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5 商媒共生集團

台灣媒體淪為親中台商缷用工具,理由無他。民進黨 2000年執政以前,媒體都掌控國民黨手中,國民黨一直使用媒體打擊在野黨,極盡醜化能事,造成全民長期對在野黨不信任錯誤印象。在野黨兌變民進黨,也是經過長期努力才取回人民信任,這個深刻受害經驗,等到民進黨執政,為了避免媒體再被政黨利用,希望能公正扮演民主「第四權」,決定消除國民黨在內的「黨政軍」對媒體影響。

2003年立法院修改廣電三法,即對「廣播電視法」、「有線廣播電視法」、以及「衛星廣播電視法」,增訂「黨政軍退出媒體」俗稱「三退」條歀,宣佈從公佈日起黨政軍全面退出媒體。這個構想原是美好,無奈實施後,沒有訂出「黨政軍」退出標準,以至於有能力經營的財團或公營事業,或多或少都有政府投資的股份。

舉例說,目前媒體已不限報紙和電視,以娛樂、演劇或新聞報導為主體的傳統形式。許多新的媒體工具像網路、購物平台、電玩、手機或電腦等週邊發展,都發展成為媒體工具,這些專業不只涉入電信專業技術,也需強大的財力作後盾。台灣有財力的專業集團,像台基電、聯電、鴻海等電子業,有財力的金融業、金融保險業或是其他有名聲的上市公司,那一家沒有政府股權,只要擁有1%,就要被排除「三退」條款中。

形成台灣媒體,除了海外資金,台灣財團幾乎無法經營媒體窘境。
2012年號稱電信三雄的鴻海公司,準備轉入經營4G,為了搶攻與4G關連有線電視領域,出面積極競標中嘉網路,結果出價比頂新高,卻因鴻海股東,政府持股約2.98%竟未得標,讓頂新以 670億元得標。

台灣有財力的財團,因「三退」條款,幾乎都不能經營媒體。而對台灣媒體最感興趣的當然是中國,若能拿到手,就像早期國民黨一樣,重演國民黨洗腦復僻。雖然中國不能直接下手,但讓親中台商取得媒體,仍可達到遙控目標。可以說,從中嘉有線系統經營權爭奪過程,可看出台商向中國爭寵的媒體戰。

2015年8月傳出遠傳為了閃避「三退」,取得中嘉網路,改以藉外資債權持有方式,以 171億多元,認購 MSPA Asia管理的 NHPEA台灣子公司,發行的無擔保公司債,取得合作機會。但能否過關,需主管機構 NCC同意,但台灣會同意嗎,他們是披著中國狼皮的羊。

台商爭奪媒體,除不得違反「三退」條款,還需主管NCC同意,NCC委員成為決定關鍵。就像監察委員和大法官遴選一樣,表面由總統提名,立法院同意。NCC雖不必總統提名,但最後結果還是一樣,成為政府攬權的一言堂。2013年 7月 26日因為NCC主委蘇蘅、副主委陳正倉、委員翁曉玲、鍾起惠任滿去職。立法院臨時會行使 NCC新任委員同意權,被提名者有石世豪、虞孝成、陳元玲、彭心儀等 4人,其中陳元玲個人資料,5月17日僅以1張履歷表,受到立院以藐視國會杯葛退回重補。

5月31日重審,才知是Intergal(富厚投資集團)董事長戴章輝配偶,又遭立委杯葛,指出該私募基金在中國成立,然後在香港備案,懷疑為中資不適任獨立機關NCC委員,要求行政院退回重新提名,但行政院陳沖知道這是馬英九總統引蔫,則以個資法保密為由拒絕,表態不會重新提名,使得立法院經過五次審查,最後還得通過成為NCC委員。這項被懷疑為台商護航,事先佈局NCC人事案,可能計畫改變,陳元玲10月31日以個人因素請辭獲准。

2014年5月21日立法院審查翁柏宗、杜震華、陳憶寧等三位NCC新任委員,適逢發生鴻海建構4G電信設備,欲購買中國華為公司產品被國安單位察覺,對此問題,三位新委員在立法院審查,只有陳憶寧教授敢回答說:「不!」,其餘委員僅敢回答尊重國安單位。更荒唐的是,杜震華竟被爆發表在國外期刊,標題以英文註記「中國台灣省」。事後辯稱文稿經編輯修改,發表後才發現。可以看出NCC讓這些人把持,台灣媒體還能有什麼作為,難怪會從亞洲市場領先位置,最後淪落到什麼都不是,甚至輸給原本落後台灣很多的韓國和香港。