自從馬英九取得政權,掌控軍警特及司法系統。馬金自行衍發出一套足以毀滅敵人,最後才發現是烏龍結局的「烏龍計畫」。

欲 毀滅對手,馬金會先丟出假消息,讓媒體炒成弊案,動用民代或官員舉行記者招待會,炒到眾口鑠真。
開始動用檢調,隨著媒體辦案,搜索對手辦公室和住家,甚至牽址親友,更是擴大媒體抹黑,搜索內容也隨著辦案,東扯西址,辦案內容無限制擴大,就像拿一盆水撥灑對方,不管你如何躲避,只要沾到一絲水滴,就足以擴大成為弊端。

為了掌控軍隊人事,馬金放出將領「買官」指控,藉著媒體渲染成足以動搖國本的大案,所有軍種為表態,只得向總統稟報各將領升遷經過,馬金不費力量,取得各軍種將領升遷內幕,分類提拔者,尋找效力者,等弄清楚後,這件將領買官案無疾而終,承認是場「烏龍」。

為了掌控情治首長,馬心血來潮,對外發佈八大情治首長「嫖妓」,一下子懷疑警政署長王卓鈞,一下子說可能國安局長蔡德勝,八大情治首長透過媒體全被點名,全台成為猜迷遊戲。「君無戲言」,馬英九固然得到八大情治首長報告,但也造成八大情治機構彼此的猜忌。

馬金利用媒體整肅異已,2005年指控立委張花冠和陳明文縣長,收受香草藥科學園區賄款。
2008年如出一轍,指控雲林縣蘇治芬縣長收賄,最後都以查無實證 「烏龍辦案」收場,但已造成政治恐佈效益。
這種案例馬英九任內很多,有名案例三個,2012年馬英九競選連任的「宇昌案」。
2013年利用特偵組違法監 聽,剷除王金平的「馬王鬥」。
還有 2015年六都選舉,柯文哲的「MG149案」。

「宇昌案」以及「MG149」,都是有人出面指控,「宇昌案」 是經濟部長劉憶如,
「MG149」是國民黨立委蔡正元、羅淑蕾,
他們利用媒體宣傳成為弊案,接著檢調辦案,等檢調出手了,假戲真做,藉機抹黑對手,萬一檢調搜索找出案外案,槓上開花。
這些都是馬英九利用媒體對付異己手段。

當然「宇昌案」馬英九抹黑成功,等被發現「宇昌案」是劉憶如部長抹黑,造假誣陷的「烏龍案」時,馬英九早已當選總統。
而「MG149」抹黑失敗,因為檢調還沒出手,柯文哲早把帳目影印,貼在競選辦公室,讓人公開覽閱,檢調無法出手,台北市長國民黨候選人連勝文因此大敗。

這種卑劣手法,對付陳水扁或剿除民進黨餘孽,的確有效,民進黨執政以為警總消失,直到馬英九打著肅貪清除異己,才驚覺警總依在,只是綠皮藍骨依附民進黨,隨 著馬英九上台死灰復燃。在此情況,民進黨行事尤需謹慎,特別是操弄媒體和檢調的馬金體系。馬金後期,民怨四起,玩弄媒體手段陳腐不易得逞,反是行政體制弊案頻傳。

民進黨執政縣市雖少,但執政的南部縣市民調都居前頭受肯定,反而馬金的貪腐集團,隨著中央部會不當施政,以及台北市、新北市、基隆、桃園、苗栗、彰化、南投等縣市,頻傳弊端民調低落,甚至馬英九本身民調9%,成為不被信任的貪腐團體。

俗云:「水能載舟,亦能覆舟」。
媒體亦是如此,民主國家選舉是以選票定輸贏,媒體不只涉及言論,意識思想源地,更能操控選舉,利益黨或個人,透過媒體,達到統獨意識的宣傳和認知,影響國家前途,成為兵家爭鳴工具。這樣重要的事,馬英九和金溥聰豈會不知,特別是媒體出身的金溥聰,等馬英九上台,就開始整頓地下 電台,以輔助合法化利誘拆台,等大家拆台了,馬英九卻不輔導,以謊言收場。
地下電台如此,對媒體和電視台更是如此。

馬英九緊捉媒體,政治目的除了整肅異己就是統一。馬英九主張統一,在美國監視下能做的有限,協助中國扶持台商,回台取得媒體壟斷權,成為對中表態的積極做法。這樣的台商,在中國以賣兒童食物致富的「旺旺集團」蔡衍明就被懷疑是其中一位。

2012年1月《華盛頓郵報》專訪蔡衍明:「他迫不及待看到中台合一。」
對於天安門事件,他為中國辯護說:「天安門事件中,站在人民解放軍坦克前的男子其實並沒有死,顯示大屠殺的報導並不屬實。『我了解到並沒有那麼多的人真的死亡』」。傾中言論引起爭議。

蔡衍明2008年 11月以 204億元,買下余建新持有的中時媒體。隔年5月再收購「中天電視」與「中視」,建立「旺旺中時集團」。
不料,旺旺急於搶功,竟在自己刊物《旺旺月刊》,自爆 2008年 12月蔡衍明會見國台辦主任王毅,向他報告收購台灣『中國時報媒體集團』的有關情況,並稱:「此次收購目的,是希望 藉助媒體的力量,推進兩岸關係的進展。」
王毅回應:「如果將來有需要,國台辦將會全力支持。不但願意支持食品本業的壯大,對於未來兩岸電視節目的互動交 流,國台辦亦願意居中協助。」

這段談話引起台灣反彈,卻不足以影響旺旺收購中視及中天案,最後欲染指中嘉網路。由於旺中收購中嘉集團,是亞洲五年 來最大媒體併購案,使旺中擁有國內 12個蘋道和 11個有線電視系統,影響深遠,抗爭頻傳。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在輿論壓力下,除要求履行 25項承 諾,另要求中視獨立編審、蔡衍明需與中天切割、以及無線數位台不得為新聞台等附帶 3條件。

此案一通過,即遭蔡衍明評擊,不只否認附帶條件,還利用中國時報作全版廣告,針對陳正倉、鍾起惠及翁曉玲等三名NCC委員評擊,質疑三人中立性,廣告中聲明,如不能如期通過此案,三人應負全責。使三位委員2011年9月在旺中討論中嘉併購案時,決定退出審查。

就在NCC有條件通過中嘉併購案,媒體形容為史上最黑暗一天。隔天旺中馬上否認審核時答應的附加停止條件,並以中時報導,展開一連串惡意中傷,指責反旺中中研院副研究員黃國昌,花錢請走路工,煽動假學生到 NCC抗議旺中併購中嘉案。

造 假的「走路工事件」遭到質疑,有人立刻網路爆料,走路工隊伍出現時報周刊副總編林朝鑫。旺中利用人肉搜索,查出提供圖像者為清大陳為廷,旺中開始對手無寸 鐵學生攻擊,此為「陳為廷事件」。同時,台大林飛帆也在網路聲援反駁,發起「我是學生我反旺中」,號召千名學生到中天電視台抗議,籌組「反媒體巨獸青年聯 盟」及「反媒體壟斷聯盟」與學者分進合擊。

2012年9月1日與台灣記者協會等民間社團,舉辦 22年台灣新聞界最大遊行事件,萬人上街反媒體壟斷 大遊行,他們成地阻檔媒體併購案,2013年2月擋下旺中拼購中嘉案。2013年5月等反媒體壟斷法一讀通過,轉向參與台北華光社區拆除抗爭,後來青年聯 盟內鬥,迫使林飛帆等人另組「黑色島國青年陣線」,參與苗栗大埔事件。

「旺中走路工事件」,壹傳媒旗下《蘋果日報》報導,認為走路工係旺中自導自 演,兩報積怨。壹傳媒老板黎智英在台投資壹電視,遲遲無法上架,造成鉅額損失,指責旺中以影響力阻撓,更是加深對立。2012年 10月黎智英決定壹電視出售給中信金辜仲諒,由於金額龐大,辜仲諒找來王文淵和被懷疑為旺中的新加坡私募基金,雖遭中信金及黎智英否認。
不久就被證實,蔡衍明確是買家之一。

2012 年 11月 26日壹傳媒買賣簽約前夕,反媒體攏斷學生大串連,以「拒黑手、反壟斷、要新聞自由,佔領行政院」要求「政府勿裝死、嚴審併購」、「反媒體壟斷, 要立法」、「反中國干預,政府要表態」、「力保新聞自主,聲援壹傳媒工會」等訴求行動。對此抗爭,行政院長陳沖表示行政院不會對個案發表看法,或下指導 棋,會尊重獨立機構依法審議。

就在抗爭同時,不料傳來「壹傳媒」已於境外簽約併購,台灣報紙一夕變天。
「反媒體巨獸青年聯盟」再戰公平會,抗議立 法院,各黨派紛紛派出代表簽署反媒體壟斷承諾書。唯有國民黨黨團書記長吳育昇,以學生未事先通知要拜會黨團,也沒承諾要簽署書,覺得學生這樣做很不禮貌, 強調,「學生抗爭是非法集會,國民黨團不會出面見學生。」國民黨支持親中台商,掌握媒體意圖十分明顯。

旺中併中嘉雖說失敗,接著「康師傅麵」中國 致富的頂新魏家接棒,以 670億元購買中嘉,最後只剩NCC報備即完成併購,不料發生頂新黑心油事件,使得併購案延生變化,2015年2月頂新、中嘉雙方 合約中止。新的競逐者馬上遞補,他們是捲土重來的鴻海郭台銘、遠東徐旭東,潤泰尹衍樑以及新光集團等,他們都有一個共同點,中國投資,而且必須先克服「黨 政軍」條款,否則就會徒勞無功。

對於中國欲藉媒體洗腦台灣一事。台大新聞所張錦華教授2014年 8月 23日表示:「近年來學界討論中資,已經從狹 隘的中國資金,轉為該集團在中國利益。這些企業大部份的利益在中國,中國不必實際提供資金給企業,只要給他們在中國更多經營空間或便利,讓這些企業從其他 管道賺更多錢,意義是一樣的。」(四六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